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16260400000015

第15章 变态“小偷”

“恬恬,你喜欢我吗?”陈卓星毫不客气的问道,表情无比的严肃,一改往常的温柔。

“哇哦!!好劲爆的问题哦!恬恬,快回答!”林天依催促道。

“我......”孟恬樱有些不知所措,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而陈卓繁则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脸红的孟恬樱,手优雅的端着高脚杯,悠闲地慢慢品尝红酒。

“我......我不知道!!!”孟恬樱在心中大喊:我又不是楚恬雅,我哪里知道她喜不喜欢你啊!!

孟恬樱赌气的拍桌站起,心虚的说了声:“我......我要去上厕所......”

说罢,便冲出包间,完全忘记了包间里其实是有厕所的。

孟恬樱冲进厕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蛋红红的,竟是十分的可爱,她拍拍自己的脸颊,打开水龙头,将清凉的水洒在自己的脸上,乌黑的头发垂下。

“呼~我的天!”孟恬樱松了口气,疲倦的靠在了厕所的门上。

留一会再出去吧,现在就回去未免太尴尬。

突然间,她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便好奇地探出头去看。

“唔.......”一个黑影闯了进来,动作极快,还没等孟恬樱喊出声就迅速捂住了她的嘴。

“嘘—”那个黑影戴着黑色面具,一身黑袍,戴着帽子,他的皮肤极白,将修长的手指轻轻放在唇边,示意她不要发出声音。

我靠!你嘘毛嘘啊!你妈没教过你不能随便乱闯女厕吗?!!!!

“唔......这里是女厕......变......态......”孟恬樱不顾被捂住的嘴哼哼的说。

外面再次传来许多脚步声,估计是看见没有什么人,便离开了,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消失。

“吓死我了,那个,谢谢你哦!”男生摘下面具微笑着说,和自己相仿的年龄,他的脸很白,脸蛋有些肉,眼睛很大,竟然是美男子一枚。

“你神经病啊!大白天穿着黑袍戴着面具!除非你是小偷!知道不知道女厕不可乱闯!!”孟恬樱不满的一把推开捂着她嘴的男生,竟然足足比自己高一个头。

她一瞬间仿佛又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

“难道......你真的是......小偷......”孟恬樱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嘴巴都可以装下一个鸡蛋了。

“总之,谢谢你啦,可爱的女孩!”他也没有做解释也没有生气,只是在她的手上留下了一个吻后,便推开厕所的窗子,踩了上去。

天哪!这人从神经病院里跑出来的吧?!不过是表示感谢,至于用嘴亲吗?

跳窗?你以为你是小飞侠啊!有本事你倒是跳啊!装什么装!

下一秒,男生没有一点的迟疑便跳了下去。

孟恬樱吓得脸色苍白,嘴巴张得更大了。

拜托,这是五层啊!!!你就不怕摔死自己吗?!!你以为这是在拍戏吗!!!

孟恬樱赶紧跑到窗前向下看去,连个人影也没有。

上帝啊!请告诉我这不是在做梦!!!

——

当她走出厕所后,另外三人已经准备出发了,服务员已经将包间收拾得干干净净。

孟恬樱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十四点三十。

“恬恬!”林天依对着她招手示意她快点。

他们坐上来时的那辆车出发去电影院,但因为陈卓星喝了酒,所以只好陈卓繁来开车,林天依很自然的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孟恬樱:......

孟恬樱只好坐在了陈卓星的旁边,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望着窗外沉默不语。

好尴尬。

不过,他这是伤心了吗......

孟恬樱的心情竟在一瞬间也低落了下来。

她托着腮帮,也沉默着望着窗外。

窗外是川流不息的车,这让她想起了几天前的舞会。

那天晚上也是这样看着窗外的呢......

他喜欢的是楚恬雅吧,并不是自己,这一点她很清楚,所以不能随意的答应。

想着想着又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

陈卓星真的就如同王子般闯进了她的心中,他弹钢琴的模样,摸自己头时褐色眼眸中的宠溺和温柔,还有他帮自己喝红酒时帅气的样子都深深地刻在了她的内心深处。

她一定是喜欢着他的吧......

可是现在她是楚恬雅,所以他才会跟自己表白。所以她不可以答应他。

不知不觉中,电影院已经到了。

同类推荐
  • LOVEWITHYOU

    LOVEWITHYOU

    一个不经意的转身,居然收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什么,明星,我不稀罕。不稀罕?到最后不还是沦陷了嘛。
  • 不期而遇乱我心曲

    不期而遇乱我心曲

    为了实现久别重逢后惊鸿一瞥,沈暄妍早起精心妆扮了一天,营造出一副漫不经心自然美的感觉。晚上如约到他宿舍楼下,沈暄妍的笑意凝固在嘴角,为什么男生宿舍楼门口没...有...灯。再三思量,沈暄妍倔强的站在离他宿舍楼最近的路灯下,可怜他六楼下来没带手机在冷风里等了好久,又跑回去给沈暄妍打电话再跑下来把她借的书给了她。多年后,沈暄妍枕在他腿上问:“所以那天你有被惊艳到吗?”他微笑着点点头,轻轻说道:“直到今天,我想起那晚的你,还会觉得...你是个憨憨。”
  • 我的时间契约

