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章

大同府百里地,黑压压一片,十万大军集结在城下。

前方的蒙古士兵手持弯刀策马而行,雨滴咚咚落在他们的盔甲上。他们要整装待发,但这些蒙古士兵却没有丝毫的冲动之意,只是不停的看着后方的人,他们似乎很惧怕那个人,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他们已经守了一个上午,在没有命令之前,他们是绝对不会动的。

十万的蒙古大军,并不是小王子军队,而是另一只十万大军。

城上的士兵们更加害怕,他们腿哆嗦的看着城下,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一波竟然还着十万人,而且中间的大将军也并非小王子,难道蒙古人又增兵了,谁也不知道。

蒙古士兵中间的夏羽是领军的大将军,他是一位秀气的少年在军车台上坐着,挑望着城上的每一个人,仔细的品着酒。他喜欢喝酒,尤其是自己酿的驼子酒,这是当年的一位故人教他的酿酒方法,据说那个人是她的姐姐,自从那以后,他的姐姐就不知所踪,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不见。行军的途中喝酒的将领他是第一个,不过打仗喝酒是再不过寻常的事情,因为在他的身体里流淌着成吉思汗的血。

他微微站起来,左顾右盼,却始终心不在焉。嬉怡急忙出现在了城楼上,看见城下的情景,她顿时也惊慌失措,如今承重的守备不足一万有余,如果他们强攻的话,大同必将会血流成河,她有些害怕,但还是挺着身子坚强的,看着下面的每一幕。她知道如今也只有这样,才可以让军心振奋,这是个明智力的选择。

夏羽拿起望远镜看向了嬉怡的方向,他快高兴死了,也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高兴,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下达命令直接攻打城楼抢得他想要的人。

在空气中的是千声万响的号角声,风中带来了一丝血腥同时也带来了一丝温暖。

夏羽再次喝了一杯酒,此时酒香中也带来了温暖的味道,他将酒杯慢慢放下,从车上跳了下来,手指一挥,十万大军一同爬向城楼,一场血雨腥风的战争,难道就要来了来?这是大同守军的每一个人的问题。

同时,居庸关附近,一个大坑在朱厚照队伍的前面,士兵们将三千名死去的将士都一一放进了这个大坑中,过了一会儿,它们整整齐齐地排成了八排,在那里坚定不拔的站着。

朱厚照领着头,旁边是张勋和江滨,雨声哗啦啦的下着,与此同时在场所有人都痛哭流泪,都是失声痛哭,一点声音也没有。他们知道战争是残酷的,既然有战争,那就必定有伤亡,可是战争也是为和平做铺垫,为了天下死了也值了。

这八排的队伍,拜完之后便第一次上马直冲大同府的方向。

过了一会儿,他们快马加鞭的赶到了大同城下,惊奇的是城门竟然敞开着,朱厚照惊奇,张勋大怒,这些人马整齐有素的赶进城内,关闭城门。

“这是怎么回事?”张勋大吼着,“王德。”

王德跑向张勋的面前,“大人木要激动,城内并无意样。”

“城门为什么打开?难道不知道蒙古人一直盯着吗?”张勋愤怒说。

朱厚照落下马来,“没事就好。”

张勋立可两手拱之,“圣上说的是,如今看来他们暂时不会攻打大同了。”

“皇上!”王德大惊,立刻跪在地上迎接朱厚照,“末将王德,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厚照扶起王德,笑了笑,“都辛苦了,不过接下来会没事的,朕会和你们一起度过难关。”

王德看朱厚照身后的队伍很是长,并且个个气宇不凡,他也跟着笑了。

“圣上咱们还是先到府衙里吧……”张勋淡淡的说。

“好,对了”朱厚照转头,命令着后面的队伍,“国家未来的将领们,都到城内的营中休息,听从号令。”

那些人行礼之后便消失在了城中。

朱厚照边走边说,“朕可听说你用两万守军就打败了十万大军,果然名不虚传。”

他停住了脚步,“就是在刚才那的战争,实在让朕失望。”

张勋拱手,“是臣的错。”

“这倒没什么,就是白白可惜了那些年轻人。”

“圣上,臣虽然不敢保证这场战争能死多少,但臣会辅助圣上一桶,打赢这场战争。”

朱厚照再看了张勋一眼,走着,“最近大同可有陌生人来?”

