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决定——紫玉山庄

次日晨秘境内的阳光早就高高挂起了,一片碧蓝映在天空之上,太阳的光撒在草原和树上,翠绿色与天蓝色交相辉映,这应该就是今天最美的景色吧!

小静儿早早地在朱古玉的树洞屋外等着了,朱古玉一出来就看着她带有一丝严肃问到:“你想好了,这紫玉山庄有来无回。”

想好了姐夫,我要去,我要给家族减轻负担,给家族留下很多的东西,这紫玉山庄可以让我们狐族在这大禹大世界站住脚跟,这些后辈也可以多庇佑。

嗯!

那就去吧!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混元仙神道混元仙神道血色隆冬|仙侠宇宙中心之处,混元大世界此世界内有仙,神,道,妖,魔,鬼,魂七大种族,七大种族将混元大世界划分为七域其中仙,神,道三族为分裂的人族!修仙者;寿元天地朽而仙不朽,但仙者力不足,无法保护自身之命,此乃虚假之长生!修神者,其力无穷,但却没有供其挥霍之寿元!修道者;寿元与天同寿,力不弱于神,但修道之艰难,使得人对此望而却步……
  • 太虚问仙传太虚问仙传七匹龙|仙侠世间伟大之最莫过于生命,无边无际之宇宙究竟孕有多少文明? 黑洞于此中扮演着另类的角色,是时空曲率大到光都无法从其事件视界逃脱的天体。 254万光年外,仙女座星系中心的“黑暗心脏”存在何种意义? 横跨星系来到星空彼岸,是穿越还是轮回的召唤……
  • 異世之路異世之路笔名落日|仙侠你很狂,狂到二十岁就可成仙,这让你更为的自负,决心要成为最强的人,不,是更强的人!可总有羁绊出现,总有些波折。你是否能扔掉这些羁绊,无谓这些挫折,走出一条无人能走通的路?答案是一定的,因为你是一个男人!当然,这个男人也需要情和爱,因为你不是冷血动物……
  • 君上为尊君上为尊莘祺|仙侠云舞自小寄养在别人家,十六年来从不允许跨出家门半步。 因缘巧合的一场宴会,终于如愿以偿。 可惜外面的世界危机四伏,她居然是第一世家的必杀对象! 谁能想到原因是她上辈子拐跑了人家家主,所以今生的云舞面对那个男人的疯狂宠爱,当然决定再次带他脱离苦海。 反正他天塌下来有他顶着。 云舞想的很美好,不过造化弄人。 青云国内,她又又又被仇家找上门,好在她已经抱紧了男主大腿,为了她甚至不惜分裂家族。 感动的云舞和男主携手寻找前世,她也在冥界回忆起了过往的点点滴滴。 只是二人能否一心?同去同归? …… 事情还得从两千年前说起。 她不该遇上那个最该遇上的人。 然而前世的因已经种下,今生的她又能如何。她的一生注定是荒唐的,她只是一个拥有他全部爱的棋子。 直到最后才惊觉,所谓的真相只是掩盖给她看的假象罢了。
  • 九色元婴九色元婴骑着蜗牛去旅行|仙侠极寒之地,冰棺现世,被封万年的青年从中苏醒。不记得自己是谁,也没有其他记忆,只记得一部修真功法——九色元婴!谁将自己封印?谁是敌人,谁又是朋友?在这炼体玄修的大陆上,为何自己却修炼了一部修真功法?一人一剑,他为了找回记忆,开始横扫大陆……
  • 师父有病师父有病傅子月|仙侠世人都说苏子月花光前一世的运气,今生才遇到这么好的师父。 某人:“苏上仙,既然你师父对你这么好,请问你知道你师父有多重吗?” 苏子月想也没想的道:“110斤!” “那假如有人以10万人民币一斤的价格买你师父,也就是说给你1100万你愿意卖吗?” 苏子月:“当然不愿意啦!” (某师父一脸欣慰的表情) “为什么不卖?” 苏子月:“等我把他养到300斤再卖!”
  • 宠徒无下限:师父洗白白宠徒无下限:师父洗白白小湿娘|仙侠笠云上仙最头疼的就是他家的宝贝徒弟。君小冉:“师父师父,我一定要好好修行,一定不会抛弃你!”笠云:“哦?小冉居然懂得报答为师的培育之恩了吗?为师好欣慰啊!”君小冉;“不是啊师父,天帝叔叔说了要关爱残疾人士!”笠云满脸黑线道:“谁说本仙君有残疾了?”君小冉一脸为难,低下头咬着唇嘀咕道:“染公主都说了师父脑残......”笠云险些一口气上不来,嘴角抽搐,咬牙切齿憋出了一句“妈的智障”后便把君小冉扔出了九重天宫。
  • 玉面煞神玉面煞神西域神公|仙侠一个异域穿梭而来的蛋带着他去了一个陌生的世界,无意中惹下了天下四大仙派之一的天月仙府。他要在这里生存,他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希望有一天他还能回去,那里有他的亲人……
  • 绝世神器之弦月刀绝世神器之弦月刀西门可情|仙侠刀,古老兵器之一。初成,形陋而不美,却是最为实用,经世代演变,天地灵气所聚,人类智慧雕琢,形已千变。但不管它成为什么样子,终是利器,虽也可以用来干很多事情,但在大多时候,它却是用来杀人的,带有一种令人敬畏的魔性。在这里,我只讲述一把形如弦月的刀,一段令人难忘的故事……
  • 师父如花隔云阙师父如花隔云阙公子荀彧|仙侠他微狭着一双桃花眸,唇角擒着一抹笑意,一步一步朝我逼近,终于我退掉了墙角。 他扬起一只手撑在我身后的墙上,另一只手执了一把折扇,抵在我的下巴上。 微微颔首,妖孽的面容离我越来越近,调皮的发丝甚至拂到了我的脸庞上,我对上他的眸子。 他舔了舔唇。 “倾凰殿下,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乖乖跟我回府,第二,我强迫你回府。”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三个字被堵在唇里。 吻得霸道却又带着几分生涩,我愣了愣神,这该不会是他第一次吻女孩子吧? 良久,他才放开我,凝视着我的眸子,微微启齿。 “不,你没有别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