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6章 选吧,当太监还是宫女

“小眼哥,你别说了。我问你个事。”

“你问你问。”

“你觉得我有没有可能现在逃出皇宫?”

小眼睛猛扑过去捂住江寒权的嘴巴,惊恐的望着周围,然后死盯着江寒权,压着嗓子用阴森恐怖的嗓音警告江寒权,“兄弟啊,逃兵可是株连九族的死罪。这种话哪能乱说。”

江寒权眨巴眨巴小眼睛然后点点头,使劲儿扒拉着捂住自己口鼻的大手,被松开后大口的喘着粗气,“咳咳、你这是谋杀啊小眼哥,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皇宫戒备森严,我还能凭空消失?难不成从宫墙上飞出去啊?”

我还真能,江寒权有些骄傲的的暗想,不过还是要谦虚一点啦。

“哎呀,我就是开玩笑的,”江寒权放松身体靠在炕边,扯了扯皱成一团的被子,“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说不定公主就是一时兴起,明日就把我忘记了。”

“你净胡诌,唉,要是你真的......真的有什么事情可怎么办啊,俺怎么对得住你。”

小眼睛情绪有些低落,弓着背埋低了头,刚才施虐的双手现在无力的垂着,“弓箭是我掉的,是你替我担了,原本该去的是俺啊。”

“哎呀真的没事,哪有那么容易出事,小眼哥你千万别有负担,说不定我去了之后讨得公主欢心,还能够升官加爵,前途无量,到时候你可别说是我抢了你机会啊。”

听江寒权这么一番调侃,小眼睛虽然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但是心情也确实没那么沉重了。也许小庞说得对,说不定公主只是一时兴起而已,睡过一觉之后压根就忘记这事也不是不可能.....吧。

小眼睛忧心忡忡地揣测的公主殿下正在宫里面陪着墨禾治和乘济峰刚用完午膳,其乐融融的欣赏歌舞,心里面哪里还能想起来刚才射箭输了的江寒权。

“乘哥哥好久都没来宫里面了,谷儿好想你。”

乘济峰闻言轻笑,又小酌了一杯,“谷儿公主是想我还是想宫外的稀奇玩意儿呢?”

“哪有哪有,”被揭穿的墨谷儿尴尬的捏起一颗葡萄往嘴里送,旁边的侍女立刻伸手接住她吐出来的葡萄籽。

墨禾治无奈的摇摇头,每次带着乘济峰来,墨谷儿都要缠着他问好多宫外的事情,乘济峰又宠她,每次都带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来,哄得她开心。

“要是我也能出宫就好了,”墨谷儿边说边看着墨禾治的眼色,见他没什么反应就继续连声哀叹,“唉——宫外这么多好玩的,我一次都没有出去过,唉——”

墨禾治再清楚不过墨谷儿打的什么心思,宫里小霸王玩腻了,总想往宫外跑,当然这也是断断不行的。

“你看你,总拿些好玩的东西来逗她,现在谷儿总以为宫外就到处都好了,”墨禾治也不接墨谷儿的腔,只是假意责怪乘济峰。

“倒是我做错了,谷儿公主因为从未出宫,所以才觉得宫外稀奇,可若是出了宫,就一定会念起皇宫的好,宫外凶险且平庸,不能与皇宫相提并论。”

墨谷儿撅起嘴巴,眸子微暗,闷闷不乐的小声喃喃:“皇宫又没人陪我玩,皇兄又忙,乘哥哥一年也不来几回......这才叫无聊......”

墨谷儿说的也是事实,宫中没有与她同龄的姐妹,旁人又碍于她的身份总是捧着她,生怕哪里得罪了自己。墨王朝国富兵强,也根本不用担心被迫和亲,她又不是皇子,只懂礼仪制度略通诗书就可,旁的也不用多学。

一天到头,就是在皇宫里面呆着,皇宫再大,也是个囚笼。

“行了,我以后会多来宫里面陪你,只是出宫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墨谷儿见皇兄的脸色稍带不悦,也只敢心里郁闷着,不敢再提。

“今日在训练营见谷儿公主玩的还算开心,有什么新鲜事也和乘哥哥分享分享。”

提起这个墨谷儿就提起兴致来了,瞬间就开心起来,把今天在训练营的比箭术的经过全部都说了一遍,乘济峰听的也很认真,时不时的笑几声跟着附和。

“还是多亏了皇兄送来的步儿呢,步儿好厉害,五箭连中,都是红心,赢得好不威风!上来的那个侍卫好像是叫什么庞什么,都吓懵了,拉弓的时候手哆哆嗦嗦的,只中了一环。”

墨禾治放下酒杯的手顿了顿,嘴角勾起,“步儿本就是送来保护你的,不厉害怎么能行。不过如今宫中的侍卫身手竟这么差了吗?是该好好整顿一番。”