“圣上臣有一事,”张勋跟着朱厚照,不一会儿就走到了府衙门前,两人皆停住了脚步。

“什么事?”朱厚照轻轻地说。

“嬉妃娘娘在这里,说是来找您的,臣让娘娘回京城总是不肯,说是要等您。”张勋说。

朱厚照听见嬉怡来过这里,他疯狂地闯进县衙四处寻找着嬉怡,可将周围转了个遍,再出来时却还没有发现嬉怡的踪影。

他这样的举动也不足为奇,毕竟喜欢之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何况是皇帝喜欢的女人。

“这里哪有?”朱厚照急忙地问着张勋。

张勋也急忙的回答,“娘娘就在这里,之前臣和娘娘也谈论过,王德。”

王德站了出来,“在。”

“娘娘的,本官记得娘娘就在衙门里,人到底去哪了?”张勋急忙的说。

“这……末将说……说不出口。”王德吞吞吐吐。

王德一愣,朱厚照去盯着他,一直视着他。旁边的小孩小孩也围着他转来转去,在那里玩着。朱厚照离着他们最近,听见了小孩子嘴里说着一支歌谣。

“小王子,攻边境

张勋智击蒙古军

咚咚咚

相接铁骑踏大同

你一笑,我一笑

娘娘陪同大君笑!”

“一笑我一笑,娘娘陪同大君笑。”朱厚照吃惊的重复的这句话。

王德愣住了,朱厚照轻视地看了他一眼,向孩童的方向蹲了下来。他满面笑容,对这些小孩子们是也是喜欢,贴上去想问个清楚。

“孩子们!朕问你个问题!”朱厚照不欣然地看着那些孩童,用目光看着孩子们。

那些孩童也并不害怕陌生人,凑近朱厚照的面前,“这件事就发生在刚才,瓦剌十万大军直逼大同,当时整个城内的守军都慌了,那些十万人一拥而上,打破城门只抢走了城楼上的一位女子。”

“孩子们,给拿铜钱去买糖人,去吧!”朱厚照话音刚落,孩子们听到了糖人二字便高兴了跳了起来,消失在了朱厚照的面前。

朱厚照站起来沉默着。

张勋两眼瞪着王德,大声喊道,“你大爷的,娘娘们,谎报军情,你可知该当何罪!”

王德吓得立马跪在了地上,迟迟不能抬起偷来。

“快说,孩子们讲的是不是真的?”张勋问者王德。

这是王德慢慢的抬起头来,“只知道那是瓦剌的军队,并不知道哪个主将是谁。”

“你小子呀,唉。”张勋狠狠地指向王德,“竟然敢欺君,你可知这是死罪?想想后路吧!”

朱厚照转向王德面前前,“现在是用人之际,朕恕你无罪,退下加强防线,不得有误。”

王德扣了个头,便匆匆离去。

中午,瓦剌忘忧台。

夏羽走一人独坐忘忧台,池中的水一滴一滴的落下,仿佛看似只有一人其实这里很热闹。他忧愁的举起酒杯,久久不能入肚。

夏羽冷笑,忽然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从半空落入忘忧台坐在了夏羽的对面,此人脸带面具但两人已经是老朋友了。

杯酒已然入肚,这杯酒下去他想了许多事情,黑衣人去足够的耐心等待他缓过来,他拿起一上的虎符,放在了夏羽的前面,夏羽又是个酷爱“军”事的人见到虎符他不淡定。

“阿达呀,今天的事对不起。”夏羽江虎符推在了旁边,直视着黑衣人。

“没事的,只要不影响大事就好。”黑衣人笑着,感觉他的神情很自在,没有一点束缚。

“接下来是不是要进行之前的计划了,”夏羽谨慎说,“不过现在小王子有些恋战,恐怕……”

“小王子这样做是再好不过的,如今大明将大同看成重视之中,这是我们最好的时机。计划还是不变,但你要率军将大同的全部人赶出大同,这样计划才得以实施。记住只将他们赶出来,不要杀人,让他们安全出来,届时我会让小王子攻占大同,随后对大明四大重镇发起猛烈的攻击,占领他们,如此就像一把利剑,死在了大明的心脏。”

“这一口气吃掉四大重镇,胃口有些大吧?就拿现在来说小王子的十万大军竟然连两万人都打不过,这也是不可能的吧?”夏羽笑得语无伦次笑着,“阿达要不我们再商量商量?”

