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1章 战事起,巫族来犯;剑扬威,泰梧之壁。

凤凰族—九曲神州—桐州—泰梧城。

这是一座镇守凤凰族疆域边境线多年的要塞坚城。

因为临近巫族疆域,加上凤凰族与巫族积怨颇深,常年战火不断,大到军团交锋,小到个人私斗,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这不,今天又开战了。

泰梧城正门前,数十万里之外,巫族的攻城部队已经集结完毕了。

有头戴蛮兽皇者颅骨(大圣级别的蛮兽才能够叫做蛮兽皇者)、身着蓝黑色重铠、手持墨绿色巨弩的莽原猎手部队。

有肩扛钨骨斧杖(巫族特有的武器,造型看上去就像是斧头绑在了法杖上,所以叫斧杖,钨骨也是巫族一种特有的金属),上半身赤裸,还画满了紫褐色巫祭纹的巫祝勇士部队。

还有身形巨大,背着一座小山,如同蛮兽一般四肢着地、目露凶光的负山者部队。

“莽原猎手,巫祝勇士,还有...负山者!”

凤凰族泰梧城城主—幽举,此刻正在城墙之上,观察着巫族的攻城部队:

“焯!

我就知道,肯定又是巫心狂那个小侉批。”

幽举望着巫族部队最后方的负山者,当即骂骂咧咧:

“这个小侉批,三番五次犯我神州边境,这一次还集结了这么多的精锐部队,看样子,是想要攻下我族的泰梧城。”

幽举一边安排着守城将士做好迎击准备,一边鄙夷的冷笑道:

“哼!

化外蛮夷,痴心妄想!

凰神君大人亲自研发的—神凰焰万界巡航导弹,都已经秘密部署在了泰梧城的后方阵地,这一次,我要让这些巫族蛮子,有来无回!”

“举城主,能否看出巫族部队何时会发起进攻?”

就在幽举鄙视巫族的时候,一道清亮的声音,传了过来。

“少凰君!”

四周的守城将士纷纷单膝下跪,齐声说道。

“少凰君!”

幽举当即上前行礼。

来人是一位青年女子,着黑色凰纹华服,赤发红瞳,身材高挑,气质超脱。

这位青年女子,正是凤凰族右族长—凰神君?幽诺的首徒,凤凰族少凰君—幽欣雨,修为剑皇境大圆满。

天生剑骨,还是专属定制,传承的是凤凰族镇族至宝、一柄祖宝级传承神剑—煌烈。

“回少凰君陛下的话,巫族喜光,会在正午阳光最灿烂的时候发起进攻。”

幽举指着巫族部队上方的苍茫大日,轻声说道:

“还有一刻钟左右,担任前锋部队的巫祝勇士便会开始施展—巫祝祭礼,能够为巫族所有部队加持各种防护类型的巫术。”

“将士们平身,战时不讲这些虚礼。

举城主镇守泰梧城多年,对巫族知之甚深,一眼便可知其虚实。”

幽欣雨挥手让四周的守城将士起身,随后夸赞着说道:

“这一次,巫心狂带着精锐部队,犯我神州边境,师尊的意思是,与往常一样,赶跑就行,不必启动神凰焰,以免毁坏泰梧城周边疆域的生态环境。”

“诺!”

幽举当即单膝跪地,行了一个军礼。

“举城主快快请起。

欣雨此次前来泰梧城,还有一个私人请求,便是要劳烦举城主帮我压阵,我想拿巫心狂试一试我的剑道根基够不够扎实。”

幽欣雨扶起幽举,轻声说道。

“不可啊!少凰君!那些化外蛮夷不懂礼数,少凰君万万不可以身犯险啊!”

幽举听言,连忙开口说道:

“您是万乘之尊,不必与那侉批小子较一时之强弱,还请少凰君三思啊!”

“举城主镇守泰梧城,常年沐浴战火,却依然能够屹立不倒,万族尊称您为—泰梧之壁,有您为我压阵,量那些巫族蛮夷,也伤不了我。”

幽欣雨笑着说道:

“再者,您当年可是为寒柔七剑之首的—南天一剑?南天极护过道的,我比您都有信心,定能保我无虞。”

幽举闻言,面露惭愧之色,轻声说道:

“让少凰君见笑了。

举当年能够得遇恩师,乃是前世之幸,若非恩师不嫌弃举之天资驽钝,悉心教导,举焉能有今日之成就。”

幽举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沙哑的声音透露着些许的苦涩,继续开口说道:

“说来惭愧,举镇守泰梧城数十载,磨砺自身剑道多年,却依然没有能够摸到跨入剑宗境界的门槛。

举之天资,终究还是驽钝之辈,辜负了恩师的悉心教导,苦修了这么多年,也没能为恩师做一件争光夺彩的事情。

举之所以尽职恪守,保境安民,拼尽一切去抵抗外族侵犯,不求升迁,不求荣华,只是为了能够让恩师觉得,当年九曲凤凰城虹影坊市天桥之下,收了那个要饭的小乞丐为徒,不算太丢脸。”

“举城主切不可妄自菲薄!”

幽欣雨当即开口说道:

“您是我族的泰梧之壁,一人一剑,护我族边疆安宁三十七载,寒柔剑主必定以您为荣!

今日,巫心狂携巫族精锐部队来犯,定有巫族真神境强者随行,为其护道。

还请举城主以剑压之,扬我神州威仪,欣雨同泰梧城全体守城将士,为您高声喝彩!”

“扬我神州威仪,为我城主喝彩!”

四周的守城将士纷纷单膝跪地,齐声呐喊。

幽举眼中含光,呼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那就请少凰君移步,观举之剑道,能否为少凰君压阵!”

