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老黑miao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穿越明末的倒爷穿越明末的倒爷老黑miao历史连载山河破碎,百业凋零,内有流寇肆虐,外有异族虎视眈眈,黎民百姓流离失所,易子而食。而权贵与士绅们却视而不见,依然酒池肉林,大明江山如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扁舟,摇摇欲坠! 一个现代中年大叔被穿越到明末,获得了一块穿越时空的腕表,利用腕表的功能当起了倒爷。 在获得巨额财富的同时,不忘初心,利用现代资源输血明朝,收拢灾民建设家园,建立军队攘外安内,实现明末中兴。第18章 工坊建立2021-09-10 10:24:25
热门推荐
  • 雪狼出击雪狼出击水中看海|军事一个绝密计划,造就一代英才,一批热血男儿,尽展铁血军魂,铮铮铁骨铸就绝世特种兵的辉煌传奇,血染的风采演绎铁血将士绚丽乐章!
  • 骑士风云录I骑士风云录I陆双鹤|青春文学大陆历596年,“卡德莱特平原之会战”以卡奥斯帝国的全面胜利而告终,索菲亚王国军自国主诺兰德夫六世以下,全军覆没,仅杰克·佛利特将军一人生还。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自死神指间侥幸逃生的王太子阿斯尔和利特大公爵这子莱恩斯成为索菲亚复国的最后希望。而当人类互相残杀时,兽人正在海峡的另一边窥视着……
  • 绝世唐门之冰与火相恋绝世唐门之冰与火相恋周禾西羽|玄幻“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不相信我?”霍雨浩被冤枉致死,在天梦等七大魂灵的努力救治下,却阴差阳错的变成了女生...... “从今天起,我梦冰雨(霍雨浩)就是你们的主宰!”这一次,梦冰雨(霍雨浩)将为自己而活!
  • 唐朝小白领唐朝小白领樊笼13|历史唐朝贞观年间。 叶檀不想做那些大人物,只是想做个小人物。 让乡亲们吃的饱,穿得暖,如果可以,不受欺负是最好。 看着李世民、李承乾、那些世家们在尘世中沉浮。 他想说,我就是自由人,我稀罕做什么就做什么。 可是如果你欺负我,我拍死你。
  •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坑爹儿子鬼医娘亲森森|古代言情听说玉家大小姐玉清落刚嫁入于家,新婚之夜丈夫丢下她带着心爱的女人离家出走了。听说玉清落在嫁入于家半年后,莫名其妙的怀孕了。听说……玉清落死了,和肚子里的孩子都被烧死在了一间四面漏风的破庙里,死无葬身之地。只是——六年后,玉清落摸了摸身边站着的小不点,轻哼一声,问,“听说你死了,有没有报仇的冲动?”“你怎么不去报仇?她们还说你死了,还说你死状凄惨,还说你偷人,还说你应该浸猪笼,还说你样貌奇丑,还说你……啊,娘亲,你再抽我脑袋我就离家出走了。”“现在有没有报仇的冲动了?”玉清落挑着眉,轻哼一声。“……有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茅山奇术茅山奇术卧笔|玄幻天生阴阳眼,又得朱砂血气之体,自成茅山修道奇才。师承茅山道尊,修茅山密宗法决,破奇案,斗恶鬼,展阴阳之咒,八卦之门;血门弑父母,夺魂魄,无奈耗尽灵力沦为常人,本无心争斗,却巧获茅山至尊秘法《茅山奇术》,自此化为无情之人,施无上法决,解救万物苍生,终成茅山掌教。茅山修道等级:道尊、掌教、隐士、灵士、道士、道者、道童、道徒。十二天干:子丑寅卯辰未午未申酉戌亥十大地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八卦: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门:天地雷风水火山泽
  • 翎羽碧空游翎羽碧空游玲珑绯色|幻情一只大鹏,一只赤鸢,两只小鸟携手共闯人间。 本想着是琴瑟和鸣的爱情故事,怎奈半路杀出了一只又一只碍事的臭鸟儿。 可叹追妻之路漫漫长,追了一次又一次。 哎~~~,终不过生命不息,追妻不止,不把媳妇儿追到手,他这大鹏的颜面往哪儿搁啊~~~~
  • 男神来袭:萌妻买一送二男神来袭:萌妻买一送二木木兔兔|现代言情某男冷语:“女人,乖一点。”某女笑得一脸无害:“我一直都很乖。”三个月后,某男看着空落落的别墅,冷狂怒吼:“死女人,你竟然敢跑!”……五年后,某女华丽回归,走到某男眼前:“嗨,季少!”某男震惊,冷眸微眯:“你是谁?!”……某超萌女娃:“老弟,我去欣赏美男了!”某恶魔男娃:“老头儿,我们回来了,接下来~~~!嘿嘿~”办公室里的某男咬牙切齿:“到底是谁!!!”
  • 嗜狱魔神嗜狱魔神檬檬狠萌|幻情“你经历过绝望吗?” 绝望就是在你走投无路的时候仍孤身一人,绝望就是在你幡然醒悟的时候却无力回天。 一场来自时空的召唤,让姬沐蝶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是情,是劫,亦是命中注定? 狱魔时空异能166年,这里繁衍着惊为天人的奇人异兽,存在着不可思议的魔法异能,穿梭在世界各地的泉渊之力,权利争霸,妖魔大战,以及情感的纠葛,这一切的一切都息息相关,在这个神奇且陌生的世界,她将如何存活?情窦初开之时,她又将如何把握? 当倾尽所有的付出却换来惨痛的代价时,她只能臣服于命运。 对你,我驾驭不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我永远跨不过。 降临异世,是对是错?恐怕要亲身体验后才能领悟。
  • 医婿叶辰医婿叶辰光大|都市“叶辰,我送你老婆回来了。” 一辆黑色的宝马车内,走出了一名年轻的男子。 叶辰的老婆唐若萱,则是从副驾驶走了下来。 男人抬头,看了一眼二楼的窗户,正好看到了叶辰,咧嘴一笑:“怎么着?还要我送上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