黑衣人摆了摆手,“这事你不必担心,对于天子来说这四大重镇不算什么,天子已经有了相应的对策。明天让你手底下的将军领着五万大军先将李东阳的军队切断,让他救不了大同。一旦切断李东阳的大军,你便率领十万大军将朱厚照引出来杀掉他。”

“天子会和我们平分这大好河山么?”

“全部归你们。”

夏羽吃惊的点着头,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摸着头,“天上并没有掉馅饼的事,还请阿达告诉于我要。”

黑人站起来,拍着他的肩膀,”天下为什么有这么好的事,贤弟是成吉思汗的后人,手里也掌握着当年那十万大军的后代,只要将那十万人借于天子,大明的土地变是你们的你们便可以重新建立大元帝国。”

“嬉怡在你这。”黑人拿起虎符递在了夏羽的手里,对着他笑着,在他的神情中可以看出满满的好奇心。

“没错,确实在我这里,她像我一位故人,是我的姐姐,但我又想不起来我的姐姐是否真的存在,”夏羽淡淡说,“我似乎又没有见过我的姐姐,好像只是在梦境里见过。”

“不要在这些事上分心,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消灭大明那些事以后再想。不要因小事误大事。”黑人说的条条是道。

夏羽握紧手中的虎符,也认真听着黑衣人的话。他沉默着,为了这些没见过的事而烦恼真是个蠢才,黑衣人对他说着不要因小事误大事一直在他的脑子里回荡,虽然只是一句话,当年成吉思汗也是因为如此,才没有一统世界。夏羽惊了,他越发觉得世界的时间被打乱了,话说这件事只有蒙古贵族人知道,没人敢乱说这件事,无论他是怎么知道的,应该都是个大人物。虽然没有见过他的真正面目,但两人自从几年前见过一面之后,便一见如故,互相都成了对方的知己。

忽然有脚步声传入,因为小婢女凑近在夏羽的耳边,小声说,“那位姑娘在可汗的宫殿等着。”

想到嬉怡他便神情愉悦,就像是吃了蜜一样。

“阿达,今天就到这吧,我会按你说的,我还有事……”他抬起头笑着说。

黑衣人占了起来,再喝了一杯酒,便像是要离去的样子。

“那你忙你的吧!”黑衣人说,笑了起来,转身便走。

“那…”夏羽欣悦说。

“虎符留给你,”黑衣人仰天大笑,“大军就在居庸关,足足有八十万大军可以调动,够你打很长时间的仗了吧!”

夏羽急促地踏入大殿,见到了嬉怡跑了过去,满面荣光地看着她,“阿姐!是你么?十年了,我们整整有十年没有见过面了啊,姐,我很想你啊姐……”

嬉怡呆住了摇头,“认错人了吧,我可没有像你这么大的弟弟,而且你还是一位大军,您真的是抬举我了。”

“在下夏羽·胡良尔·孛儿只斤,姑娘可以叫夏羽,护士叫我的蛮名胡良尔。”

“胡良尔,初次见面就叫我姐姐,我和你姐姐真的有那么像么?”嬉怡疑惑笑着。

“我也不知道。”夏羽摇着头笑着,“不记得了,只知道看见阿姐,心里就暖暖的。”

“没事记不得那就慢慢想对了,今天早晨我还以为你的十万大军是来打大雄的,可没想到你是来找我的,不过边境现在很乱,我得回去。”嬉怡轻轻的说,“我们可以做好朋友。”

“好朋友!”夏羽愣住了。

嬉怡伸手握住了夏羽的手,“现在我们是好朋友了,但是你现在要送我回去。”

“没问题。”夏羽兴奋地不顾一切,回首握一张大眼睛,“以后我可以叫你阿姐吗?”

嬉怡安定的看着夏羽的脸孔,脸上充满天真一瞬间,她轻轻的用手抚摸着他。

夏羽有些不知所措,后退一步摸着被她摸着的脸,害羞的看着嬉怡。

嬉怡笑得美丽,“那我就是你阿姐了,你就是我阿弟告诉你个秘密,我会酿酒,有时间请你喝酒。”

“阿姐……”夏羽害羞的看着嬉怡一字一句的说,“大同很危险,况且小王子是个怪人,城池沦陷后他会同城的,不如阿姐就留在这里?”

