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22758700000004

第4章 千年不朽

后来,他为我开了一片竹园。竹影绰约,我竟是与世隔绝。他拿来他珍藏的古籍,交与我,让我学着那些权谋之术。

“丫头,你要记得,这世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

“丫头,能忍者,方可成大业。”

“丫头,要学着安定。”

我在他的一手调教之下,飞快的成熟。可是,在他面前,一直是像孩子,天真无邪。我不敢奢求能陪他相伴白首,也不敢奢望与他举案齐眉,只想着,能一直陪在他身边,就是最大的幸福。

“丫头,二月十九是我生日。”

“二月十九…岂不是还有一个月?”

“恩,不错。”

“那您想要什么礼物啊?”我执着白棋,落下一子。

“我要,千年不朽的东西。”他眉眼灼灼,清冷的眸子,亦是泛出一股白梅香。

“千年不朽?若烟记下了,若烟定能给您一份特殊的礼物。”我笑着,抿了口清茶。

“你这法子真不错,在这竹林里种下茶树,这茶都带了那淡淡的竹香。”他执黑棋,亦是落下一子。

“不过是闲着无聊,想些新奇的法子罢了。”白子又落下。

“烟儿,棋艺还是有长进。”他黑子一落,我满盘皆输。

他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将茶饮尽,转身而去。

看着他的背影,我便在想,这千年不朽,又是什么东西。

二月十九,就那么到了。府里大宴宾客一天,我在竹林小筑倒是也落了个清闲。

入夜,他才一身酒气,进了我的竹林小筑。

“烟儿,你答应过本王的,要送本王那千年不朽的东西。”

“王爷擦擦脸,怎的喝了这么多酒。”我忙用桃花瓣兑了水,为他擦脸。

“嗯。今日父皇来为我庆生,便多喝了几杯。你答应送本王的礼物呢?”

我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一物,却是用手捂着,不敢给他。

他看着我的样子,哑然失笑。“这是怎么了,给本王的礼物,竟连给本王看都不给看。”

我脸上一红,道:“太丑了,我…“

话未说完,他便从我手里夺去了那物件。

捧腹大笑。

“就知道王爷是这反应。”我扁扁嘴,转身佯怒。

“若烟啊,本王是笑,这么新奇的点子,也就你能想出来啊。”他摊开手,一只小乌龟静静的趴在他手上,丑丑的样子。

“烟儿手拙,琢磨了几天,本是想为王爷雕龙画凤,可谁知,那龙凤实是太难,若烟只好捏了个乌龟。这乌龟也是照应着那瑞兽玄武,也是祥瑞之兆啊。”

“这小乌龟,捏了多久?”

“没有多久,不过是太难为若烟了。若烟还命工匠将这小泥龟烧制出来,还上了釉,这样,便是千年不朽了。”

“难为你有心了,本王随口戏言,你却如此上心。烟儿,真的辛苦你了。”

“王爷说哪里的话,这本是若烟份内之事。若不是王爷,若烟还在那秦淮,看人脸色呢。哪能在这竹林小筑为王爷沏茶啊。”眸子晶亮,那眼中的情意,却是如何也抹不去。

和衣而卧,伴着他细微悠长的呼吸沉沉入梦,梦中,我凤冠霞帔,他笑意盈盈,道:“丫头,我来娶你。”

次日,他醒来时,我早已为他沏了茶,交与他手中。

“王爷昨晚,有些醉了。”

“是啊,昨日父皇过来,一直绷着心弦。好不容易来你这里放松一些,酒劲儿便涌上来了。”

“王爷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啊。”我定定的望着他的眸子,柔声道。

“烟儿,你这心思,也是越发敏感了。连这都能看出来。”他笑着夸我,把头枕到了我的腿上。我帮他轻揉着穴位,以减轻醉酒后的头痛。

“不是烟儿的心思细腻,实是王爷自己和烟儿说的。”我轻笑,似阳春之雪。

“哦?”

