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30403800000017

第17章 凌筱筱暴怒

凌筱筱出了市医院,就径直冲着南郊仓库而去。

南郊仓库

“来人,把她给我泼醒。”

“是,小姐。”

‘哗’的一声,一桶冰凉的水倒在椅子上一个浑身鞭伤的女人身上,毫无疑问,这个女人就是沐紫。

看着椅子上的女人被水泼的转醒,一声尖利又带着傲娇的声音响起。

“呦,沐紫,怎么几鞭子你就受不了了啊?当初我可是提醒过你,离刘家齐远点,你说你怎么就不听话呢?嗯?”女子一手持着长长的鞭子,一边慢慢走向沐紫,另一只手抬起沐紫的下巴轻蔑的说道。

“我呸”沐紫猛地一扭头,摆脱了下巴上的那只手,大声说着“怎么?你得不到刘家齐的人就用这招来对付我?我真是可怜你啊?”沐紫吐了口中的血水,还一脸嘲讽的对着安云萱笑着说。

‘啪’安云萱听着沐紫的话生气的一把鞭子狠狠的甩在了沐紫身上。

“哼”沐紫一声闷哼,即使再痛沐紫也不想叫出来让安云萱这个贱人快活。

“你除了使用暴力,也没有什么招数了吧?”沐紫讽刺的说着。

“沐紫,你除了那张脸好看一点,还有什么能让刘家齐喜欢的,对了,你不是还有两个好朋友吗?上次骂我骂的开心吧?现在估计再也没机会骂人了吧!哈哈哈哈”安云萱说完大笑起来。她就是要让沐紫不痛快,让她身边的人一个个消失,她安云萱作为黑帮老大的女儿还没有什么事情是她想而办不到的。

上次她警告过沐紫离刘家齐远一点,可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不听自己的话,不禁天天往健身房跑,而且天天缠着自己喜欢的男生,这让她怎么不生气,她打听到每天沐紫都会在健身房陪刘家齐很晚,而刘家齐会送她回寝室。所以那天晚上她故意找自己的朋友缠着刘家齐问问题,让刘家齐无法送沐紫回去,自己好找机会下手。

可是让安云萱没想到的是,沐紫这个贱女人竟然还会身手,把自己找的混混都打的好几天不能下床,而沐紫只受了一点伤,这让她很是生气,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你把墨竹怎么了?你个贱人,你该死?”沐紫听到安云萱如此说,不禁担心起来,她不担心自己的伤,沐紫知道安云萱只是想折磨自己并不会要自己的命,可是墨竹不一样。

“哼,还有力气骂人呢,看来我打的不够重啊?来人”安云萱看着沐紫还有力气骂自己叫着身旁的手下。

“小姐”

“拿着这个鞭子,去沾点盐水,这个丫头看来我还是下手轻了,一会你打。”安云萱将手中的鞭子递给身旁的黑衣大汉。自己做到了沐紫对面的椅子上,翘起双腿看着沐紫。

“是,小姐”一旁的大汉拿着鞭子向一旁的盐水桶走去。只见那个黑衣大汉,一米八几的个头,浑身爆发性的肌肉,仿佛那一身黑色的衣服都要被肌肉所撑破,这样的男子,一鞭子下去,让沐紫这个弱女子怎么承受的了。

沐紫冷眼看着黑衣大汉向着自己走来,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一会忍不住叫出声来,然而她还是低估了黑衣大汉的力量,高估了自己的忍受能力。

“啊”一身凄惨的叫声,响彻整个仓库。

沐紫的整个意识仿佛都被这一鞭子带走,本来就一身鞭伤,黑衣大汉的一鞭子将沐紫身后的衣服都打的爆裂开来,鲜血顺着沐紫的衣服淌了下来,沐紫本就娇嫩的皮肤被打的皮开肉绽,而鞭子上还沾着盐水,能想象到有多疼。

