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先锋队队长宋阳提前发问,“怎么将军还没过来?”

其他的五个人也都把目光投向了前面的何山,“将军在哪?”

城外是强敌扑袭而来,他们几个人的意见也都不一样,有人说上去跟他们干也有人说不能打,何山也只好都跟人坦白清楚了。

“昨晚有刺客夜袭将军,现在将军受伤昏迷,如今还没有醒来,不过你们不要担心,将军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昨天晚上居然会有刺客刺杀将军?将军昏迷不醒该怎么办才好啊?”一对队长张长青思考了一会儿。

“不会有生命危险怎么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三队队长何越问了一句,眼睛忍不住看向了上头的大哥何山。二队的白天宇和四队的胡子涵还有先锋队的宋阳都忍不住用巡视的眼光看向了何山。

“神医说将军有些操劳过度了,营养也不足。我再去看看将军,你们等着别乱。”何山转头便向外走去。

“我们都一起也去看看吧!”就这么的,李平阳的六大首将一起往李平阳的房间赶了过去。

李平阳从昨天夜里白芷给她包扎换了药之后,还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之中不曾醒过来。若不是她的呼吸正常,脉象平稳,白芷也要有些许担心了。但是之后一想,才知道她这是太过于操劳了!不再关心外头的俗世,就这么的安安稳稳的歇息一会儿,也是在好不过的事情了。

事实上,李平阳也确实是太过于劳累了,一直就这么睡在床上,好像是要把这些时间里面失去的睡眠都给补回来一般。

在军队里的六大首将在看到那安稳的躺在床上深睡的人影的时候,却一个个的又独自的离开了。

“将军现在昏迷不醒,我们还是不要太轻举妄动了吧!现在出去迎战不是好的事情。”二队的白天宇忍不住提议道。

“大伙儿都已经知晓将军是受伤昏迷了,再不趁机出战的话士气更加低落,到时候只能等到将军醒来了,否则就不会有更好的方法了。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出战,即便是将军不领导我们,我们也是可以打败他们的。”一队的张长青说出了他自己的想法。

“我和一队长的建议是一致的。我可以亲自领兵前去,你们觉得如何?”何山的目光向其他五个人看了过去,等着他们的想法。

“我觉得可以,我与你一同前去。”何越完全相信大哥。

“我们就都一起吧。”余下的几个人也不好再做反驳,因为如今确实是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将军不在的时候,何山就是可以带领他们的人。

就如此,何山便领着先锋队一队二队四队的人出城去应敌了,而三队的人留在城中防守。

由于昨天的黑巾护卫重伤了李平阳,成王这边的士气已然高涨,个个虎视眈眈的盯着李平阳的军队。

成王昨儿个让自己的护卫与李平阳有了一次单独作战的机会,也不过是为了试一试玉门城的底子。现在什么都知道了,今天就直接带领了众将士强打了过来。

成王是先帝最小的儿子,赵寅登基之后为了显示皇恩浩荡便不得不将他放回封地成州。成王回来成州之后,最先着确实是比较听话的,但是由于后面觉得自己的封地太过于贫穷,所上交的财物完全不够他挥霍玩乐。他的雄心才慢慢开始变得大壮大了起来。

他也是先帝的亲生儿子,怎么和他一样都是庶出的哥哥可以当皇帝,他却只能在一个自己都养不活的地方做一个闲散的王爷。成王完完全全不想安于现状,逐渐扩大了自己的翅膀并笼络了一些武林高手。此次为了显示他自己的厉害之处,把自己所有的兵力都给领了出来。而现在有了这些高手的参与,成王手中的实力是大大增加,何山再怎么的厉害也不过只是个知道在战场上潇洒的人,个人的武功却不是很出彩,在这种情况之下,何山完完全全的处于劣势状态之下!

一个时辰不到,何山见着自己身边的手下多数都是受伤的状况了,还有些人更加是重伤不止,百般无奈的情况之下,他只好让大部队先撤退回城去。

沉柯昨天歇息的不错,本来就是体质不错的,在吃了药之后就恢复的很快了。他前去看望李平阳的路上,却听见了何山出战败退的情况。

缓缓的将木门推开来,沉柯看见那躺在床上的人,想到了他患病之时李平阳的贴身关顾,缓缓的沉思了起来。

她肯定是太过于劳累,而且加上受了重伤,她身上背负东西实在是太重了,要不然怎么可能是一直不苏醒过来呢?只会是太过于劳累了,再也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才会变成这样而乖乖的睡在这里歇息吧?