“不是的皇兄,”墨谷儿摇摇头,“他们是新来的,还没有训练。你可不要处置他们,我感觉还是新来的他们有趣。平时皇宫冷冰冰板着脸的侍卫们无聊死了。 ”

“看来每届新来的侍卫们都要肩负陪谷儿公主玩耍的任务啊。”

墨谷儿俏脸一红,“我哪有,我也是......也是去观摩训练而已。”

“玩闹归玩闹,谷儿要学会保护自己,训练场上刀剑无眼的,万一伤了自己可怎么好,”墨禾治很正经的看着墨谷儿的眼睛说,“你是公主,应该有公主的样子。”

墨谷儿一听皇兄这么说就不开心了,呆坐着用筷子使劲儿戳桌子上的菜,溅出来的汤汁撒到盘子周围,闷闷的自己生气。

她哪里没有公主的样子了,整个墨王朝就她一个公主,她什么样子,公主就该是什么样子。

皇兄对自己好是好,可是每回都要教训自己几句,就好像她天天不务正业到处玩儿似的。

"好啦,他们应该有分寸,会照顾好公主的。要是你不放心,再吩咐下去就行,"乘济峰一个眼神递上去,步儿上去替公主收拾刚才溅出来的汤汁,然后拿食物撒气的墨谷儿,“你皇兄也是关心你,谷儿公主不要生他的气,你皇兄在宫外的时候可是天天念着你,把你放在心尖儿上宠着呢。”

乘济峰给了台阶,墨禾治就顺势下了,安慰了墨谷儿几句,小孩子嘛毕竟好哄,听到皇兄答应下次早些来看她就把刚才他批评的话抛诸脑后了,满心欢喜的吵着说要给自己带宫外的鲜花饼。

“听谷儿这么说,御膳房的奴才们恐怕欲哭无泪,山珍海味不得你的胃口,居然想着吃民间普通的鲜花饼,罢了罢了,皇兄一会儿就差人买来送到宫里。”

“还是皇兄对我最好了!”墨谷儿摇着小脑袋笑着回答。

“谷儿公主这样说,那我可就要伤心了,”乘济峰依旧是笑着看墨谷儿,“可惜了,早早让人带过来的风筝,还是谷儿公主最爱的兔儿形状,是宫外很时兴的。”

“兔儿风筝!谢谢乘哥哥,我念了好久的。今天恰巧适合放风筝的天气,一会儿我就去。”

“时间不早了,皇兄还有事就不多留了,让步儿跟着你去,小心点。”

墨禾治起身,嘱咐了几句之后跟着乘济峰一起离开了。

“反正下午也是玩,那就把那个小侍卫喊过来吧,”墨谷儿让一个宫女去找江寒权,脸上一抹神秘微笑,喊住了刚抬腿要去的宫女,“等等,你这样......”

那宫女快步出去,问了领班的侍卫之后得知江寒权在屋内休息,很快就找到了院内,敲了敲门后 进去。

小眼睛还以为是哪个侍卫,没想到进来一个小宫女,还是个熟悉面孔,正是公主身边的一位。

他忙推推床上躺着的江寒权,把他喊醒。

“公主有令,请庞侍卫现在随我去一趟。”

“不是明天早上再去吗?怎么现在就让你去啊。”小眼睛心里慌张,完蛋了完蛋了,不会是公主想做些什么吧。

江寒权倒是不担心,揉了揉眼,起身就要出门走,被那宫女拦了下来。

这时候两个人才发现宫女手中端着两套衣服,“公主说了,侍卫进内宫不方便,请庞侍卫换个身份,先择一套衣服换上,然后再跟着我走。”

小眼睛掂起来一套,面如菜色,半天才缓过来扭动着脖子,颤颤巍巍地对江寒权说:“太......太、太监服......”

“这里还有一套,庞侍卫可以选择任意一套换上,公主还在等着,请庞侍卫尽快。”

江寒权拿起另外一套,掉在地上一个长白布条,他正纳闷,手中的衣服就被小眼睛夺过去,沉默了一会儿,“宫女服。”

那掉在地上的是?

“裹、裹胸!?”

这还有什么可想的吗?江寒权拽住小眼睛手里面的太监服装,却死活拽不过来。

小眼睛捏的死死的,硬是不松开,然后笑眯眯的对那宫女说,“姑娘先到外面稍等,他换完了就出去。”

等到宫女出去,小眼睛赶紧去关紧了门,跑到江寒权身边,“小庞不可啊,你没听那个宫女说让你选择一套衣服,换一个身份,你要是穿这个太监服,被、被、被那个了怎么办?”

“小眼哥你想多了吧,就是个衣服而已,公主怎么可能真的就...就那个我......”

