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章 35,大结局(上卷完)

“哦呵呵,小漫真是好久不见了,真是女大十八变,更漂亮了,这样,言华你带小漫出去玩玩,叔叔还要写结案报告,就不陪你们了。”

杨华中说完这话就拿着桌子上一堆资料,大步离开。

火急火燎的样子像是怕自己再不走,佘漫就要在他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么困难的事还是交给他外甥处理吧。

顾言华不想让杨华中为难,等他走后,就面无表情地看着佘漫,心想不如就趁这个机会把话说明白。

“佘漫,我已经说过很多次,我不会爱上你,更不会跟你结婚。婚约是他们长辈定下的,我希望你跟你爸去说解除我们之间的关系。”

以前这事他多次争取无果后就想着拖一天是一天,但现在他有了喜欢的人,再这样,就是对两人的不尊重。

“不可能!!”

佘漫大声拒绝他,眼眶泛起红晕,手上的小包被她紧紧地捏着,咬了咬牙,语气狠绝,“哼!你父母舍不得我父亲对他们的帮助,你以为他们会同意吗,我绝对不会解除婚约,你就死了跟那个女人在一起的心,除非我死!!”

事到如今,她也不想伪装了。

她实在太爱顾言华,哪怕只是跟他结婚,只得到他的人,也好。

“不可理喻。”顾言华气得胃疼,看着接近疯魔的佘漫,直接摔门离开。

父母那边他会想方设法让他们同意,如果他们真的以卖儿子求荣,他也宁愿死。

顾言华眼底闪过一抹坚定。

早早离开警局的乔依坐在车站的冷板凳上,思绪飘远。

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佘漫。

这个女孩,有个美好幸福的家庭,她可以毫不保留地把情绪宣泄出来,因为她有个‘好父亲’。

乔依自嘲一笑,只是开始。

他们两家人对她一家的伤害,她要全数奉还,哪怕下辈子永无光明之日。

“诶,听说了吗,那家花店的女生自杀了。”

“这么大的事谁不知道,听说那里现在围满人。”

“怎么年纪轻轻就想不开呢?”

两个女人走到车站等车,小声议论着‘花店女生自杀’的事情。

乔依轻皱了下眉,这几个字在她心里并不舒服。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是哪一家花店?”

乔依起身,一脸歉意地打断了她们。

“你还不知道?就是离这里几站远的浮生花店。我还去买过花,店主看上去挺乐观的,怎么就突然想不开。”

她在回答的同时,乔依刷的一下脸色苍白,瞳孔震惊,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痛苦从心口蔓延。

拦了一辆出租车,她祈祷是自己听错了。

到了目的地,她给钱的手却是在不停地颤抖。

花店前面确实围了不少人,有警察在疏散人群,但也只是让他们离得远了些。

乔依的每一步都是那么艰难。

她走过去,尸体已经被盖上了白布。

穿过人群,有人拦住她。

“美女,这边不好进去。”

乔依眼神没有焦点地看了他一眼,再转回尸体上。

突兀地笑起来,只是眼泪先一步从眼眶中掉落。

“这不是她,怎么可能呢,她怎么会自杀。”

“你和死者什么关系?”

许亚浮尸体被抬上车,分散人群的警员听到她的话便询问她。

据他们了解,这个花店店长是个孤儿,平时并没有什么特别往来的人。

乔依没有回答他的话,转头看向花店,里面的花全都枯萎了,凋零在地上,似乎也在为它们的主人哭泣。

见她一直沉默不语,警员也不再相逼,越过她离开了。

这个案子如果没有人跳出来,就医自杀结案。

是她错了吗?

所以老天要把她身边人一个又一个带走,为什么!!

“我要见杨队长。”乔依闭了闭眼,再睁开时意外的冷静。

警员听了她的话,惊讶她居然认识重案组的杨队。

“这件事并不在他管辖范围。”

“我要见他。”乔依垂目,重复了句,有一种听不见任何人话的执念。

警员把这事告诉了上级,上级先见了乔依,期间她却依旧沉默。

没办法,就把刚从一个案子结束的杨华中拖了过来。

在看到是乔依惊讶的同时又有些无奈。

这丫头怎么又和命案有关。

其他人出去监听他们。

“乔依,现在你可是局里的红人了。你说许亚浮不是自杀,说说你的理由。”他不清楚为什么乔依指名道姓要找他,绝对不是因为他们认识。

安静几秒,乔依认真地问他,“我可以相信你吗?”

“嗯?你当然可以。”

与之前乔依给他的感觉不同,此时的乔依像是个刺猬,用锋利保护着自己,脆弱又无助。

“许亚浮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是个很乐观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自杀。前两天我还见过她,她也没有反常的地方。”

“但根据我们调查到的,她本身就得了绝症,在你面前的乐观或许只是伪装。”杨华中反驳她。

乔依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恍惚间,回到十年前,无数的白炽光照着她,逼迫她承认一件根本不存在的事情。

那个时候,她只有十八岁,她把所有信任给了他们,得到的却是父亲锒铛入狱。

呵呵。

“得了绝症的人应该会更珍惜剩下的日子才对,杨队长,我不是胡搅蛮缠,我只是希望您能还我朋友一个真相。”

乔依淡漠地勾起唇角,似乎一瞬间又变回他所熟悉的乔依。

思索了番,杨华中点点头,“我们会让人去查一下,有什么消息会告诉你。”

“我可以去看看她吗?”