李平阳此时睡着是如此的安静,那样的温和,却不晓得此刻沉柯心中是万般思绪徐徐。

“你且好好歇息着吧,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余下的你只管交给我来办!”沉柯留下这句话之后,就大步出了门。一个小小的想法在他的心里面慢慢长大,只不过还是需要借助一些外力的驱使才好。

“白芷姑娘,你通晓易容这种医术的吧?”沉柯直接开口问着。

“没错,我的确略懂,怎么了?”白芷稍稍一愣,充满诧异的眼睛紧盯着沉柯。这个病人丝毫都不打算配合他,不仅身患瘟疫还四处乱走,难不成他不知道瘟疫这个病是十分危险的吗?

“敌人已经打过来了,我们伤亡实在是太厉害了。所以我想着易容成为李平阳的样貌,去将他们击败。”沉柯的眼中迸发楚出决绝的目光。

“不可以。你不知道你是病人吗?快回去歇着吧。”白芷是怎么说都不会让自己的病人随意到处跑的。

“要是我再不去的话,李平阳苏醒过来看见他出生入死的将士们都无辜死在战场之上,会这么想呢?”沉柯看见了白芷眼神之中转瞬即逝的犹豫,晓得应该在努力一把。

“要是我不去的话,那么这城里受伤甚至死亡的士兵会越来越多。你的病人会越来越多,你也救不了这么多的人,这却是你导致的。那你之后,还可以安心的吗?这会是你想要看见的场面吗?”沉柯知道医者救死扶伤,断然不会放弃这么多人的生命的,白芷这样理解的话,她可能更愿意同意他的方做法。

“这……死伤这么多的人我却是不希望看到的。但是,你的病情也才好了一大半,现在动手的话对你的身体来说根本就吃不消。”白芷不想看到死亡这么多的人,也不想让沉柯这个刚刚才好了一些的病人上战场去,心中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只可以选择一个,白芷姑娘,你只可以有一个选的。要是你的良心过的去的话,你可以不用给我易容。那我就这样去上战场,不过是战争场上会更加的激烈而已。”

“你是一定要去的吗?就不怕留下什么后患吗?”白芷还试图劝说着这个坚持前去的男人。这可不是小事情。

沉柯此时也知道白芷是有些松动了的,所以连忙继续劝说着。

“对,大丈夫当为国为民奉献血躯,我自己的后果我自己来承担,不需要神医烦心。”

白芷实在是抵挡不住沉柯百般的劝说,又想着那还在沉睡的李平阳,如果他的将士们死伤严重的话,平阳姐姐苏醒过来的时候一定会责怪他的吧?因为他还是可以帮助她的!

“好,到时候发生了什么你自己承担。”