"刘卜。"小眼睛只吐出两个字。

江寒权沉默了,默默弯下了腰,拾起落在地上的白布条。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跨越时空的悲歌跨越时空的悲歌望出琅琊|古言不是每件事都有好结果,不是每份感情都有好结局。 他,身份高贵,手握大权,却始终叩不开心爱之人的心扉;她,穿越而来,只欲求一份真情,却孤独而卑微。 天下动荡,两人相爱相杀,谱出了一曲恩怨纠缠的旷世情缘!
  • 宠心如箭宠心如箭倚栏听风絮|古言在年少时,遇到了那个最深爱的人,却是用尽全力也不敢靠近。即使低到尘埃,却还是不想放弃。 时光太久了,久到她都忘了最初的悸动。 活了两世,她却还是那个读不懂他心事的天真少女。
  • 纨绔世子的特工妃纨绔世子的特工妃晨曦梅雪|古言她是现代的死神特工却因为一场车祸灵魂穿越来到异世。先有庶姐庶妹先后来找麻烦,后有皇子来退婚。冰月表示,这些小角色她根本不想理,因为这些小把戏实在是太幼稚。可是老天,你是不是故意跟我作对呀,为什么派那么腹黑,纨绔又高冷的男人来到我身边这简直就是虐待我呀,我哪惹到你了。两个月以后,他们就要结婚了,大家都急忙的在筹备婚礼,可是一个不速之客回来了,回来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要抢走这个男人……凌逸得知她死去的消息后,很愤怒,但也因此得到了一个能到古代的机会,一个月以后带着她的妹妹来到古代,却看到她被人背叛,那伤心欲绝的表情,让凌逸无比心痛。他决定要替她报仇……四年后,四人回来了。她们会怎样报复……
  • 傲娇小师姐:拐个腹黑当相公傲娇小师姐:拐个腹黑当相公薄乔|古言“师兄,如果有来世,那我一定要做你的大师姐,你当我的小师弟??”某女一脸真诚的对着身后的某男说道。某男闻言:“??”片段一:“小师弟,叫一声大师姐来听听?”某女把耳朵凑了过去。某男闻言:“……”片段二:“小师弟,过来,给师姐笑一个。”某女一副大灰狼引诱小白兔的模样。某男闻言:“……”片段三:“小师弟,你为什么总是绷着脸,会导致脸部僵硬的。”某女说得头头是道。某男闻言:“……”自此以后,某男总会听到某女喊着越来越顺口的“小师弟”。终于有一天,某男化身一只腹黑狼,“小师弟,叫得挺上口,恩?”某女看着不断靠近的某男,擦了擦了汗,“那啥,小师弟你要干什么?”某男没有理会,一步一步一靠近某女……
  • 晓妆,初过晓妆,初过HARUKA|古言她本是A市历史学院的专修学生,可没想到一觉醒来竟置身于南唐末期…霸道王爷和温柔皇上,她究竟该选择哪一个??
  • 南影梦南影梦南城柒鸢|古言我只是一个影子,影子奢求什么爱情 但是我还是想……
  • 寒王的爱寒王的爱眼里的刺|古言你是本王的人生是死也是,要不要这么霸道某人抗议到可是抗议的结果却是被吃干嘛净!
  • 垂泪对宫娥垂泪对宫娥有时很懒|古言现代女穿越到古代,你说她是书中的主角,但是在她的故事里她是别人的配角。 人生总是一路走来,陪伴在侧的寥寥无几。你可以说他用情不专,那么你问自己你可以用你的生命去换一个人的生命吗?如果你不可以,那就应该明白没有天荒地老的爱情,有的只是携手相伴的同路人。 爱情不是生命的全部,但是确实是生命中最美,最璀璨,最纯真的情感,即使昙花一现,你可以珍惜也可以放弃,只需追随心的号召,但是当一切趋于平静,消逝时,不要留恋,不要伤心,彷徨,向前走,你就走出了一条属于你的路而且在这条路上你会看到不同的风景,献给所有可爱的,美丽的,憧憬爱情的中国女孩。
  • 凤鸣九天女帝归来凤鸣九天女帝归来榾枯|古言“我为你保住这万年江山,你却用我心头血做药引。我定要你这负心汉和那个贱人血债血尝!"一抹纤弱的白影在暗屋中呐喊。曾经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吾玄,既然曾经你能狠下心来将我剜心,那如今我就让你尝尝失去最心爱的东西的滋味!一抹红色华服的女子妖媚的看着地上的男子,眼中说不出的玩味!。
  • 云与君相知相守云与君相知相守顾修灵|古言一朝穿越重生,阴差阳错间与他产生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变得更强大,她守护着他的一方水土,两人的感情经历了许多坎坷最后才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