嬉怡目光看向北方,忽然一股怪风吹入殿内,让人有些害怕,而她却很从容笑了笑,“阿弟,我是大名的人,这一次的战争是躲不掉的,可我不害怕,我誓死都要说的一句话,犯我大明者,杀无赦。不用说了,阿弟快送我回去,也不知道张勋那边怎么样。”

她漫步而走,淡淡说:“阿弟,我很高兴能认识你这个弟弟,可是我并不知道……”

她整理自己的衣物,看到旁边衣架上挂着黑色铠甲于是她便将铠甲穿在了自己的身上。嬉怡挺直腰杆,拔出长剑指与向北方。夏羽被他的坚定所震惊,将脖子上的一块龙形玉戴在了嬉怡的脖子上,那块玉在她的脖子上就像真能一样盘旋着。而挂着的正是服仓玉。

“服仓玉……阿弟,这是中原的东西,可是你这个好像和我们的不一样。”嬉怡有些吃惊。

那块龙形玉佩则是服仓玉,虽是中原皇帝的护身符,可这玉是源于蒙古草原,只有成吉思汗以及他的后代,也就是草原上真正的霸主才可以佩戴,可以这么说,这一块玉在草原所到之处就如同大可汗一同其身,而夏羽则是这草原上唯一的君主。

“阿姐戴着它会有好处的。”夏羽再次抚摸着那块玉,“我送你回去。”

雨下起来了。

蒙蒙细雨中,一辆马车在前奔波,而后方却无异议人随从。夏羽还是满脸笑意坐在马车里呆呆地看着嬉怡,服仓玉也被嬉怡不停的摸着。

…………

大同一百里内因河,蒙古小王子的军队都喝酒吃肉,高傲的蒙古小王子,也像中原有品位的人一样品着乌龙茶,他无忧无虑地坐在账内,轻松的不能再轻松,有时一看他还真像个有品位的人。

红衣探子急步奔入站内之中,跪在小王子的面前,“大可寒之命,可汗命不良哈,汪古新,消得,日高乐,四位将军前来协助殿下。可汗的命令是三天之内攻陷大同。”

“四位叔叔何时到?”

探子微微缓冲,“四位将领除了不良哈将军马上回来,其他的将军已经在大同不到一里处安营扎寨。”

“我去!”小王子吃惊,“在探我那三位叔叔。”

前方的探子消失不见,一名士兵走入账内:“殿下不良哈,将军已到营中十万大军,驻扎在我军前方,说是要打首战。”

不良哈,这个人恐怕比小王子还要不安常理吧,他的大军就驻扎在小王子的前面,小王子也有些恼怒,刚才倒的一壶茶,一口喝了一杯,但觉得不过瘾,便一口气喝完了整壶,话说他还真不懂什么叫品味。

忽然又一名士兵,出现在账内微微行礼:“夏羽大君以在营外。”

夏羽缓缓地走进营帐内,脸紧绷着,坐在小王子的对面。

“大汗!”小王子左手搭胸弯腰行礼,将茶杯递在了夏羽的面前,“大汗亲自来到营中,我真是受宠若惊。”

夏羽端茶喝了一口。

小王子向前递了一杯酒,“知道大汗爱喝酒,这是我特意在京城托人买的烧刀子,不过这酒烈了些,大汗还是少喝点。这烈酒就像我们蒙古人的性格永远都是烈的,大汗您说是吗?”

“你说的非常对。”夏羽品着酒说。

“大汗,您准备什么时候攻打大明?如果要打的话就趁现在。”

夏羽微微拿起桌边的笔,蘸上墨汁便在桌子上的白纸上写了一道军令,“这是居庸关,二十万大军的调动权,我来就是给你这个,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大同成为我们的地区。”

小王子低着头,“定会不辱使命。”