    我的时间契约

    女主的爸妈在很早的时候就抛弃她,她一直在孤儿院长大,长大后她每天辛苦的赚钱读书,最后遇见了男主!!!!
  • 绝世信念:无畏世界执着为你

    绝世信念:无畏世界执着为你

    【全文分成两部分,前半文青春,后半文玄幻】她是谁?她到底是什么身份?一开始的她是一个少女,拥有平凡而轰烈的青春,几次巧合和乌龙过后得到了纠缠她整个生命的恋人。第一次喝酒,只是一小口,便醉了个半死,太丢人了有木有,最重要的是她手上突然出现的纯白不知名小花是什么鬼,”我有超能力?”她不知道,但她知道她的青春她的一生都不再太平......“再见”,即是道别又是在宣示自己的回归“不,我们一起,无论未知的世界是什么,与其等待不如与你执着相守,这便是我的信念”......
  • 暮雪拥春色

    暮雪拥春色

    当沙雕少女泪星走进大学,遇到善良的雪拥,全才的折柳,温柔的慕绩,会发生怎样的故事?“慕绩学长,你说系花是吧是喜欢你?嗯?”“那么喜欢八卦?学生会的事情处理好了吗?”“咳咳嗯…今天天气好晴朗…”……“雪拥雪拥!我今天看到表白的了,啊啊啊超甜”“泪星,你是不是思春了?”“……”“折柳学长,你在我脸上看到了什么?我告诉你,大写的穷!”“我是你想欠钱却欠不了的人。”“……”泪星,卒
热门推荐
  • 魔王:跪下唱征服

    魔王:跪下唱征服

    魔王就该是跪着的,就该是趴着的,就该是宠着女主的。
  • 网王之铃兰花开

    网王之铃兰花开

    她,疼爱自己的妹妹,同时也爱自己的哥哥,可是哥哥去世了,她自己扛下公司的所有担子,让自己的妹妹考上了大学,自己却在公司忙碌。她,在姐姐的羽翼下长大,很黏姐姐,她考上了大学,却不知道姐姐的辛苦,要姐姐陪她玩,直到姐姐累倒了,才从姐姐助手口中直到姐姐的辛苦,只是,后悔,已经晚了。
  • 天行

    天行

    号称“北辰骑神”的天才玩家以自创的“牧马冲锋流”战术击败了国服第一弓手北冥雪,被誉为天纵战榜第一骑士的他,却受到小人排挤,最终离开了效力已久的银狐俱乐部。是沉沦,还是再次崛起?恰逢其时,月恒集团第四款游戏“天行”正式上线,虚拟世界再起风云!
  • 金剪之恋

    金剪之恋

    赵波涛出生在一个非常贫穷的农民家庭,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家徒四壁,几间破旧矮小的瓦房是他童年最好的住所。20世纪9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他学到了美发这门技艺,并立下大志要干一番大事业。没想到的是,开始创业就遇上冤债,逼得母亲走投无路,寸步难行。母亲好不容易摆脱困境,接着,弟弟走进监狱,弄得一心望子成龙的母亲以泪洗面。心爱的女人未婚先孕,受尽折磨后生下一女丢与别人。母亲被逼离家出走捡破烂,长嫂跟父亲不和,父亲在不经意之间变成了孤苦无助的寡人,好好的家庭转眼变得四分五裂……
  • 凡人意识

    凡人意识

    什么是意识?是所有生物都拥有意识,还是人类独有?察觉杀气果断反杀,遭遇GANK提前离开,意识存在万物之间。在不断萎缩的世界反面,少年背负起旧神的灵龛,从灰暗的历史中走了出来,决定带给凡人们新生。
  • 游戏王之决斗城市FDS

    游戏王之决斗城市FDS

    《游戏王Ⅱ-FD`S》普通的高中生九十朔游梦所在的世界,有着一种游戏,被称为决斗怪兽,某一天,因为一个流星雨的夜晚,改变了九十朔游梦的人生,在决斗学院的九十朔游梦结识了许多伙伴,不断成长,也遇上了与他天赋相反的御燕流云,两人最后化敌为友,最后在学院大赛赢了冠军之后要去游戏所在的城市,然而看似简单的流星雨,其实是未来组织的阴谋,之后开始和来自未来的敌人进行对抗,后来得知这个世界有些时间点被修改了,形成了变异……九十朔游梦与伙伴们为了拯救所在的世界和未来组织展开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长久之战…
  • 天行

    天行

    号称“北辰骑神”的天才玩家以自创的“牧马冲锋流”战术击败了国服第一弓手北冥雪,被誉为天纵战榜第一骑士的他,却受到小人排挤,最终离开了效力已久的银狐俱乐部。是沉沦,还是再次崛起?恰逢其时,月恒集团第四款游戏“天行”正式上线,虚拟世界再起风云!
  • 玄灵之绝

    玄灵之绝

    这是一个奇幻的世界,每到5岁时,人们就会觉醒自己的灵力,灵力越高,身份就高,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人们称它为玄灵大陆。都说他天生废材,家族嫌弃,殊不知,他,才是这世界主宰。看他陈萧,玩转这天下
  • 天行

    天行

    号称“北辰骑神”的天才玩家以自创的“牧马冲锋流”战术击败了国服第一弓手北冥雪,被誉为天纵战榜第一骑士的他,却受到小人排挤,最终离开了效力已久的银狐俱乐部。是沉沦,还是再次崛起?恰逢其时,月恒集团第四款游戏“天行”正式上线,虚拟世界再起风云!
  •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2018华语言情大赛优秀作品】【全文完结】江山飘絮,身世浮沉,一段从相府千金到倾城艳后的跌宕岁月,一曲历经三朝悸恸山河的绝爱悲歌。当她登上九重高台,俯仰天地之时,她的那些心事,可曾有人知晓?想是那一年盛夏,独泛轻舟,又见清水涟漪,水气氤氲。藕花深处,空折花枝,莲香盈袖,晰听流水脉脉。如水月色,似水流年,犹折空枝待君归。且问,君可归?如果可以,我多想忘记那些江山和刀戈,只愿有你长吟在侧,共同写绎那一篇倾世华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