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全军覆没

一队武士于林中穿梭,带队之人牵着一条狼狗,看它左闻闻右嗅嗅,突然停了脚步坐在原地,带队的武士拽了拽手中绳子,看狼狗如何都不动弹,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所有武士都立刻戒备起来,俯低身子紧盯周围。

半响,周围依旧没有动静,正是众人准备继续搜寻黄般老巢时,头顶突然落下一人,刷的一声,一圈武士齐齐倒地,颈间喷出的鲜血,将中心站立的黄般染红,不给其余人思考的机会,黄般再次抬手,一手抵挡武士,一手挥刀,一刀一个,武士们根本无力还击。

看着武士在眼前接连倒地,外围几个瞳孔地震,双腿颤抖不能往前,看银光眨眼来到身前,连逃的步子都未迈开,大瞪着眼眸瘫倒在地,狼狗聪明着,脖上绳子松了下来,立刻跑开,叫都未曾叫一声。

黄眸环视着周围,一把甩了刀上鲜血,悠然离开了此处。

蔡雯奚从床上坐起,此次入梦又是先在眼前闪过了一波记忆,她这次可以肯定了,今后未入梦时的记忆应是都会如此出现,可是给她省了不少麻烦,听外头武士训练的声音,透过窗缝向外看。

看师南与队中武士都在,看来山主这次派了其他队伍去搜捕黄般,回了床上躺下,想着师南让她好好养伤不必一同训练,如此好意怎能拒绝,可是给她时间盘算如何将他拽下来,自己站到山主身边,眼前慢慢模糊,眼皮总是往下掉,终于把眼珠子盖死,她在“梦”中睡了一觉。

再睁眼,屋内漆黑一片,蔡雯奚仔细辨别着头顶帷幔,确定自己还在梦中,坐起伸了个懒腰,将伤口扯痛,身子缩了缩,感叹自己在梦中睡了一觉,但想着从江北哪里听来的话,若是真的,这里便不再是梦了吧。

肚子咕噜一声,按她真的活在这个世上来算,她一天未吃东西了,可别将自己搞死了,套了衣裳去了饭堂,看屋里漆黑一片,不太抱希望,掀开饭缸的盖子往里瞧,微惊,这里头竟还剩半缸的米饭,再看一旁菜桶,也剩不少,虽不明白今儿个怎剩了这么多,但还是先拿了碗筷盛饭吃菜。

正吃着,对面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蔡雯奚抬眼来看是谁也饿了,没想到是江北,收了眼神,继续吃。

江北看蔡雯奚在此处,明显一愣,合上房门,慢步走来,一屁股坐在了蔡雯奚对面,蔡雯奚不理他,依旧吃自己的,将饭菜吃的一粒不剩,这才停下。

“你食欲竟还如此好,不知是没心没肺,还是冷面冷心。”

蔡雯奚冷冷看了江北一眼,那张脸整个在黑暗之中,她只能看个轮廓,起身将碗筷送去刷了,回身看江北还坐在那里,抱胸开口。

“我食欲好不好也要叫你管了,你若是闲,便训练去,坐这看我吃饭,我未闲烦已是十分宽容了。”

说完欲走,听江北声音冷酷。

“今日去追捕的武士皆被黄般杀死,众武士无一个不为他们哀悼的,见你此状,我自当管一管。”

蔡雯奚脚步顿住,脑中最先出现的不是惊讶,而是担心,担心山主与其他武士将他们被黄般杀死的事情埋怨到她身上,毕竟是她出的主意,但,她也向山主提议过隐蔽行事了,这应算他们的命数了吧。

“你说了我才得知此事,不知者无罪,再者,哀悼有何用,人死不能复生,倒不如将此化为力量,日后让黄般血债血偿。”

冷冷扔下一句话,推门离开,寒风透过大开的房门刮在江北脸上,他低着头,捏着拳,咬着牙,喘息的声音有些大,他在哭吗。

—— ——

蔡雯信今儿个休息不当职,一早便得了父亲的话,说是一同去蔡府看望蔡氏族人,上了马车,将心中疑问说出。

“父亲今日怎想着回蔡府看看,可是出了什么事?”

蔡建忠听自己的儿子问出这番话,更觉雯奚的疑虑是对的,不过是往自己的兄弟那里走一遭,竟要有事才去,可见已多久未来往了。

板了脸,沉声开口。

“怎么,无事便不能回去看看啦?那不都是你的大伯叔叔们吗,为父这段时间是疏忽了,与族中走动少了,你可记着些,莫与族中生分了。”

蔡雯信点头应下,父子二人皆坐的板正,打眼一瞧气质长相都相像,当真是亲父子。

蔡建忠两人刚出府,常世漪也动了起来,叫丫鬟拿了鲜于斐之前带来的蝎子干,信步去了朱侧夫人的院子。

“妹妹可起了?这几日都未一同说话,姐姐可念着。”