镜头转到巫族方面。

负山者部队正中,最高大的一尊负山者所背负的山丘之上,立有一方神座。

咱们的老朋友,巫心狂,正端坐于神座之上。

“岗爷爷,这泰梧城城主,真有您说的那么邪门?”

巫心狂一副气焰嚣张的模样,歪着头,询问着自己右手边,一位盘膝坐于虚空之中的金发老者。

“少君陛下切不可轻敌大意!”

金发老者微睁双目,望着远处的泰梧城,开口说道:

“寒柔剑主的弟子,没有易与之辈。

三十七年前,荒族一尊半祖越境侵扰凤凰族疆域,想要在这座泰梧城之中掠夺凡灵,转化为血食。

运气不好,恰巧遇到了当时刚刚接任了泰梧城城主之位的幽举,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幽举三剑斩杀,落了个魂体皆碎,神形俱灭的悲惨下场!

呐,残存的颅骨还被炼制成了护城法宝,挂在了泰梧城的城门之上。

这一挂,就是三十七年。”

“嘶~”

巫心狂闻言,眯起了眼睛,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泰梧城城主还真有些不好对付。

“岗爷爷能否战而胜之?”

巫心狂轻声问道。

“三十七年前或许可以,现在嘛,恐怕不能了。”

金发老者笑着说道:

“荒族那尊半祖叫做荒残,与我还有些交情,实力其实还是可以的,却被幽举轻松越级斩杀。

如今又过了三十七年,你岗爷爷已成垂垂老朽,哪能敌得过人家风华正茂。

你说是吧,小狂儿。”

“...”

巫心狂摸了摸头,笑着说道:

“岗爷爷,我感觉你是在逗我玩,但是我没有证据。”

“活跃一下气氛嘛。”

金发老者站起身来,轻声说道:

“笑一笑,十年少。

年轻人不要太严肃,会起皱纹的。”

“您要出手?”

巫心狂也随之站起身来。

“老了,不经常活动活动,骨头会生锈的。

正好,借此机会,找年轻人,过上几招!”

话音未落,金发老者的上半身,直接爆衣,宛如崇山峻岭一般的肌肉线条,纵横交错,古铜色的肌肤,也闪烁着金属的光泽。

升腾的气场直冲天穹。

半祖境强者的威压,径直的扫向了泰梧城。

洪亮的声音陡然响起,惊得苍茫大日倾斜,四方云霞消散。

“巫族巫岗,前来拜访!”

同类热门
  • 热血斗士热血斗士无影天|玄幻不是猛龙不过江,没两把刷子,怎么玩得起穿越
  • 丹魔傲天丹魔傲天伏羲少年|玄幻在鼎之大陆,一位看似笔墨书生其实满嘴骚话的废柴男主。遇到一位与他相同猥琐的师傅。在这个魔法师为天下的世界里,会有怎样的成就呢?
  • 紫清传奇紫清传奇思羲|玄幻传奇的魅力,不仅在于梦想照见时的幸福喜悦,更在于一路上信念呵护、汗血浇育的风景。岁月改变容颜,但改变不了少年。而当我们抬头想起,也仍然感谢在美好的年华里没有辜负了自己,那便是最美的传奇!
  • 老祖重生记老祖重生记胡乱的写|玄幻这是一个拥有金刚不坏之躯的男人闯荡世界的故事。
  • 异界之九阳真经异界之九阳真经罗辰|玄幻一位死于绝症的年轻人叶凌,带着一个他曾以为是神棍的老头所授的内功心法——九阳真经,重生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这里有着无数的特异生物,数量最为庞大的人族,容貌俊美的精灵,性感妩媚的魅妖,穷凶极恶的恶魔,泰坦,矮人……重生后的叶凌家贫如洗,和他相依为命的就只有一个略通初级魔法的小精灵侍女……
  • 枫魔行枫魔行希茗|玄幻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你丫再刁,板砖撂倒。看,极品小神棍,如何在绝境中自强不息,成就千秋伟业!成为绝世英豪!
  • 驱魔师驱魔师梨魄|玄幻这是一个仙魔两界英雄辈出的年代,无数个光辉灿烂的名字被永远地记入了史诗。无数个热血沸腾的故事,被一代又一代的仙魔口头传诵着……可是,传说毕竟只能存在于传说之中,谁曾知道,以笑容征服仙魔两界的逍遥仙乐筱封,偷蒙拐骗无所不能,常常让人忍不住就拳头发痒,恨不得狠狠地用拳头和他来个亲密接触;而疾恶如仇的风神风离佑,背负着最正宗的驱魔师血统,却是一碰到妖魔便只会鬼哭狼嚎的胆小娃娃;再加上冷心冷情,毫无悲悯之心的龙之圣主,本文记述的将是这三人令人哭笑不得的成名之战——
  • 我真没想苟成剑圣我真没想苟成剑圣烬矣|玄幻漫展穿越的楚游,只想在修行武道的平行世界好好活下去。 灭门中开启卫宫士郎道场,领悟无限剑制…… 游戏时开启桐谷和人道场,领悟逆轮、锐爪…… 鬼族地开启黑崎一护道场,领悟瞬步…… …… 就这样一步步,本想学点武道,增强活命本事,准备苟活一生的楚游,不知不觉成为当世剑圣…… PS:简介无力,恭请看书
  • 四方山妖四方山妖在下言戒|玄幻洪荒隔壁是莽荒 有一座山,它就是天下四方! 有一只妖,他就是天下妖王!
  • 诸天武道从倚天开始诸天武道从倚天开始殆劫|玄幻倚天屠龙,大唐无双,阳神风云,遮天路远,神墓九死,人王天子,天地争雄,混沌风云,长生见闻。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