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夏狐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圈宠囚爱:魔鬼霸爱受不起圈宠囚爱:魔鬼霸爱受不起夏狐现代言情连载“你真的不肯自愿跟我,做我的女人?”他左拥右抱,抬头仰视着她,“下辈子也不可能!”坚定一语,他冷勾起唇角:“把她关进牢笼!”简单一句话,她被丢尽一个巨大的金色牢笼,四周皆是一根根长长细细的铁柱。夜夜被迫成为他解决生理需求的工具,她恨意十足的瞪着他:“你这个不是人、猪狗不如的恶心东西,你绝对会有报应的!”他淡笑:“就算有报应,你也会跟着我一起承受!流云,我生,你生,我死,你死,我受伤了,你也得跟着受伤,你听明白了么?我要你身心永远和我契合在一起!”永生永世,他都不会放过她!第24章 三天不给她饭吃42019-09-22 19:28:53
热门推荐
  • 末日之异能觉醒末日之异能觉醒流逝的霜降|都市末日降临,丧尸横行,尔虞我诈,险象环生。所能做的有什么?苦苦求生,慢慢挣扎……还是拼死一搏,杀出血路?直到那一日,李纯发现自己觉醒了异能,可以变得足够强大了。
  • 惊天剑帝惊天剑帝帝剑一|玄幻【火爆玄幻,热血爽文】 一代少年英豪,逆天崛起,踩天骄,战群雄,诛群魔,灭众神,一路逆战,成就绝世剑帝! “这个世界,注定要在我的脚下瑟瑟发抖!”
  • 逆天狂后:冷帝宠妻无度逆天狂后:冷帝宠妻无度古月依雪|古言21世纪的顶尖杀手一朝穿越成凤家废材大小姐,爹爹不疼,姨娘不爱,世人耻笑。且看她如何凤逆天下,一雪前耻。他看似懦弱无能的落魄君主,实则却是腹黑睿智的邪魅帝王。他爱江山更爱美人,只愿与她携手并肩,坐拥天下。他轻勾薄唇:“女人,做朕的皇后!”她狂妄轻笑:“想要做我夫君必须先打赢我。”他邪魅不语,将她拦腰而抱:“那朕现在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新文《邪帝盛宠:傲世毒后太嚣张》欢迎亲们围观!
  • 娇女谋略娇女谋略帘霜|古言华阳侯之女卫月舞,养在深闺无人识,世人皆传无才无貌。一朝回京,遭遇未婚夫劫杀,忠仆替死,勉强逃生……嗜血归来,看娇女如何谋算,破困局,解疑团,步步惊魂。可这些事,跟这位优雅狠辣,又权倾天下的世子有毛关系?这种强买强卖,她可以说不要吗?
  • 画中魔,逆天狂妃画中魔,逆天狂妃元熙|古言“宋颜,想要本王高看你,先替本王颠覆这楚夏国!”她从21世纪反恐女特工沦为千年之前王府最卑微的女奴,为掩饰自己的锋芒,她甘愿变成人人口中不堪的丑妇,周旋于楚夏国各色人物之间。当她遇见心仪的男人时,她爱他爱的痴狂成魔,却被他无情的推入黑暗深渊。当沉睡画中千年的真身苏醒时,天下风云变色,这一次,她势要翻云覆雨,闹他一个天翻地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侠客时空传之次元世界逍遥侠客时空传之次元世界逍遥武侠Miku|轻小说成为第二代小虾米的独孤刀剑经过了武侠世界的冒险之后,突破圣堂的大秘境返回了现实世界休息了一会儿。圣堂之钥随着独孤刀剑的离去,使得小虾米武学的秘密从此无法再泄露。 然而,这对独孤刀剑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因此他来到MMD世界之后,展开了各种各样的次元世界的侠客之旅,去寻求侠客之道,主要以侠客能力为主展开了一系列的故事。
  • 总裁绝宠:错恋成婚总裁绝宠:错恋成婚凤清天|现言一支神秘的病毒疫苗,一次错误的邂逅,将她与他绑在一起,二人缔结情人关系,他爱她的身体,需要她制作疫苗,她需要他的钱包,救病床上的外公。他腹黑霸道,杀伐果断,毒舌,出口毫不留情,厨房杀手,冷酷起来要命,温情起来更要命。她心灵手巧小厨娘,热情坚强,制得了疫苗,斗得了流氓。
  • 无止谋无止谋明未蕤|古言她就是炼狱回来讨债的恶鬼! 他是闻名的冷面修罗。 前世一场又一场的错,一步错,步步错…… 他为她收尸,为她血洗皇宫,为她一生不娶,为她…… “无清,我回来晚了。” …… 回到那年,她陪他对弈,谈荡平天下;看满天烟花,盛世繁华。 “无清公子”入朝为官,既为民,又为战止。 朝堂风云诡谲,诸皇子之间暗潮涌动,那有如何?二人人相视而笑,“我们一起,就能笑到最后。”
  • 网游之阵傲九天网游之阵傲九天慕v晗|游戏主人公是一枚在现实世界里“一无是处”的游戏控宅男,他好色,花心,还有些小猥琐。忽然有一天,一切都颠覆了,整个世界变成了一场游戏,游戏控宅男竟然以屌丝身份一步步逆袭了各种高富帅富二代,终于站上了世界巅峰……当游戏终了,尘世浮华间,他心中的女神还在身边吗?
  •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坑爹儿子鬼医娘亲森森|古代言情听说玉家大小姐玉清落刚嫁入于家,新婚之夜丈夫丢下她带着心爱的女人离家出走了。听说玉清落在嫁入于家半年后,莫名其妙的怀孕了。听说……玉清落死了,和肚子里的孩子都被烧死在了一间四面漏风的破庙里,死无葬身之地。只是——六年后,玉清落摸了摸身边站着的小不点,轻哼一声,问,“听说你死了,有没有报仇的冲动?”“你怎么不去报仇?她们还说你死了,还说你死状凄惨,还说你偷人,还说你应该浸猪笼,还说你样貌奇丑,还说你……啊,娘亲,你再抽我脑袋我就离家出走了。”“现在有没有报仇的冲动了?”玉清落挑着眉,轻哼一声。“……有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