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2271900000001

第1章 引子 陨落

夜空下,一个男人紧紧的抱着一个女人,“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一千年了!”男人有些欣喜的说道。“嗯!一千年了!”女人有些不自在,在男人的怀中扭动。“你怎么了?”男人伸出一只手捧着女人的头,用自己的眼睛看着她的眼睛,好似要看透她的思想。“没,没什么。”女人的眼神有些躲闪。

“那就好。”男人用他那只大手,摸了摸女人的头发。“我们回……”男人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男人的身体顿时僵了一下。他低下头,一柄深蓝色的匕首深深的刺进了他的胸膛,迸出一朵血花。

女人用力推开了男人,男人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女人,嘴角带着一丝鲜血,“你怎么能……噗!”男人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身体摇摇欲坠。但令人奇怪的是男人的血液的颜色,他的血颜色与普通人的血的颜色不同,是幽幽的蓝色,而不是鲜红的。

“哈哈!她怎么不能!她已经是我的了!等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几千年了!”一名白衣男子破碎虚空,飘散着长发踏虚而出,走到女人的身边,一个公主抱将女人抱起,而后转过头冷冷的看向被匕首刺中的男人。

“你,不是死了么?还有你们两个居然……噗!”男人再次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血,他低着头捂着胸口的匕首,鲜血顺着匕首流出,染蓝了男人的衣衫,同样也染蓝了男人的手,然后滴落在地。

“哈哈!是啊我是死了,不过,老天开眼让我我活了过来,所以今天,该你死了,这幻王的宝座也该让给我了,不是么?”白衣男子轻蔑的看着捂着胸口的男子,用近乎癫狂的声音恶狠狠的叫喊到。“哦!对了,你说我们啊!她啊!已经是我的了!”男子伸出手得意的捏了一下怀中女人的****,那副嘴脸让人觉得恶心,不过这里除了他们三个以外,貌似再也没有别人了。而他怀中女子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但却只能低着头沉默不语。

“呵呵!原来如此,不过你难道不知道,我即使是心脏碎了但也一样可以不死么?”男人抬起了头,一把拔出了插在胸口的匕首,不顾胸口那犹如喷泉一般流出的血液,冷冷的看着白衣男子,好像在他眼中,那白衣男子好像已经成了死尸!

“我当然知道,所以,这柄匕首可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礼物,七大神器中的锁魂匕!哈哈!”白衣男子抱着女人大笑,看着男人,眼中尽是不屑之意。

“锁魂匕!”男子的瞳孔一缩,同时心中有些震惊。

“没错,当年我大难不死,还捡到这柄匕首,虽然没能让它认主真正的掌握它,但是杀掉你,还是足够了。所以,今天你死定了!”白衣男子怒视着怒视着男人恶狠狠的大叫道。

“幻。赤炼幽魂!”男子身体一震,双手飞快的在空中结着手印,急迫的想要召唤出自己的幻神。

“没用的,你的灵魂力已经被封印住了,你是不可能召唤出幻神的!”白衣男子嘴角一扬,放下了怀中的女子,一步一步的靠近受伤的男子,嘴里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去死吧!”说完白衣男子脚下加快速度,狂奔向受伤的男子。

“幻杀。七狼斩!”白衣男子轻喝一声,手中一把虚幻的银白色长剑出浮现,长剑用力一挥,无数剑影飞速的飞向男子,但这还没完剑影又在空中化作七匹巨大的银狼飞驰着冲向受伤的男子。

“呵呵,锁魂匕?想杀我,下辈子吧!秘术。融魂!……呀啊!”男子怒吼一声,身向后仰,十指弯曲成爪,丝丝煞气由脚底向上散出,红色的血丝充满了他的双眼!

“该死!居然是融魂,******,他是想让我们给他陪葬的!”白衣男子暗骂了一声,刚刚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铁青。

而旁边的那个女人听见是融魂之后,先是一脸震惊的样子,然后瞬间又恢复了过来,似乎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可男子的变化还没完,他身下的煞气不断喷发而出,在他的身后慢慢凝聚,似乎像是一只巨大的鬼!同样变化的还有他的身体,他的变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壮,似乎是原来的三倍,身体变得巨大撑坏了他的衣服,他的胸前开始长出黑色的长毛,从胸部开始向全身蔓延,他的手掌变成了爪子,长长的指甲几乎赶上了他的半个手臂长;原本黑色的长发也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满头银白色的长发,那赤红的双瞳,塌陷的鼻梁,还有那长的骇人的犬牙,活脱脱的一只巨鬼嘛!