迷离的意识,让沐紫在那一瞬仿佛死了一般。‘筱筱,墨竹要是我死了,你们好好照顾自己,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为我报仇。’

凌筱筱一路马不停蹄的运气灵气在脚下,整个人仿佛在路上腾空飞起一样,好在凌筱筱可以控制,否则还不等到达南郊自己先被人当怪物抓起来了。

市医院在市中心,而南郊仓库却在城市的最南边,就算凌筱筱飞起来也需要时间才能到达。眼看着就要到达的凌筱筱却仿佛听到了一声惨叫。

“是沐紫。”听着惨叫声,凌筱筱就知道是沐紫,如此的惨叫到底是多么痛才可以让平时那么坚强的女孩子,叫的那么凄惨。

此时已经到了郊区地带,四周根本就没有人,都是人一般高的野草,凌筱筱顾不得那么多,腾空飞起,朝着仓库飞去。

“沐紫,怎么样,还有力气骂人么?我是骂不过你们三个,但是此刻你在我手上,不还是任我宰割?既然你已经这样了,我不防告诉你,你那个好朋友,好像叫墨竹吧,还真是傻啊,看你被我们带走,竟然疯了一样向我们扑过来,既然她想找死,那我就好心的成全她喽,哎,那叫一个惨啊,撞的面目全非。啧啧”看着沐紫此刻早已经无力说话,安云萱自顾自的说着,明明说着可惜,可是脸上却是该死的幸灾乐祸的表情。

‘墨竹,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对不起’沐紫听到安云萱的话,眼泪早就忍不住眼里的泪水,掉了下来。被安云萱打了那么久,沐紫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看着沐紫此刻的眼泪,安云萱内心不禁充满了满足感“沐紫,你不就是靠你的脸诱惑刘家齐,我要是把你的脸毁了,他是不是就不会选择你了?他是我的了。”安云萱说完就拿着闪亮的匕首慢慢逼近沐紫那张苍白的小脸。

沐紫早已没有力气躲避安云萱的匕首,只能默默的闭上了双眼。

可是她却发现,想象之中的疼痛没有到来,而是听到了一声惨叫。沐紫好奇的睁开双眼,却看到安云萱倒在自己的身前,而安云萱的手里的匕首却因为忽然的倒地飞了出去,蹭着沐紫的脸,飞到了沐紫后方。

‘这张脸终究还是没保住。’沐紫心里叹息一声,她看向门口的方向,却发现凌筱筱急忙的向着自己跑来。

“沐紫,对不起我来晚了。”凌筱筱一进门便看到安云萱拿着匕首对着沐紫,让凌筱筱急忙挥出一股灵气,打开安云萱。

“筱筱”沐紫张了张嘴无声的喊了筱筱的名字‘你终于来救我了’仿佛看到了自己活着的希望,沐紫也不在强撑着,舒了一口气,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凌筱筱看着昏过去的沐紫一身的鞭伤,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好地方,心里怒火顿时爆发出来,

“啊啊啊啊啊.....”

“你们都给我去死,啊!”凌筱筱大叫一声,通红的双眼看着仓房里站着的所有人。浑身的灵力顿时外放,整个人也怒气的原因,腾空在仓库上方。

“你,妖怪,妖怪,你们你们快打她,开枪。”安云萱凌筱筱的灵气打倒在地上,此刻又看到凌筱筱双眼通红,飞了起来,顿时朝着身边的人大喊着。

“砰砰..”

“砰砰...”

