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7章 打探长乐公主

“皇上让太子主持科举,掌管太学,无疑是想让太子培养属于自己的人才,所以我们要在太子羽翼未丰满之前下手!我们要把太子的羽毛拔掉!翅膀折断!。”穆云生说道

“穆大人的意思我懂了。”荀景说道:“季若宁和沈从居,穆大人打算如何除去这两人呢?”

穆云生轻轻一笑,“四殿下就等着看好戏吧,下官定不让您失望。”

荀景高兴地拍了拍手,“好,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事成之后我定不会亏待你。”

穆云生起身谢过荀景。

“对了,四殿下,下官想打探一下长乐公主。”穆云生开口说道

“长乐?你问她做什么?”荀景问道

“因为下官需要长乐的推波助澜,才能事成。”

“你说吧,虽然我与长乐不是很熟,但是她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二。”

“长乐公主与尚书千金蓝水心交好,不知长乐公主可会出宫到尚书府找蓝水心?”穆云生问道

荀景从上方走了下来,细细想了一下,“大多数情况都是蓝水心进宫陪长乐,但是每个月太学的第二次休沐日是例外,这日她会出宫。”

“长乐生性顽皮好动,有一次她偷偷出宫差点被歹人撸了去,从此以后太子和皇后允许她太学每个月的第二次休沐日出宫玩,让她出宫透透气,她出宫嘛,也没有什么去处,基本就去找蓝水心。”荀景如实回答

穆云生听完后,摸着下巴点点头,这么一算,今日不就是这个月太学的第二个休沐日了吗?真是太好了!

看见穆云生胸有成竹的样子,荀景拍了拍他的肩膀,“看来穆大人已有计策了?”

穆云生点点头

荀景重新回到座位坐好,看着底下的穆云生,啧啧称道,“今年年底长乐就要及笄了,这姑娘家及笄了就该谈婚论嫁,所以最近父皇一直在为选驸马的事情操心,长乐可是父皇的掌上明珠,万万不可马虎啊。”

穆云生接着说道:“长乐公主金枝玉叶,定是要仔细挑选驸马。”

荀景望着穆云生说道:“穆大人就没有这个心思?”

听到这个话,穆云生微微一愣,不知该如何回答。

“做了驸马,以后的仕途可会是平步青云呐,我看穆大人也是年轻有为,年纪轻轻就中了榜眼,可惜被识人不明的太子安排在了翰林院,穆大人就这么甘心一辈子呆在那翰林院么?”荀景继续说道

荀景的这一番话确实正中穆云生的痛处,想他十年寒窗苦读,忍受了多少人的轻视与羞辱,从楚国边陲小镇一步一步来到京城,就希望能够名利双收,光宗耀祖,没想到却被打发到了翰林院打杂。

“下官出身寒门怎能配得上公主呢,四殿下不要拿下官说笑了。”穆云生说道

“欸,穆大人不要这么没有自信。”荀景说道

这时,穆云生抬头看了一眼荀景,眼神不明而喻。

荀景笑笑,端起茶杯朝穆云生敬了敬,“穆大人,我们不说这个了,我们喝茶喝茶,这是今年上好的龙井,你尝尝。”

穆云生同样端起茶杯回敬荀景,笑道:“多谢四殿下的茶了。”