“嘶啦~~”巨鬼伸着头,赤红色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白衣男人,眼神摄人心魄。嗖!犹如一阵风吹过,未等白衣男子反应过来,男子化身的巨鬼经到了他的面前,长长的爪子抓向男子,“罡!”巨爪还未触碰到男子的身体便被男子身外的一层银色透明罩挡住。

“呀啊!”见势,白衣男子双目怒瞪,咬牙一吼,手中长剑疯狂的在空中挥动,长剑带着无数闪耀的雷电砍向巨鬼,“罡,罡,呲啦!”长剑与鬼爪相撞,雷电劈在巨鬼长满长毛的身体上,发出呲呲的烧焦声。

“去死吧!”白衣男子怒吼一声,用力举起长剑,长剑在空中爆发出刺眼的光芒,带着无数闪耀的的雷电劈向巨鬼。

“嗷呜!”巨鬼犹如狼嚎一般鬼叫,双目闪动,长长的鬼爪与之长剑相撞,嘭!“咔嚓!”白衣男子被远远的轰飞了出去,手中凝结的长剑也变成了碎片,只留下残破的剑柄。他的胸前,四道深可见骨的抓痕,黑红色的气息和银白色的气息在他体内交织。

巨鬼刚刚的那一抓,已经将巨鬼的煞气注入了白衣男子的体内;白衣男子捂着胸口吐出了一口鲜血,他没想到本应轻松的一站却变得如此的艰难,眼看他就要成为幻王了却来了个如此大的逆转,此刻不仅原本身为幻王的羽要死,恐怕他也要死在这里了。他的内心满是不甘,忍耐了千年就为了这一刻,没想到因为这一点计算的失误就要陨落于此。

“啊!”男子大吼一声,一甩右手原本破碎的长剑再次凝结,顾不得被煞气入侵的伤口,如今白衣男子只是单纯的想要活下来,因为他知道融魂的时间不多了,一旦融魂状态解除羽就会死了,所以只要活下来他就是胜利者!不过好像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就在男子准备提剑再次与巨鬼对抗的时候,浑身煞气缭绕的巨鬼已经到了他的身前,长长的鬼爪向前一穿。

“噗!”一时间血花四射,不过奇怪的是,这些血并不是白衣男子的,而巨鬼的爪子也并没有爪到男子,因为就在那一刻,原本在旁边观望的女子一个闪身就来到了白衣男子的面前,替他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

“羽,是我背叛了你,所以这一切,由我来背负!”女子看着巨鬼,用手捂着自己腹部的大洞,身体突然化作点点白光包裹住了巨鬼,被白光包裹的巨鬼开始还在挣扎,可是渐渐的原本还在挣扎的巨鬼慢慢缩小,缩小,直到最后成了一个半人高的白色巨茧,周身围绕着一层层白色的光昏。

这情形看的白衣男子一呆,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白色的巨茧便化作一束白光消失在了天际,只留下白衣男子一人瘫坐在地。。

同类推荐
  • 超级造人系统

    超级造人系统

    (本书读者群:470081586)别人造人,他也造人。可惜不是和女孩,是和系统。系统很好很强大,先来一个终结者模板的施瓦辛格吧,再来个华佗模板的华英雄,咦,妹子也能造?嫦娥行不行?行,当然行,彪悍的系统从不解释
  • 掌控诸天世界

    掌控诸天世界

    原始部落,刀耕火种,异兽频出,有造物主赐下《本草纲目》、《青铜器工艺大全》、《新华字典》,部落才摆脱病痛、以器御兽、传承文明。忽一日,有人得到名曰系统的主角光环,从此布道传经,开创修真道统。又有一代枭雄踏破山河、征战天下,却魂穿落魄书生身上,于是执笔画众生万相、重生一世,再临天阙。还有吞噬星空的霸主、炮轰恒星宇宙战舰、诡异万分的幽冥界,诸天世界强者无数。终有一日,位面开启,文明碰撞,战争频发,有强者自烈火中永生,也有无数人永坠地狱。“不好意思,我放牧全世界,旨在割韭菜。你们唯一的任务就是掌控一方世界,提供点本源力,助我拍拍电影而已。毕竟,在灵气复苏的时代,当个群众演员也是需要门槛的。”吕文收割了一点本源力如是说。
  • 无双丐王

    无双丐王

    无敌小乞丐,喜欢美女姐姐,专治各种任性。
  • 官商新贵

    官商新贵

    当叶明宇突然被父亲扯进复杂的官场与商场时,这个年仅21岁的大学生从此是一脚踩着大学校园里简单充实的生活,而另一只脚则站在风口浪尖的官商之道中沉浮不定着!年轻气盛的他又该如何才能做到游刃有余呢?且看一个年轻的大学生在官场与商场打拼的精彩故事!
  • 少年路程

    少年路程

    那一刻,我深刻的体会到了,穷人之所以穷,并不是因为我们不够努力;而是我们所处的环境、拥有的资源、思想的愚昧,以及少得可怜而又脆弱的机会,致使我这个贫瘠的家庭,只能在生存线上挣扎!努力多年,才换来的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一场暴雨就足以毁掉!
热门推荐
  • 萌宝碰瓷:爹地,你出局了