一阵阵的枪声响起,却打在了凌筱筱身体外的灵气罩上,一声声金属掉落的声音响起,让开枪的人都惊讶的瞪大了双眼,举着枪死死瞪着空中的凌筱筱。

“你们打完了么?”冷的要命的声音从空中传来。

让地上的人不禁内心泛起一丝恐惧。

“打完那就到我了。”凌筱筱说完,便冲下来,冲着一个黑衣大汉伸出一只手,就发现一个一米八的大汉就被凌筱筱这样拎了起来,一个用力,大汉的头就一歪,彻底没有了生命的气息。从头到尾大汉连一个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另外几个人看到自己的兄弟就这样简简单单被眼前的女孩解决,也产生了惧意。他们是来保护小姐的,可是不代表明知不敌还要送命。这样想着,几个人转头就朝大门处跑去。

“想跑?”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就这样在门口响起。

只见这个男人两手一抬,两股灵力分别朝着逃跑的大汉大去,没等叫声响起,就看到几个身影相继到底,没了气息。

凌筱筱在击杀黑衣大汉的时候就看到了几个要逃跑的人,她相信即使没有门口男人的帮助,自己也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

凌筱筱转过头冷冷的看着门口的人,只见门口的男人又不同上一次见面的气势,凛冽,杀气,霸道,对着空中的凌筱筱点了点头,朝凌筱筱走了过来。此人就是夜冥殇无疑。

凌筱筱此刻没有心思与夜冥殇打招呼的心思,更没有心情去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凌筱筱慢慢的从空中降下来,一步步的走向躲在角落里的安云萱。

早在凌筱筱发怒只是安云萱就躲在了角落里,想找机会逃走,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凌筱筱这么厉害转眼就解决了自己的手下。

“你,你别过来,我爹可是流云帮的老大,我要是死了,他一定会为我报仇的,你不会好过的。”死到临头的安云萱还不忘威胁着凌筱筱,希望能活着离开。可是凌筱筱会让她如愿么?

不可能

沐紫浑身上下的伤都数不清,青青紫紫,让凌筱筱看了都忍不住的心疼,怎么可能因为安云萱的一句话就放过她,就算沐紫肯,凌筱筱都不同意。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嗯?”凌筱筱最后一声加重的嗯一声,让安云萱不禁浑身一颤。

“你欺负沐紫的时候怎么没想着放过她,现在让我放过你,白日梦都没那么好做吧?沐紫身上的伤我要十倍百倍的还给你,墨竹的事情也是你做的吧,你真可以啊,从来没有人敢挑战我的底线,你是第一个,恭喜你。”凌筱筱浑身越来越冷的气息,毫不收敛的杀气让躲在角落里的安云萱升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

凌筱筱将身上的灵气化作鞭子的样子,灵气化形的技能还是最近凌筱筱修为小有进步的结果,正好用在安云萱的身上。

灵力化鞭的威力,可不是沾了盐水的鞭子能比的,那种威力恐怕比普通的鞭子强上十倍不止吧。紧握手中的鞭子,用的向着安云萱挥去。

“啊,”惨叫声顿时响起。

另一边的夜冥殇看着满心怒火的凌筱筱,并没有阻止她的行为,因为她明白她的心中压制着一股怒火,如果不爆发出来,对身体不好。

其实对于凌筱筱的行动,夜冥殇一直掌握着,自从上次茶楼一别之后,他就放不下这个时而清冷时而可爱调皮的女孩子,尤其是自己将心里的话同她说了之后,更让凌筱筱在自己心里的地位不同。所以忍不住去关注她的一举一动。今天的事情他听到自己的手下汇报,不放心她就跟着前来。

看着凌筱筱在一旁挥着鞭子,夜冥殇不好阻止,看着倒在一旁的沐紫,上前把了把脉,却发现沐紫的情况不止表面的伤势那么简单,内脏也受到的一定的伤害,夜冥殇只能先输入自己的灵气为沐紫先护住内脏。

看着凌筱筱一鞭一鞭的打着,眼睛仿佛走火入魔了一般,夜冥殇赶忙放下沐紫,上前一把抓住凌筱筱挥鞭子的手。

“放手。”凌筱筱看到夜冥殇抓着自己的手,不禁大怒,冲着夜冥殇大喊。

夜冥殇看着凌筱筱走火入魔的样子,将自己的灵力顺着手输入凌筱筱身体,看到凌筱筱不在那么红的眼睛柔声说道:“我知道你不解气,可是你再这样打下去,她就死了。”