*

乔依被带到停尸间,她小心翼翼地掀开白布,看到的赫然是许亚浮白灰的脸。

小浮,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离开之后,乔依去了花店。

却看到顾言华也在这里,看到她时并不意外。

他已经听舅舅说过了。

“你该不是死神附体吧,怎么认识的人不是凶手就是死者?”他开玩笑般地说了句。

乔依没有理会他,刚准备进花店看看,却听到有人叫了声顾言华,

“言华?这么巧!”

乔依转头看去,四目相对,两人皆是愣住。

“你是……乔姐姐?”钟子锋愣神,像是很惊讶乔依的出现。

乔依点点头,“子锋。”

顾言华闻出他们之间的猫腻,心里头总有什么事呼之欲出,却又想不起来。

“你们……”

话还没说完,钟子峰就扑上来,一把抱住乔依,“太好了!我好想你。”

那思念热切深情的语气,顾言华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碎了。

难道子锋对她……

上卷完。

本书已完结。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迷家卜卦图之逆天改命迷家卜卦图之逆天改命半袋子不换|悬疑从我懂事起,父母就告诉我是七月五日凌晨两点出生的,生下来就笑,止都止不住。
  • 鬼夫养成记鬼夫养成记猫妖|悬疑不爱钱财忠于银子的诸葛草,在几大箱银子的诱惑下,接下多金雇主夏炎君的任务。夜探险地,驱鬼降怪,失败而归,屡战屡败,被恶鬼惦记不说,还被多金雇主夏炎君骚扰。“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诸葛草多次强调。夏炎君一笑而过,继续狗皮膏药似的粘着。一次次险境逃生,她逐渐沦陷在他的温柔盅惑中。“你是我的药。”夏炎君在她耳畔低语。“什么药?”诸葛草反问。邪魅一笑,夏炎君步步深探而下:“移动的情药。”
  • 锻紫锻紫九紫蔷薇|悬疑末日无限流,半女配文。--------------------------------------“紫气东来,瑶池西望,翩翩青鸟庭前降。”紫即为祥瑞亦是权威、声望、精神在重重迷雾中,她是否能拨开重重迷雾,一步一步登上巅峰,窥得幕后真相?“百锻为字,千炼成句”锻紫,谱诗篇。
  • 局中罪局中罪醉卧美人膝|悬疑因哥哥的案件牵扯进一桩扑所迷离的凶杀,陈放扛着压力紧追不舍,一路隐藏对哥哥不利的证据,却不想陷入更深的阴谋之中,而一切罪恶的源头,都来自那份诡谲的惊魂档案……
  • 我的鬼婚老公我的鬼婚老公懒癌患者|悬疑我是一个女大学生,养父是一名道士。在我刚刚入大学时便遭到了俊美男鬼温奚怀的纠缠,但之后纠缠我的却不止他。可温奚怀似乎又与别的鬼不同,他一次次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一次次让我陷入他的温柔陷阱……
  • 末世的异能者末世的异能者九十九夜风雪|悬疑在经历一场病毒之后,h市已然变成一座死城。主人公艾克凭借觉醒的异能以及偶然认识的伙伴在这座城市发生的故事
  • 迷家卜卦图之逆天改命迷家卜卦图之逆天改命半袋子不换|悬疑从我懂事起,父母就告诉我是七月五日凌晨两点出生的,生下来就笑,止都止不住。
  • 神勿语神勿语莫瑞斯|悬疑十七岁叛逆顽皮的高中女生莱莉,流淌着神之一族的血液,却闯出了让整个家族乃至人间震动的行为。
  • 佛洛依德的梦佛洛依德的梦梁小璆|悬疑由一系列与噩梦有关的故事组成,他们之间没有联系,却又如此靠近,因为有着相似的经历。也许我们犯下的错,不会被人所知,但灵魂却洞悉这一切,折磨即将降临。
  • 重生后我连上了大佬的脑电波重生后我连上了大佬的脑电波如是弥途|悬疑本以为重生后收获事业友情已是万幸的张芸芸,不料自己还能够得到高冷神秘大佬的独宠! 误会面前,她以为自己对他而言只是芸芸众生罢了,不料真相却是众生唯芸芸。 由一串石珠子揭开一段隐藏千年的往事,世界究竟有多少未知? 神秘的k,高冷的大佬,青海湖底的奥秘,一切究竟又有着怎样的联系? 生活疑云笼罩,那她就勇敢踏上征途探个明白。 亚特兰蒂斯,只存在于传说的卡拉帕城,销声匿迹的文明古国…… 一切究竟是文明的骗局还是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