大同府,城中心。

“皇上难道不去救娘娘吗?说不定娘娘现在就有危险,率军救娘娘吧。”张勋喊着,竭尽全力地让朱厚照听他说的。

他背后是九千名骑兵,和一千名火枪手。骑兵们骑着自己的汗血宝马,拉住缰绳,等候皇帝的命令。他们气势大增,完全可以打败蒙古人。

张勋心里很着急,按理来说,朱厚照应该心急才是。明明嬉怡被蒙古人抓去了,就应该去救她,而朱厚照的举动却让他震惊,朱厚照也不说明原因,张勋变得焦急。

朱厚照听着他喊着这才回头看了张勋一眼,看他神情焦虑,不由得笑出来。

“这个不必担心,我相信很快她就会来。”朱厚照拍着他的肩。

“皇上那就让我去城外三十里处迎接娘娘。”张勋说。

“三十里外,现在蒙古人。已经在不足十里处安营扎寨,你说三十里外,你要去迎接,这不是在开玩笑。好了,现在立刻马上召集城里的所有官员来县衙商议战事,步骤有误去吧。”朱厚照推着他。

现在确实是时间紧急,也不知道蒙古人会什么时候再次攻打,现在除了扩张军备,也别无其他的选择,如今只有死守城门等待援军的到来才是根本。

张勋回头看忽然愣住了,看见一辆马车越来越近的靠近,车上那位女子便下来,回头大喊,“皇上是娘娘。”

“猪头。”嬉怡笑嘻嘻的,展开双手,“还不拉爆,我真是的我可想死你了,快来抱我……”

“嬉怡,”朱厚照跑了过去抱紧了嬉怡,“朕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朕。”

“死猪头,那天不辞而别可真有你,算了,等这次过去了之后再找你算账。”嬉怡说。

朱厚照报了几分钟,便退开了,“有个黑衣人把我硬拽到了京城,但他忽然又不见了,你相信吗?”

嬉怡拉住朱厚照的手,“走吧商量“军”事会议。”

不一会儿,张勋便将大同的将军十名都叫到了县衙内,可似乎来了却有三十多位官员,所有官员谨慎的表情带着一丝笑意,把目光都看向了朱厚照。

“都来了。”朱厚照满意地点着头。

张勋将那些人都安排坐下来,自己和朱厚照还有10多位将军围在了沙盘周围。他们个个神情严肃,谨慎地看着沙盘的每一个角落。

张勋丧气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场仗不可能赢,自己便不言了,等着其他人。

“我们面对的敌人是蒙古人,可现在大同城外都被包围了,也有不下三十万的大军,在底下虎视眈眈的盯着我,若是冲没有胜算,而是全军覆没。几乎已经没有出路了,不过若是我们可以发明一种速射大炮,架在城楼上直接轰,之后再让骑兵冲出去,杀掉敌将。”王德看着沙盘说。

所有人把目光都转向了王德。他说的不错,可那都是异想天开,速射大炮怎么可能会有,就算有城里的火药也不够用,就在昨天后方的李东阳军队也遭到蒙古人的家人,可见这场战争根本就没有胜算。

“若我是小王子,今天必会佯攻,让我们胜利,紧接着便是对我们发起猛烈的攻击,直接打开大同的大门,所以我们现在必须要反客为主率领现存的军队直接杀出去,其余的火气便在旁边掩护。如果要这样的话,我们必须要从人数最多的城门打出去。”李太指着西边,“没错就是东德门,今天我们就直接攻打这里。”

朱厚照看着东德门,李太说的确实有道理,不过这样太过冒险,有可能会万劫不复,最后朱厚照还是摇了摇头。

正在发愁的将军们不知道该怎么说,忽然又来了一位年轻男子,王德为大家引荐:“这位是张勋张大人的长子也是唯一的儿子,不过他可是个“军”事奇才,让他说一说或许会有办法。他从小就通读国内外的书籍,已进行过几次实战演练,他现在可是一名合格的将士。”

张一杰微微点头,走过去跟朱厚照行礼致意。朱厚照想对方是个毛头小子,怎么可能是这么一个天才,反正朱厚照是不相信。头中一口一个张少,另一口也是个张少。

张一杰微微一笑:“参见皇上,皇上叫臣张少是折煞成的,皇上叫臣张一杰就可以。既然那些蛮子这么狂妄,那便主动请战。”