等穆云生从四皇子府出来后,好巧不巧,就遇到了长乐。

只见长乐身边有蓝水心做陪,身后还跟着三两个家丁。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时迁宫纪时迁宫纪西洛洛|古言这本书没有光环,除了宫廷外没有特定的主角,因为出现的每一个角色,都是这本书独特的存在,我只是用一个人贯穿了故事,所以没有光环,没有生死不离的痴心,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情,没有完美的HE,有的只是波谲诡异,是争斗,是欲望。我希望用每一个角色和最平实的语言,展现最真实的宫廷。
  • 魔王殿下饶命魔王殿下饶命坐井要观天|古言魔界大皇子上官云和吴小六成婚的第二天。 手挽着手,踏上了新婚度蜜月的愉快旅途。
  • 凰妃六小姐凰妃六小姐墨小谈|古言本是二十四世纪人人闻之散胆的特工杀手,可谁知被至亲背叛而陨落。但是苍天有眼,让她再活一次,成了桃夭大陆玄家的六小姐。 不过,这是什么鬼!废物!花盆!被人排挤!这处境也太惨了了吧!算了,活着不就已经是恩赐了吗。 看我怎么把这个家给搞得鸡犬升天,顺便恢复一下灵根,脱离这堆“废墟”! 谁说她脱离家族就不能活下去的,睁大眼睛看看,这些都是我的!某女指着各大陆上最神秘的店铺,商会,组织,眼神里都是嘲笑。 “幽儿,我喜欢你!做我的人吧!”某位妖孽说道。“大哥,我喜欢你是不能乱说的!”“我说什么了?”“我喜欢你!”“我也是!”某女脸上一团黑线。
  • 小皇妃:春宫怨小皇妃:春宫怨suma520|古言她是北城国的小皇妃,却在八岁时以战败国身份嫁给幽夜国太子,太子病入膏肓,在她嫁过去后逐渐好转,北城国皇帝一心想救她回去,哪知她已经爱上太子,两个皇帝,两个王朝,如何得到共同心爱之女子?此文前面柔情,后面虐恋,爱恨情仇,三人何去何从?
  • 帝王嫡宠:重生为后帝王嫡宠:重生为后君无言|古言前世她被丈夫和庶妹背叛,家破人亡,在狱中受尽虐待而死。重活一世,她要让上辈子害过她的人,死无葬身之地!但是在此之前,她需要紧紧抱住靖王的大腿!谁知后来,却一不小心从靖王妃变成了皇后。靖王:你想当皇后?那我去抢个皇位来!盛宁璎:不!我不想!
  • 闲说旧梦闲说旧梦春风不知道|古言这是旧时的梦。梦里有一人,对我很好。他像朝阳,也似清风。是夏日急雨,是冬日飞雪。爱之一字何其承重,要用一生来把它摆到一个合适的位置。
  • 独宠魔妻:最强炼药师独宠魔妻:最强炼药师大饼子脸|古言她冷漠孤傲,身负血海深仇,在孤寂痛苦中蛰伏八年,只为报仇那灭族的血海深仇。 他淡漠腹黑,傲洌似冰,却为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不论是谁,只要有人动你一分,我便千万倍还之”他站在她面前宠溺的看着她,用伟岸的身躯,替她挡住了所有的刀光剑雨。 小奶包抬头看着自己英武的父亲问:“外面的人都说娘亲傲慢冷漠又毒舌,沾必死,可爹爹为什么你天天和娘亲在一起,也没死?” 某男:“因为你爹也有毒,英俊又倜傥的毒!”于是某男抱着小奶包开始编述自己曾经被多少女人和男人追崇的倜傥往事。 刚刚出关的某女看着这一幕,嘴角抽了抽,她闭关前某人还是孤傲又腹黑,怎么突然变成这副鬼德行了?
  • 江山谋之山河不负江山谋之山河不负子曰妃子|古言一场烟雨变幻,天下皆陷乱局。 阴谋与阳谋交织,真心与假意不辩,最终,谁将定夺江山? 珹玭站于高山之巅,抬手便穿过袅袅云雾,她回眸,薄凉眉眼中戾气横生,丹唇起,浮冰千层,“世人言,帝王路乃是不归路,可今日,我就要你们好生看着,这条不归路,我走的有多畅快!” 云雾惊涛,她的身后,谪仙一般的頔澂弯下敛着月华寒霜的眼眸,温声笑道:“有臣在,不归之路亦可归。”
  • 选择路过选择路过京城书社|古言我只是路过,却被迫选择了别人要走的路。我只想吃喝玩乐,却背负起了保家卫国的责任。我想逃离这血与火的战场,却被绑在了这里。我真的只是路过。
  • 大漠长风大漠长风忘了名字的羊|古言我放了你走,你为何又回来?你可知,若这次不走,便再也没有机会了?白苏眯了眼睛,缓缓的靠在树旁。后背的伤口又开裂了,火烧火燎的疼着。她却依旧固执的漫不经心的笑着。是的,我不走了。李若言抬起头来看着白苏,素日无波无澜的脸上猛然间笑了起来道若是连我也走了,你就真的是一个人了。而我,也真的是一个人了。这一笑,却如春风破冰一般,又好似漫天繁星倒映水中,风一吹,粼粼晃动着,迷了人眼,亦迷了人心。李若言,我本就是被舍弃的公主,从出生起,就注定了结局,你为何来温暖我的岁月?白苏,我从出生起,便注定要开始厮杀,可是遇见你,我突然间想要守护了。一个是被舍弃的公主,一个是被遗弃的太子,两人在一起,究竟谁是谁的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