    萌宝碰瓷:爹地,你出局了

    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她深陷出轨门,渣男假闺蜜双双联手,她痛失母亲遗物与父亲公司,更在雨夜被丢出家门。五年后,她牵着萌物正太霸气回归,从南家大小姐摇身一变成为亚洲首席执行官,更有萌宝出动,碰瓷总裁拐来撑场面。某总裁眉心微挑,一手扣住南珺琦的细腰,低头靠在她的耳边,低声呢喃:“出场费结算下。”
  • 强强联手:家养娇妻是女王

    强强联手:家养娇妻是女王

    十年后重逢的第一天,帝都霸王叶南城便被凤倾城压在身下,从此便开始了再一次的纠缠。契约婚姻,他为了夺权,她为了自由。可娶进家门后她才发现,这随手捡的夫君竟然是十年前心心念念的邻家哥哥。她这该是认,还是继续假装不认识啊?男强,女强,1V1,无小三。宠文,爽文。
  • 穿到古代装可爱

    穿到古代装可爱

    what?穿越就穿越吧,还居然成了稀有人种!白族里面最具天赋的圣女?看一个平凡女生是如何在那个时空耍的了萌,犯的了二,御得了神兽,hold住贱人,降得了帅哥,一路欢声笑语,她收获了最大的幸福。但世事大都会乐极生悲,她可以天真烂漫如精灵,也可以坚毅孤傲若松柏,当爱人为她死去,她也可以为了爱人的重生飞蛾般义无反顾。【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武之情

    武之情

    前世知己好友背叛,重生之后看透红尘放下复仇。本想放荡一生,与一女子相爱,因实力女方家族不应。因情而武重归红尘!重拾修武。开启逆天章程!
  • 命运寒夜

    命运寒夜

    深夜,一座灯光阴暗教堂内。男人坐在左侧椅子上,面前不远处是十字架。阴暗的灯光照过去,居然有个女人被人用长矛钉死在十字架上。男人不停的看着表,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终于,他叹了口气,起身向外走去。“没用的。”男人停下脚步。“它马上就要来了,你逃不掉的。”女人抬起头,烛光太暗,男人看不清她的脸。一阵狂风突然吹来,吹灭了所有蜡烛,男人反身想跑。却发现门不知何时关上了。无边的黑暗吞没了他……
  • 天行

    天行

    号称“北辰骑神”的天才玩家以自创的“牧马冲锋流”战术击败了国服第一弓手北冥雪,被誉为天纵战榜第一骑士的他,却受到小人排挤,最终离开了效力已久的银狐俱乐部。是沉沦,还是再次崛起?恰逢其时,月恒集团第四款游戏“天行”正式上线,虚拟世界再起风云!
  • 腹黑王爷驯懒妃

    腹黑王爷驯懒妃

    她,因为一场事故来到了这个纷乱的世界。为了园自己心中的一个英雄梦,她金戈铁马上战场,红颜血染疆场为的不过是他。到头来谁输了心,谁偷了情,谁赢了江山,丢了美人?
  • 庶女从商

    庶女从商

    柳清欢,宁城富商柳家的七小姐。不受宠,是人尽皆知。因为母亲只是主母身边的一个小小女婢,有了她纯属一个意外。一出生就和母亲被遗忘在破败小院里,因为他爹瞧不上姿色平平的母亲。心心念念,唯一的温暖,放在心底的姐姐――柳茹宝设计夺取心头所爱。为了实行计划,不惜牺牲他的幸福,设计让她嫁给一个人面兽心的暴虐纨绔绍祖文做第九房姨太太,不堪折磨,不出二载赴黄粱。草草此生,多少不甘?如果重新来过,又会如何?黄粱一梦,一梦南柯,梦醒,她便要走自己的路,拼自己的天下!
  • 古墓新娘

    古墓新娘

    云南山村灵钥等村民挖掘古棺回来,发现古棺里真的是个千年鬼新娘,从此便有人看见鬼新娘。另一方面,日本人听说古墓里埋藏着真龙和千年新娘以及宝藏,也前来山村。隐秘的古墓里究竟埋藏着什么呢?难道真的是真龙。盗墓高手吹米能够打开隐藏的古墓吗?日本人和村民怎样斗争呢?死去的村民傻二和日本人,他们都看见了鬼新娘,他们的离奇死亡真的是棺材里的幽灵出现吗?
  • 北洋裂变:军阀与五四

    北洋裂变:军阀与五四

    我为什么会研究起五四来?这的确是个需要追问的问题。虽然说,我这个人研究历史,或者说琢磨历史,没有科班出身的人那么多界限。经常在晚清和民国之间跳来跳去,东捞一把,西摸一下。如果有条件,古代史我也敢碰。像我这种野路子出来的人,没有家法,也就没有限制,也不想有限制。但是,对于五四,我却一直没有热情,相关的史料也摸过一点,但兴趣就是提不起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着一个成见,认为五四跟太平天国一样,下手的人太多,大鱼早都捞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