没想到他还有些胆识,看到他神情坚定,朱厚照才打量了一下这位年轻人,但反正觉得他还是有些狂妄。

张一杰拿起长棍指向东门又指向西门,嘲笑:“你们别看了,这些东西两门守军很多,你们若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大多数都是老弱残兵没有战斗,那既然这样,我们便声东击西,直接杀出去,让百姓骑着战马和马车,到甘肃镇避灾,后率领甘肃镇的大军直端蒙古人的老窝,想必蒙古人一定会回去的,就可解大同之围。”

张勋立马呵斥道,“毛头小子军国大事岂是你能商量的,皇上犬子失言还请皇上恕罪。”

张一杰看自己的父亲瞧不起自己,便撇了嘴,气哼哼的说,“皇上,父亲还有一个办法,这大同八大土司家族家兵加起来就有十万,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来帮助我们,而这些人都在县衙之内。”

忽然一位姓王的土司站了出来,相续大同的全部古司也站了起来,他们有组织,有纪律性的说道:“臣等愿为皇上分忧,愿亲自率领大军协助我军。”

突然房子震动,似乎像是地震一般。

一位士兵急促地跑进了县衙之内,他手忙脚乱,胆战心惊,跪在了朱厚照的面前:“蒙古敌军三十万离大同不足百里。”

“人算不如天算。”朱厚照一字一句地吐出来,“末日即将来临。”

朱厚照站在城门外的最前头,站在雨里,脚踏战马手提长枪,望着蒙古军。

大同所有的军队都在他身后。他身后的将士们都是最精锐的神机营,这些人也经历过大大小小百次战争,却一点也不害怕这些蒙古人。他们狠狠地盯着马上要来的蒙古人。在城楼上已有百门火炮为他们做掩护,虽然火药不充足,但是这也可以抵制一回蒙古骑兵的冲锋,在百姓的眼中这场战争的胜利者只会是蒙古人,蒙古人也不相信这些大明的将士可以抵挡住他们。此刻他们握紧长枪盯着前方。

在有雨的日子里,两万大军在城门外盯着同一个地方。

城门正前方,蒙古骑兵距离大同只剩一千多步,那些骑兵都手握弯刀,做梦都想踏平这里。他们高声呐喊,挥舞着马鞭策马奔腾才让速度能够加快。这些蒙古骑兵身穿黑色铠甲,铠甲上都有着动物的皮毛,在这片土地上仿佛就是一群动物纷纷觅食,在铠甲上有虎皮的,也有狮子皮,也有黑熊皮,这些连起来就是一整群飞禽猛兽。似乎这些蒙古人为了彰显自己的勇猛,骑着的并不是马,而是狼。那些蒙古骑兵冲在最前面的都是骑着狼,身材魁梧的蛮子,一排排的就像城墙一样。蒙古骑兵又裸露着自己的左半臂,那是纹身,是巨大的狼图腾印在了他们的皮肤上。

这些狼骑士排成一阵之后,在他们的身后出现了领队的将领。那个人身穿金黄色铠甲,很是嚣张的走到了最前头。他准备下达命令直冲明军方阵,便退让到了一旁。这些狼骑士闻到战场上的血腥味,便兴奋不已。他们只等着杀完明军的人头,便回去说自己是草原上真正的勇士,来证明自己他才是最有资格能成为新一代草原霸主的人。

狼骑士的将领手提一面大旗,在风雨交加的场景中,一头狼和一条龙在旗中盘旋着。

蒙古强大军队的天龙旗,百年之后又重现天下。

明军的将士们并没有见过这样的军队,但却知道他们的事迹。成吉思汗当年西征的时候就是用的这样的骑兵,足足有十万大军。这些军队喜欢杀戮,每攻破城池就会屠城,所以欧洲人见了他们都闻风丧胆,也赐给他们的一个称号,上帝之鞭。仅仅只剩九百多步了,他们忽然停下,在那里大声的叫着。

这样的场景,大明的军队特别害怕,怕他们会屠城,怕他们非常厉害。

朱厚照却一直坚定,他从来都不害怕像这样的敌人。他想起了十五岁的那年,那时弘治皇帝以德服人,就算瓦拉他们攻打边境,弘治皇帝也只会派使臣去安抚他,让他们不必大动干戈,可如今这些蒙古人得寸进尺,朱厚照当时还是太子,他便询问的父皇说“蒙古人如今这样为何父皇还一再退让?”弘治皇帝便答道,“以德服人,若那些蒙古人还是如此,当你继承皇位的时候,便将蒙古纳入咱大明的版图,不过你要记住,不可枉杀一个蒙古人,因为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人。”这一天终于来了,是时候跟蒙古人见点血了。