“王爷每次烦心的时候,都会拽衣角。您自己看看您这衣角,揉的都不成样子了。”

“还是烟儿细心,连本王如此习惯都记得清楚。”

我抿嘴一笑,并不答话。这时我才明白,心上人,大抵就是说的如此吧。就连他细枝末节的微小细节,都能记得一清二楚。那时,我以为,那就是爱。就是爱人的方式。殊不知,那时的我,还是太小。

“烟儿,现正值乱世,这安逸的生活,许是过不了多久了。”

“王爷今日这是怎么了?如何生得这些许惆怅。”我搭话问一句。

他揉了揉额头,道:“不提了。烟儿,去给本王做些饭菜来,本王有些饿了。”

我应了一声,便去小厨房了。

不多时,一碗雪莲羹就摆在他面前。

“嗯,烟儿,手艺又有长进了。”他尝了一口,夸道。“不过,你要告诉我,雪莲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我见花房有朵雪莲,开的正好,便摘下来了。”

他的脸色变了变,突然怒道:“柳若烟!那是本王千辛万苦从西域采来的雪莲,好不容易才培养开了花,就让你给这么炖了?今天一天,罚你不许吃饭!”

入夜,我饿的趴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正恼时,只觉一阵饭菜香味扑鼻而来。从床上翻身而起,点了灯,才发现是他端了饭菜来。

“一天没吃东西,估计烟儿饿坏了吧。”他笑着,将饭菜放于小几上。

顾不得和他撒娇,拿起筷子便狼吞虎咽。吃着吃着,泪便咕噜咕噜往下滚。

“这好好的吃着饭,怎的还哭了。”他笑着为我擦去眼泪。

“不过是采了你一朵雪莲,用得着饿我一天嘛?”

他顺势将我揽入怀中,用帕子细细为我擦了嘴角的饭粒。我竟是越觉得委屈,趴在他怀里一个劲儿哭。

“好啦好啦,本王给你道歉,这饭菜可是本王亲手为你做的,再不吃,可要凉了。”他看着赖在他怀里的我哑然失笑,刮了刮我的小鼻子。

“真的是王爷亲手做的?”

“这还能有假?”

“王爷骗人,您是堂堂王爷,怎么会做饭呢。”

“本王从小生活在后宫,有些事,有些人,本王不得不防。所以就会做饭了。”他端起碗,将饭一口一口喂进我嘴里。

同类推荐
  • 重生卜卦师

    重生卜卦师

    一场车祸让她莫名的重生。自决定成为卜卦师后,她就不会后悔!
  • 蝶恋花:豫亲王福晋

    蝶恋花:豫亲王福晋

    她已经有了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却被位高权重、风流成性的豫亲王多铎逼婚。她装病、逃婚……想尽一切办法反抗,却逃不出多铎的手掌心。她被迫嫁进王府,在妻妾成群的王府里,充满着争宠、阴谋、背叛……她该何去何从?她是会认命还是会继续抗争到底?
  • 穿越之千年泪

    穿越之千年泪

    他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家,他遇到人生最美的她。当他爱上她,历史已经滑出了可以控制的轨迹。他在战乱中陪伴着她,他为了她接受了扭曲时空的惩罚。因为怕失去,他选择留下。因为他的留下,他却又不得不永远离开。他爱她,却无法相守。她爱她,却无法挽留。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黛魂玉影:红楼潇湘碎

    黛魂玉影:红楼潇湘碎

    她是苏州城倾国倾城的绝色红颜,她是大观园中绝世而独立的绝世才女,她是皇宫中巍然站立的绝代佳人。她在出生的时候已经是注定要在政治的洪流中生存的世家女子林黛玉,然而只是在是非产生的大观园中,在纷乱的没有烽火的战场上,她该何去何从?该如何演绎自己的悲喜人生?《黛魂玉影》给您不一样的黛玉,不一样的水溶,不一样的九龙夺嫡,不一样的红楼故事。
  • 江山醉歌姬王妃

    江山醉歌姬王妃

    月华如水,良夜靖好,是谁坐在木槿花下,调好琴弦,在琴乐声中诉说一段铭心的故事:鼎湖当日弃人间,破敌收京下云关。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关一怒为红颜……世人不会知道,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笑了,她承担了“祸水”的骂名,背负了一切,可笑这曾被世人钦羡惊叹的绝世容颜竟是致命的魔咒!
热门推荐
  • 风华绝代:魔妃狠毒辣

