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胡鳕

胡鳕
胡鳕
作品总数3累计字数182.02创作时间35个月15

连载作品
全部作品
  • 守望时空绽放时

    守望时空绽放时

    悬疑连载15.55万字
    这是一个造物主的世界。时空如夏花,只待绽放时。
    第65章 2020-02-11 21:03:23
  • 独步山河

    独步山河

    玄幻完结125.26万字
    迪王朝和龙族联盟的头号通缉犯,一个名动天下的叛逆者。一个从“转瞬千年”幻术中走出的能者,一段永不褪色的传奇。这是一个黄金的时代,一个誓不低头的时代,一个属于凤晴朗的时代。__本书繁体版实体书名为:《星云彼岸》我的新浪微博:http://www.*****.com/?p/1005053370373714/home?from=page_100505&mod=TAB#place
  • 墨道归元

    墨道归元

    玄幻连载41.21万字
    一个凋零千年的世家,一个本该万劫不复的少年。在他生命最低谷时,迎来命运的转折,他以自强不息,仗剑行千里,以百折不饶,一步步登上巅峰,成就千古。
热门推荐
  • 快穿之虐虐的人生

    快穿之虐虐的人生

    请问被自己制作的最坑爹的系统绑定你们会作何感想?反正我叶轻岚已经快要怀疑人生了!不过在做那所谓的游戏任务的同时虐虐我们的男主大大and女主大大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 布衣天子刘询(海昏侯三部曲)

    布衣天子刘询(海昏侯三部曲)

    本书是黎先生“海昏侯三部曲”系列的第三部书,写的是与海昏侯刘贺关联密切的另一个西汉著名历史人物汉宣帝刘询的故事。刘询执政的25年是继“汉武盛世”之后,汉朝发展的又一个高峰,被称为“孝宣中兴”。这个故事发生在公元前91年,就是汉武帝征和二年的秋天。长安城里的大火和喊杀声喧嚣了一周方才渐渐平歇,空气中仍然弥漫着的血腥气味,这座繁华的大汉都城依然沉浸在惶恐不安之中。这天的深夜,月光透过薄薄的云层,惨淡地映照着长安城郡邸狱。郡邸狱就是汉朝时候各诸侯王、各郡守、各郡国在京都长安的府邸官舍中临时设置的羁狱。在这幽暗的月色下,囚室四周冰冷的墙壁泛出暗淡的绿光。除了偶尔传出几声蟋蟀的鸣叫声外,整座郡邸狱死寂得几乎没有一丝声响。
  • 迪迦奥特曼之火花传说

    迪迦奥特曼之火花传说

    “光啊光。”那神圣托举散发着迷茫的微光“光啊光。”我依旧喃喃自语“光啊光。”那遥远的云端是否可以征召“光啊光。”还有淡淡的朦胧萦绕“光啊光。”亦或许那太阳只是火种“应该,没有了光…”
  • 天下地主

    天下地主

    做一个逍遥道士还是天下帝尊?是与世无争还是治理天下?亲人死后复仇还是放下?是否跟知己一生陪伴?人们纷纷做出不同的选择。以何为快乐?以何为痛苦?怎样拥有快乐?如何放下痛苦?人们纷纷做出不同的答案。(别被简介吓跑了,大不了当成故事读啊…当故事读也挺有意思哒)
  • 刚刚好的喜欢

    刚刚好的喜欢

    沫沫抬头的那一瞬间,便看到了一双黯黑的眼眸。“哇!睫毛好长!”心,“怦——怦——怦——”这一刻,她知道:她喜欢了……看着面前的女孩,嘴角不漏痕迹的扬了起来“终于,你注意到我了吗?”
  • 遇见你是我的万劫不复

    遇见你是我的万劫不复

    慕亦琛是冷若冰霜的,从他出道几年以来除了他的经纪人或者是自己公司的工作伙伴外,外人很少与他说上几句话……然而就是这样“不近人情”的一个人在遇上林之湘后在悄然发生改变……一个是生人勿近的全能偶像,一个是小说界默默无名的小透明……两人的相遇会发生怎样啼笑皆非的故事……一场偶然的相遇,注定了一辈子的缘分【我不信命,但我相信林之湘就是我慕亦琛的劫!】
  • 克妮妮的魔法缸

    克妮妮的魔法缸

    魔女们辣么可爱辣么善良,可是却被世界上的人所恐惧。这一切都是哭唧唧教皇的锅,克鲁鲁表示要带领魔女们打你个大裤衩子???!(??????)??
  • 商天阔

    商天阔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也是一个全新的王朝在这里,有着众多的修者,有着无数人向往的江湖……在这里,每一个人都怀抱着一个梦想,演绎着令人向往的传奇……在这里,每一个人都想拥有财富,都想拥有权势,只有极个别的人在追求活着。而我们的主人公,就是这极个别的存在……
  • 代嫁俏妃要出墙

    代嫁俏妃要出墙

    一觉醒来,竟已身着红装,什么都没看一眼,就将嫁为他人妇?不!我杜俏俏可不是任人欺负的主!我要反抗,你竟敢掠夺了我保留了二十年的清白?谁说失身了就是你的人?谁说失身了就得当王妃?我要把你的后宫六院清零,我要你只宠我一个,只爱我一个,把我捧在手心里,我要玩转你整个王朝。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道仙录

    道仙录

    阐述道之存在,奉献自我使命。修道神秘只在于隐当它走入世人前沿时,还会神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