白芷的医术高明,易容术却不是十分的上手,不过在穿上了厚重的战甲和军盔之后,这稍稍的缺陷也被掩盖住了。

一刻钟不到的时候,当沉柯身着了李平阳的战甲走了出来的时候,看见了镜子里头那张与李平阳有八分相像的五官之时,心中有泛起了一丝的恍惚之意。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摇起尘缘摇起尘缘芋儿昂|古言皇朝群妾野心勃勃,她言:本妃不死,尔等终究是妾!一言,便覆了天下! 亦有皇子,王爷瞧上她于苒颜,摄政王发话:敢勾搭准王妃,大不了…来一个废了一个! 百姓唏嘘:大夜皇朝,属陆烨于苒颜最配
  • 公主宫斗成长录公主宫斗成长录沉诺执守|古言讲述一个公主的成长故事!本文为执守的Q群的宫斗记录提供~有爱情,有虐心,有虐身,有感动,有母爱!这是一个纯宫斗小说,每章内容有些是接着上一章写的,有些不是,嗯就是这样啦~有皇上,有皇后,有妃子,有驸马,有男宠!【免费。】
  • 邪魅君主太妖孽邪魅君主太妖孽墨卿醉笑|古言上官若璃一醒来,成了女尊王朝的五皇女!权利,财富,美貌,美男什么都不缺! 她严重怀疑→_→天上不掉免费馅饼。 “免费不免费,你尝尝不就知道了。” “不用不用,我不喜欢吃霸王餐。” “没事,这是送上门的,不要钱。” “……”盯着眼前这邪魅妖娆的男人,秀色可餐,她已经饱了! 原本想着妖孽男人只是个艳冠京城的头牌,没想到他还是体弱多病的王爷,弑影阁阁主…… 貌似她摊上事了! “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本王底子都让你摸清楚了,你说你逃的掉吗?” “那你想怎么办!”面对这个危险致命的男人,她能屈能伸! “来人,把州郡大人的后院遣散了。” “是,那……三位公子怎么处理?” “丢出去。” “什么!?”这么不留情?上官若璃惊了。 “你有意见?”男人危险的眼眸带着浓浓的威胁。 “没……哪敢啊。” #男主可妖娆可病娇可冷冽# #女主颜控,可腹黑可霸气可娇气# #双洁1v1,作者更得慢哈,别急#
  • 拂梦录拂梦录木兮心雨|古言夜色越发的浓重,天上飘落着零零散散的雪花。寒风在这夜间呼呼地吹着,显得这夜如山林般寂静。没了嘈杂喧闹的声音,使这座繁盛的都域像是陷入沉睡中的狮子。 他一袭红衣,静静的立在雪中。望着眼前虚掩的大门。“为什么……”
  • 多情不是花心多情不是花心留海树|古言少年神医,飘逸俊俏,身边美女如云,情深意切,交心谈欢,却似乎永远不清楚自己的心意几许。他来历不明,气质高贵,医术高超,抱着救人医病的心,却无奈往往成为年轻女子的心病;他淡薄名利,低调高雅,由一名普通大夫晋升为宫廷御医,甚至当朝女王的男宠,一切一切都只因为他有一副绝世好皮囊,是悲是喜?众说不一。
  • 硝烟令硝烟令有桐·压星河|古言黎秋池的眼里温柔的要荡出水来,对上我深深浅浅的调笑也笑的眉眼星星。 我这一辈子,再算上上一辈子从没有被人珍爱过珍惜过,也从来一副铁石心肠不曾动情,方才知道,原来他眼里的才是柔情。 我原本来这里是想做那玛丽苏女主,天下所有男人都爱我宠我的那一种,却没想,没那好命,拿错了剧本做了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封建社会霸道总裁。 也罢,既然来了,那何不玩个痛快?小说文案都怎么写来着?哦,宠之入骨是吧,好!黎秋池,你这个落魄的皇子,本总裁宠定了! 在这冰冷猩红的宫城里,我倾尽一生辅佐你,你救赎我这一世。
  • 王爷你别太过分王爷你别太过分海星星星|古言高一女生偶然吃了一颗科学家父母研制的小药丸,穿越变成了权倾朝野的王爷的未婚妻。奈何两个人都对爱情没有概念,明明互相喜欢,却偏偏不给对方好脸色。清楚自己心意后的两个人简直甜到炸,高冷王爷成功变成了宠妻狂魔,情话张嘴就来......
  • 皇后娘娘要炸宫皇后娘娘要炸宫叶琪安|古言她是一位作家,一场意外让她穿越时空,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然后还遇见了他 他是未来的王,她不过就是丞相之女,因为先皇圣旨,她与他成了婚 大婚当日,新郎居然在房间内看少女歌舞,搁谁都知道这是做给别人看的 但身为天下未来皇后的她!也不是吃素的,这样她的颜面何存? 但偏偏遇见了他,就什么也改变了 ———— 不久,某人登基 可是每日都被踢出皇后娘娘门外,睡于书房 但还是天天往凤溪宫去,可每一次去都被拒之于外 这叫什么? 活该……,这句话还是她说的 还后宫佳丽三千人?!想多了,在这位皇上的身上是不可能有的事 但是“皇上,不好了!” “又怎么了?” “皇后娘娘要炸宫!” 某人的毛笔字气得都写歪了,但还是说“算了,炸了再建就好了”
  • 暮夕兰雪暮夕兰雪落.芬|古言醉人暮日夕阳残,雨雪落纷天地静,她,诞生于此。命运多舛,一次一次的改变,终究改变不了一颗炽热的心。遇见你,幻云苍月,繁华冷清,我们之间谁是谁生命中的过客,谁又是谁人生中的点缀?繁华殆尽,风雪依然,惟愿来世再见......
  • 步步惊心:皇后一世倾城步步惊心:皇后一世倾城柒年拾夏.|古言她,夏侯家千金,生于钟鼎之家。他,梁朝皇上,坐拥江山美人。在她十五岁生辰那日,等待她的不是超大排场的生辰宴,而是一道诛九族的圣旨。混乱中,一个黑衣人救下她,承诺为她复仇。进宫,争宠,夺位。一步为营,步步为营。且看凤凰归来,浴火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