常世漪进了院门,透过大开的房门远远瞧着朱侧夫人在房中,直接奔去了,跨过门槛向里探着头,见其正刺绣,稍失望,本还想着能正撞上她与朱府通信。

朱侧夫人放下手中短衣,见了常世漪扬起明亮笑容,叫下人取茶点来,迎着常世漪坐下,单瞧这面目可是半分异样也无。

常世漪微笑,听其说着这几日身子不爽,便未到处走动,闲来无事,日日刺绣来着,接过侧夫人手中的短衣拿在手中端详,夸赞到。

“哎呦,妹妹心灵手巧,这短衣可是给圆儿做的?这春花绣的紧漂亮了。”

侧夫人还是笑,一双眼睛有意无意闪着精明。

“姐姐说的是,圆儿近来长身体,这衣裳穿一穿便小了,老请了成衣师傅来做花销也太大些,反正无事,便做了几件短衣。”

常世漪将短衣还了回去,双眼偷往书案上瞟,端茶来喝。

“可是了,日日待在府中闲的紧,可要找些事来做,奚儿几个还小时,姐姐也忙着做,不过妹妹仔细着眼睛,入了夜便别做了,姐姐这眼神便是那时累伤了,现在那些细致的绣活都做不了了。”

侧夫人谢了常世漪提点,唠了几句闲话,终将这话头引到了朱氏身上。

“姐姐前些日子见了涵潇,可是感叹时光匆匆,一晃我们便老了,也想起久未与常氏中人来往了,妹妹近来可有与族人来往?可别生分了。”

常世漪紧盯着侧夫人双眸,没有错过那一分迟疑。

“姐姐不提,妹妹也是忘了,应是好些日子未与朱家兄弟姐妹通信了,改日便通信聊聊。”

两个女人都笑着,可除了那张脸,内外都找不出笑意,常世漪心中冷了下来,看来今儿个套不出什么话了,即选了统统瞒下,也别怪她换了手段,便先警告一番以查后状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问丹朱问丹朱希行|古言所有人都想问一问陈丹朱,你的良心会不会痛 ——— ——— 简体实体书已上市。
  • 邪帝溺宠,妖孽冷妻邪帝溺宠,妖孽冷妻柠檬大大|古言前尘爱错人,家族灭,自爆亡。今世重来,她要擦亮眼睛,右手灵气,左手炼药,她一路升级打怪,斗皇室,灭渣男,扶家族,凭借自己的能力傲世与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而她的身边,也多了一个真正可以与她携手并肩的妖孽男人,倾世风华只为她一人展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为护她乱世周全。--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谪仙相公:捉妖妻子爱闯祸谪仙相公:捉妖妻子爱闯祸云起十三|古言她一出生便拥有阴阳眼,天生的神通,注定了此生的不平凡。娘亲说: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个让你心跳加速的男子,那便是你的真爱。现实是——小偷,别跑。一路紧追。她的小心肝都快要跳出来了,这也算是真爱?本文爆笑+宠文+成长=喜欢的亲赶紧来看哦
  • 嗣宁传嗣宁传寻祠|古言“此生,爷年少时常委屈受累,平生之性,不愿言说,我看在眼里,心里酸楚,时常想分担一二,却苦于无能为力,只求伴爷长长久久,愿爷长安常安,平安喜乐,不愿欺瞒于你……”嗣宁眼眶渐渐红了,胤禛只觉得胸腔内有什么满的快要溢出来,“爷从未觉得委屈,却心疼你不能安稳。”他从未说过这样自责的话,睫毛轻颤,摸了摸她的脸颊。 “无碍,”她弯眼轻笑,“只要爷好,无论如何我都食之如饴。” 她爱他入骨,满心满眼都是心疼在意,她有时觉得极苦,但是往往会抛之脑后,他极好,所以,怎样都值得。
  • 王爷戏真足王爷戏真足凝结的霜|古言一个装傻的王爷。 一个戏总是配合不恰的王妃。
  • 虐宠小妖妃:羽皇,我们不约虐宠小妖妃:羽皇,我们不约木殇儿|古言那时,她笑的猖狂,却也哭的可怜,我,终于还是输了天下,输了你!不要放我走,求你……地狱深渊是女孩绝望的哭声,不要不要赶我走……哥哥。我错了!我错了!结局,她为什么要提前定好呢?富丽堂皇的宫殿里,是女孩张狂的笑声……你放下满身骄傲,放下高高在上的身份,终于跪在我的面前,可我却毫不留情……ps:简介无力!请看正文。绝对有宠妻的甜蜜,信我!于是某个无良作者悲剧了……
  • 你的来过你的来过move悦|古言苏菲因为闺蜜被穿越到了古代,成了苏家最漂亮最懂事的小女儿苏倾颜,听说还是这一代的名媛,皇上给她指定了婚姻,听说那个人是陈家三少爷,因为洁癖,现在还没找到心爱的人,所以皇上就给他找了一个就是苏家小女儿苏倾颜,成亲的当天晚上,陈家三少爷没有来,苏倾颜也不在乎,经过很多事渐渐的喜欢上了对方……
  • 虚梦一场虚梦一场墨染轻风|古言他开始并不爱她,直至她离开了他,他才发觉自己已经爱上她了
  • 宫本倾城宫本倾城舍脂子|古言一朝穿越成丫鬟,还是暖床的,说多都是泪。
  • 霜华凝雪泪流觞霜华凝雪泪流觞军莲欣|古言几乎每个人都听过“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却少有人知道下一句“初心易得,始终难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