    风华绝代:魔妃狠毒辣

    “上刀山下油锅,剥皮抽筋碎骨,想怎么死你说吧!一朝从天降,从此风云变!公子臭名远扬:好色草包、顶级废材、不学无术、目无中人。当“丑鸭变天鹅”,常人眼中的世子爷——美如冠玉、高深莫测、风度翩翩。当“鲤鱼跃龙门”,敌人眼中的小白菜——狂妄嚣张、臭不要脸、流氓行径!当“世子成郡主”,群雄轰动!欣赏有之、肖想有之、追求有之、羞愧有之!总之,这是个扮猪吃虎、风华绝代的二世祖鲤鱼跃龙门、粪土变黄金、丑小鸭变天鹅的故事。【1V1双强,爽宠无误会】
  • 九龙封

    九龙封

    天外有什么,这片陆地又在哪里?九龙是什么,诸神究竟身在何处?现在的这一份平静是真的吗?在搞清楚这些问题之前你先想办法把钱赚够吧啊喂!!得嘞!赚钱,咱是认真且专业的!莫业带着自己的刀剑接着任何能赚钱的活儿,什么?没钱?等价的物件也行啊,人鬼无差,交上钱来。那如果你赚够了钱,你还想干什么?我,有点想回家了。
  • 百年诅咒

    百年诅咒

    一个突然裂开的洞口,十几个有去无回的失踪人员,一个临时组成的营救队,一场扑朔迷离的诡异之旅。存在与虚无,恐怖与惊悚,人与人斗,鬼与鬼斗,一切都在预料之外,一切都是那么让人无法理解。为了揭开真相,为了毁灭邪恶,情与爱,生与死,看起来是那么脆弱,又是那么坚强!
  • 你是星河滚烫

    你是星河滚烫

    24岁的优秀高材生,大公司高管曲绵这辈子遇到最棘手的事情,就是哄男朋友。“你要乖乖睡觉。”“哼。”“宝贝,我爱你。”“曲绵,你那里为什么有那么多男人的声音?”曲绵暗想不好这个小醋王又要生气了“宝贝,我在应酬。”“你自己玩却让我早点睡,曲绵,你真的很渣。”然后就是忙音唉,明天又要去好好哄哄这个爱吃醋的小妖精了。 (姐弟恋,陪着一个男孩子长大,甜文,新手作家欢迎入坑)
  • 农门恶女有点甜

    农门恶女有点甜

    一不小心穿越成恶毒自私的反派小姑,哥嫂嫌弃,侄子侄女惧怕!还有一对宠女无下限的爹娘,顺道不小心捡了个傻子拖油瓶。吃不饱穿不暖?不怕,她能挣钱!被人泼脏水污蔑?抬手虐渣!乖巧侄子想上学?那就供读书考个探花回来!咦,这傻子摇身一变成世子了?还是赫赫有名的大将军?还反扑?--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道之修行

    道之修行

    一曲终了,繁花散尽,伊人已逝,只余一声空叹。
  • 谈笑风生

    谈笑风生

    说好的于你相伴那便不会放弃最后的死因不怪你。你弦断音垮,何来求鸾曲答?
  • 神武王座

    神武王座

    十方诸天,万族林立,无数天骄辈出的年代。一位少年自偏隅之地走出,练武道,掌战法,修神术,御天骄,掀起无数风雨,搅动天下局势,踏上了一条逆天成神之路。古有三百士,众生以为王。我若为神武,谁敢试锋芒。
  • 鱼儿莫离了水

    鱼儿莫离了水

    开始就是青梅竹马,怎么?你不喜欢我啊,呵。荷塘盛夏,我着素衣白裳就这么遇见了你,你才多大呀,我亦如此。“就俩个小奶娃怎会懂情欢人爱这些之类的”这话可是你说的。我永远忘不了你说这句话时的决然。“臣女请皇上准许臣女随父出征!”你不是怕疼吗?怎么会去战场厮杀,乖,听话我带你去看萤火虫,可好看了。那时的你素裳归去,来时血衣嫁我为妻,就这样一块红纱成了你的红盖头。为何你不愿再看我,我不要这天下了好不好?求你理理我啊!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呀!【先说一下哈:前期很甜,后期会更虐!也不是很甜吧,暮妖可能写虐文更顺手(ˊ?ˋ*)?,如果写得不好,请见谅!】
  • 穿越之狐狸女郎

    穿越之狐狸女郎

    沈珑月是现代的编辑,为救人,一着不慎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王朝,遇到了善妒的嫡姐庶妹,腹黑的王爷,冷漠的将军,乐观的少主,她的人生一片鸡飞狗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