听着夜冥殇的话,凌筱筱看着地上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的安云萱,只能放下了手。

“不能这么放过她,我不解气。”凌筱筱孩子气一样对着夜冥殇说。

“如果信的过我,把她交给我,我帮你收拾她,还有,你的朋友你快去看看吧,我的医术可不及你。”听着夜冥殇的话,凌筱筱这才想起沐紫,赶紧跑到沐紫身边,为她查看伤势。

“谢谢你”凌筱筱自然发现了护在沐紫体内的灵气,向着夜冥殇道谢。

“你没事就好,带着你的朋友去医院吧,我已经打过120了。”夜冥殇说道。

“谢谢你,谢谢。”凌筱筱说完谢谢就欲扶着沐紫离开。突然看着门口的几个死去的大汉,为难的看了看夜冥殇。

“放心吧,这些交给我,还有那个女人都交给我吧,等这些事情都处理完毕,我会去找你的,你可得好好谢谢我。”夜冥殇温柔的对着凌筱筱说。

凌筱筱听着夜冥殇的话,不禁心头一暖,第一次遇到夜冥殇凌筱筱就知道他不是一般人。几天的相处凌筱筱发现夜冥殇为人虽然冷酷一些,但是对凌筱筱是真的很好,所以凌筱筱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相信他,所以刚刚她毫无忌惮的使用着灵力,丝毫没有回避夜冥殇的意思。

“等你来找我,我会答谢你。”凌筱筱说完冲着夜冥殇微微一笑,扶着沐紫离开了。

夜冥殇看着凌筱筱离开的背影,又恢复了之前冷酷严肃的样子。

“把这些尸体处理好,那个女人带走,好好折磨她。”说完夜冥殇也离开了这个仓库。

夜冥殇走后,几个衣着统一,身手干练的人出现,将尸体抬走,女人带走。片刻之后,整个仓库一点打斗过的痕迹都看不出来。

一个月后。

“筱筱啊,你能不能不要再冷着脸了,天天释放低气压你是想冻死我么?还有墨竹,你怎么也变了性子啊?一个个都不说话,要憋死我么?”沐紫一脸的无奈抱怨着,对着病床边的的凌筱筱,和临床的墨竹说道。

自从一个月之前凌筱筱将沐紫和墨竹从生死边缘救了回来,凌筱筱整个人就变了一种气势,时不时释放低气压,冷漠的眼神,严肃的表情,让沐紫以为凌筱筱身体里又换了一个灵魂。

而墨竹,全身包裹的像个木乃伊,虽然体内的伤都被凌筱筱治疗的差不多,但也从一个活泼开朗的性子变得沉默寡言,很少露出发呆以外的表情。这让沐紫不禁内心泛起一丝丝的担心。

这一个月来凌筱筱除了治疗沐紫墨竹两个人的伤势,就是在思考,在反思。

沐紫的伤势对于墨竹来说相对轻一些,沐紫在醒过来之后,凌筱筱就问了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切的事情都是安云萱那个女人安排策划好的,借机说健身房少了东西,刘家齐又不方便出去,就让沐紫去买,墨竹不放心就跟了上去。

而就在去超市的路上,安云萱找来的手下拿着棍棒围住了沐紫二人,即使两个人有着灵力,但还是双拳难敌四手,沐紫被人一棒子打晕过去,套上眼罩装进了一旁停着的面包车上,那些人主要要抓的就是沐紫,看到得手之后就不在和墨竹恋战,上车准备往南郊仓库而去。

而墨竹看到沐紫被人抓走,连忙上前拦住面包车,她没想到他们真的会撞向她,就这样面包车面对着拦路的墨竹一点顾虑都没有,迎面加足马力撞了过去。

墨竹一脸的鲜血躺在路上,面包车却扬长而去。如果不是路过的人发现,墨竹早就血流成河,死在路边。

后面的事情凌筱筱也全都知道了,就是因为知道了,所以这一个月以来,除了反思后悔,之外那就是恨。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强大的势力,为什么不思上进去让自己强大起来,如果有了势力,有了权力,有了自己的手下自己的人,那么安云萱即使是黑道老大的女儿是不是也会因为自己的名声和势力,而有所忌惮,就不敢对自己身边的人下手,不会有沐紫墨竹濒临死亡的一幕。