朱厚照骑过马来转向大军,他看着这些人,心里难受,但还是笑,露出了雪白的门牙。他微微颤抖,便拿起腰上的长剑,此时大军看到朱厚照这个样子,并井然有序地排成了六大方阵,将武器紧紧的握在自己的手中。

雨水停了太阳升起来了,明军的大炮被搬了出来,纯铁打造的大炮,发出耀眼的光芒。

“将士们,一百年了整整一百年了,我大明的劫难有来了,对面的蒙古人做梦都想踏进这片土地,一百多年前他们这样做一百多年后他们依然这样做,”朱厚照在大军的面前走着,“先帝当年对他们仁慈,现在他们得寸进尺,想杀光我们所有人,他们这样做无非是为了一己私欲,我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为了给个后代留下更好的环境,今天我们必须要决一死战,朕现在想最后一道圣旨,如若你们看见朕倒下,不要停止冲锋,要握紧长矛,挥舞刀剑,砍下敌人的军旗,保护我们的家园。现在战场上并无主帅只有普通将士,你们随着一起马革裹尸。”

“将军威武!”大明军队同声同声大喊。

“不破敌军,势不回转。”朱厚照淡淡的说。

“将军威武!皇上万岁!明朝大军再次同声大喊。

此时蒙古狼骑士冲进明朝方阵便将前面的士兵撞向天空,虽明军有些害怕,还是摆开了一字长蛇阵来迎接蒙古士兵。神机营轮流射击三枪之后,也互杀进去。两军交错,蒙古狼骑士有三千多人,明军有两万人,看似这场战争跟人数占优势,可以打败这些狼骑士,实则大明军队根本无法抵挡蒙古狼骑士团的进攻。没人能在战场上救这些明军,狼骑士一口吞掉一个人头,在惊人的速度下,一波又一波的明军被蒙古军扑倒,一波一波的明军立马补充。

此次明军的口号是绝不让蒙古人踏入大明地界一步,他们还发誓如若失信全家人都会遭殃的毒誓。

这场战争虽然刚刚开始,但朱厚照的忧虑多之又多。他并没有料到蒙古的狼骑士这么厉害,虽然在兵力上战胜于他,但战斗力却远远不如他们。朱厚照知道草原的事情,那里的人都是牧民,生活很艰苦,这也练就了他们这的强悍,他们想和中原人一样过上了中原人的生活,可他们简单粗暴既然想要那就便去争。真不知道怎么会甘心,所以就拼命的打,或许此次明军会全军覆没,这是大同失守,可没得选择,只能强制抵御蒙古人,这也是下下之策。

朱厚照眼瞅着两万大军要全军覆没,这场战争惨不忍睹,被狼骑士团杀掉的明君就有两万多人。那可是两万多条人命呀,朱厚照痛心不已。

朱厚照坚定的信心终于颤抖了,狼骑士团又增加兵力,要往前冲了,抬头一看便是成堆狼群。

“皇上撤吧!这些狼似乎和寻常的狼不同,我军根本就抵挡不住,再不撤就来不及了。”王德驾马冲向朱厚照的面前,大声的喊。

在平旷的土地上,视野的尽头,数以百万的棋子在风中飘扬,金黄黄的一片,百万军队齐声踏来。他们一步一步逼近,明军真的要败了,他们真的抵挡不住了。

“藩王军队。”王德语无伦次。

朱厚照勃然大怒直接骂了一句“王八羔子”张勋王德已经得出两个结论,第一这些军队是来支援的,要么就是造反。

整个战场,因为这支军队都消停了。百万之众的军队横扫的战争,狼骑士团似乎有意停止了攻击,两军拉开了六百步的距离,这时百万大军就在明军不足六百步的前面,他们每隔两个人,就有一门火炮,几乎加起来有上千人火炮。

血水停止流淌,最坏的答案出来了,那些军队并不是来支援的,而是来造反的。百万大军最前方的百名火炮手,整齐有序地将炮弹装填在了炮门中,却并没有急着开炮,明军以为百万大军之所以不开炮是想网开一面想让明军撤回,百万大军也有些松懈。

