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人生难得几回穿:锦绣奇缘

作者:研籽
人气(308)评论(0)字数(16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季若宁本是汀州小城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姑娘,谁知竟有一日换了个芯儿,摇身一变成了楚国的探花郎。正在朝堂混得风生水起之时竟意外地拐到了太子殿下,既然天意如此,当个太子妃也不错,如果再努力一把还可以当个皇后。俗话说,人生难得几回穿,朝堂后宫咱都不怕!

最新章节

第137章 打探长乐公主(2022-02-13 04:53:08)

同类热门
  • 如果余生遇见你如果余生遇见你瑾以沫|古言她是亡国女孩苏墨雪。他是一国之君白元昊。一场误会,让她不得不离开……瑾以沫最新书本——墨上花开正在快更中!请多支持。
  • 美人为美人为齐西|古言她,一国公主,远嫁他国……他,铁血战将,征战四方……他,富甲天下,随她出嫁,护她一生……他,一国储君,外强中干,却因她改变……可当前尘往事被翻开,她究竟何去何从……
  • 祸妃传祸妃传某R|古言一个长得很祸水的女人,努力想过上安安静静的生活,但总是不得愿,在后退无门、痛失挚爱之后,她终于反攻为守,用无以伦比的智慧与凉薄,混进男人的世界,在他们制定的法则里步步惊心,寸寸为营,最后权倾天下的故事。
  • 乱世天下郁千凛乱世天下郁千凛凛凛苏婶|古言你可知天下有一女子,本生性柔弱,却练得一身武艺,杀戳成性,行走于江湖之上?若没有世间江湖之恨,哪的这一面孔玲珑内心野性的郁千凛?秦裳,安静;千凛在这江湖也就你们这亲人了。花满楼就是我们的家,若敢动花满,休怪我无情!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异族仙缘之凤栖三生异族仙缘之凤栖三生纳兰萧茉|古言她唱女将之事,让牡丹花开尽。舍去繁华锦绣,却用华年青丝等一世长眠。血染红烛的那一刻起,她香消玉损,她相思成伤,她坠仙成魔。黑化少主,无情沙场,狼烟将乱,半城烟沙,兵临池下,金戈铁马,替谁争天下?
  • 福运小仙妻福运小仙妻提灯小桔猫|古言【爽文+宠文+闯祸小娘子vs填坑俏夫君】 李慕宜重生成了反派丞相的小女儿,开启了给反派添堵的救人日常。 小皇帝十分开心,御笔赐婚,将燕京惊才绝艳,温润如玉的谢六郎赐给了她。 圣旨一出,丞相笑眯了眼,终于没人再给他添堵了! 身为天子近臣的谢六郎沉默了,都说娶妻娶贤,可他偏偏栽在了那个笑如暖阳的小丫头手里…… ————————————— 西楼明月高悬,一只白梅从窗边伸进来。 少年独倚危楼,一手抱着书册,一手捏着花枝,笑如朗月。 李慕宜伸手接过那只花苞上尤带着露珠儿的腊梅,深深的嗅了一口,甜腻入心,指尖尚未擦净的鲜血慢慢融入花间。 “世人待我如妖如魔,你不怕我伤了你?” 谢砚臣淡淡一笑,将怀中书册抛进屋内,一个鹞鹰翻身,人已摸进了屋里,藏在了榻间。 “家有仙妻,不惧妖魔。” 月下姑娘天生反骨,惊世骇俗,不是端庄的大家闺秀,亦非温婉可人的小家碧玉。 偏偏他遇上了她,遗心于她。
  • 二嫁王妃,王爷请赐教二嫁王妃,王爷请赐教潜入海底的八爪鱼|古言天啊,穿越就够惨了,还一穿过来就和人私奔?地啊,私奔也就罢了,还被新婚夫君逮个正着?一觉醒来,安婧发现她的天都变了。据说,无双郡主在大婚当天与人私奔,如今奸夫下落不明,她则被遗弃在京郊的破庙里。据闻,无双郡主被救回来以后被发现已经怀孕两个月,孩子的爹未详。据传,无双郡主在被休后半年内,挺着大肚子跪在朝堂之上,望着高台上那一抹明黄,声音清脆:臣女与状元爷情投意合,恳请皇上赐婚。一语曰之,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他是大雍赫赫有名的第一猛将修罗将军,修罗戟下,绝无活口。自十五岁开始领兵起,便驰骋沙场,就连他的师傅都夸奖他用兵如神,武艺精湛。可是、可是……可是他竟然着了道,还被一个该死的女人给……他翻遍了整座京城,终于找到她,岂知她竟然是……
  • 大明星河大明星河要看看太阳|古言先帝早亡,皇上年幼登基,终于到了选秀的时候,这时朝中重臣之女与皇帝心上之人,皇上之后出怎样的选择,在这深宫中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敬请期待。。。
  • 冥想图冥想图林帛siti|古言她是将门之女,英雄之后,容貌清峻却极善骑射,却因父母兄长的离逝而终日颓废,当她听到那段悠悠晃晃的驼铃声后,她知道,她必须去到那片黄沙飞舞的大漠,去寻回她失去的魂儿,她的家人,荣耀在大漠,也魂葬于大漠深处。她与他的遇见,是一场奇妙的治愈……而他,拥有神秘的身份,于他而言,她的出现,像一场意外的风沙,吹来了远方瑰丽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