朱厚照却觉得这件事有些诡异。从这些军队来看,无疑是藩王的军队,可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力量,能集结一百万大军,他已经清楚地知道了这场战争的结局。但他依然不后道,指挥大军准备迎战。

那些炮兵忽然严肃起来,他们同声大喊着“皇帝!皇帝!皇帝!”但这却并没有吓到朱厚照,但是却很疑惑,士兵们却吓得不轻,此生一发,震动天地,就算方圆数百里也都可听见回声。

一百名炮兵似乎是雷公电母一样,用雷击打明朝士兵。他们又像天降陨石一般,落进人们的头顶,明军剩下的将士纷纷倒下,对面的人去摇着头哈哈大笑。朱厚照,张勋,王德此时已经急风了他们率着仅剩一百人的队伍用最愚蠢的方法冲向前面。几乎天底下没有军队能打败这支军队,精良的装备,军队数字庞大,战术的优势,这是一只不可战胜的军队。等朱厚照还没冲到对面,便被一炮,轰下马来。这下他们终于停止了攻击。

“皇帝活的抓回来。”小王子说。

朱厚照已无力气站起来,失去了战斗力被蒙古人俘虏。朱厚照从来没有小看过这些蒙古士兵,从来也没高看过他们,可如今事实证明他们是彪悍的,这也证明了藩王有不臣之心,可就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难道是朱宸濠?没人知道。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魔王的复苏魔王的复苏幻梦思灵|短篇在这个充满奇幻的世界内,一位少年正在经历一段神奇的经历,封印主?魔王?最强?到底是什么,让这位少年被赋予这么多重身份?
  • 厌儿脑子里每天都在想什么厌儿脑子里每天都在想什么喵洛厌厌|短篇别问,问就是瞎写,还有就是欢迎来找我玩。
  • 红门里的戏子红门里的戏子安夏米苏|短篇女性世界的压迫,到底该如何醒悟,大红门里的太太们又是怎么样过着那一天无聊的生活。
  • 一缕孤阳一缕孤阳萧雅的猫|短篇本书写的是作者个人亲身经历,大家当做小故事看看几好
  • 香水味信息素香水味信息素茴沉|短篇慕尚从新西兰留学归来,便与安城的段寒相互看不顺眼。 有次展开一段感情。
  • 人间百分之一的可能人间百分之一的可能陈念岚|短篇关于我所想人世间最艰难的事,就是所有痛苦终有归宿,人要么活着要么死去,当你开始在一段刻骨的悲伤发生时就明白你总会走出这悲伤,当你在为一人流泪时就明白你总会把她忘记,我们仍然能感受到喜怒哀乐的存在,却又被迫接受了无妄的现实。
  • 时间总会证明一切时间总会证明一切85号香菜|短篇这里有我的心灵鸡汤,有我的世界观,有我的青春
  • 二十年,我是谁二十年,我是谁铁板烤冷面|短篇二十年,沧桑一瞬间。二十年,韶华倾负;二十年,命理沉沦。二十年的沉沦,换不回青春年华。二十载的迷惘,留不住岁月沧桑。二十年付诸东流,错在谁?二十年悄然滑去,谁之过?
  • 傅少离婚吧傅少离婚吧亓绪|短篇他把她按在墙上,咬牙切齿的质问:“你真是耐不住寂寞吗?” 她冷笑“她比你小十岁,你怎么下得去口?” “我们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我是男人!” “所以你就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我就必须恪守妇道?傅砚安,我为你守了两年,也可以了吧?你不能仗着我爱你,就可以胡作非为,就可以让我无尽的等待,就以这种方式来凌迟我,傅砚安,做人不能这么没有良心。” 后来傅砚安找到那个19岁的男孩,问夏知在哪里。 男孩说:“她想看看沿途的风景,看够了,她也就回家了。” 他苦苦哀求男孩把她还给他,男孩笑着问:“她是你弄丢的,我拿什么还?”
  • 此时阳光正好此时阳光正好陈俊屹|短篇一句话,一个动作,或是一个微笑,都会对你的内心荡起一片涟漪。在你酣睡的午后中醒来,没人陪伴的日子中,唯有的是独自生活,独自成长。恩,对啊,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要努力的笑着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