每次想到墨竹在冰冷的手术床上,浑身是血的求着自己去救沐紫,凌筱筱心里就痛得不能呼吸,再想到沐紫平时那么坚强的样子,却被安云萱那个女人打的面目全非,浑身是伤,凌筱筱就杀气四起,忍住自己想杀人的冲动。

这一个月,夜冥殇并没有来找过凌筱筱,只是打过一次电话,告诉了她安云萱的情况,没有死,但是绝对比死还要痛苦,也许就是那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吧。和夜冥殇到了谢之后,凌筱筱说有时间她会主动打给夜冥殇有事要谈。

如果说这件事情的后果让凌筱筱的变化最大,那么墨竹绝对是第二个。

墨竹在手术床上的一刻,她还有意识,她知道凌筱筱拼了命的救她,知道为了自己受了多大的痛苦,而自己却在病床上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沐紫被抓走却丝毫没有办法。她知道沐紫被抓走那么承受的后果,绝对不是她想看到的,墨竹这个一相开朗纯真的女孩,第一次感受到无助,感受到悔恨。身上几根肋骨断掉的痛都不如心里的痛一分。

“筱筱,这个仇我要自己报。”墨竹躺在病床上,忽然对凌筱筱说道。

“嗯”凌筱筱看到墨竹原本清澈的眸子,也变得暗淡了变得复杂了。凌筱筱自然明白这件事情对墨竹的打击,所以轻轻对着墨竹点头答应了墨竹。

对于安云萱所说的流云帮,凌筱筱查过了一些资料也大概了解了一些。流云帮在J省算是带头的‘大哥’了,流云帮上下五百人左右,但是基本没什么实力,帮内的收支基本靠着各地的流氓头头收取保护费什么的,刀具倒是有一些,枪支却很少,只有流云帮帮主,安兴越身边的几个保镖佩戴枪支,毕竟在国内对于枪支管理很是严苛,仅仅有着几把抢,就足以让流云帮在J省大大小小几个帮派中坐稳老大,大哥这个地位。

本以为等自己修炼到筑基期再一探流云帮,彻底解决这个祸害,但是墨竹既然开口那就让她去解决,这个仇如果不让墨竹自己解决,在她的心里形成魔障那么以后的修为也不会再精进。

“筱筱,墨竹,你们这是做什么?这件事是由我引起的,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没有办法挽回了,安云萱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们不要再这样了,不要总是说着报仇报仇,我都不在意了,我不想让你们每一天都活在不开心之中。”

沐紫看着一直低沉的凌筱筱和墨竹又怎么会不清楚她们这样是为什么。可是这件事毕竟已经发生了,就算再不想发生它还是发生了啊,最好的结果不是自己和墨竹都没事么,看着墨竹的眼神,沐紫就已经明白,有些东西好像再也回不来了,她不想让自己最好的两个朋友活在仇恨里。墨竹和凌筱筱两个人看着沐紫发怒的大吼大叫,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让沐紫一个人在一旁伤心的留着泪。

这种伤,这种痛如果可以说放下就放下那么以后,是不是就意味着谁都可以随意欺负自己,只要不死,那么就值得原谅?!

不可能的,这个社会,你不欺负别人那就是善良了,如果不想被欺负,那么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变强,变强变强!

同类推荐
  • 青衫恋红裳

    青衫恋红裳

    三世浮沉,我只愿与你看云烟的潮汐,赏长州的落英,望苍炎的繁星。饮下鸩酒,放弃梨苑,失了双臂,我只愿护你周全。莲依,我多想再为你打双草鞋。你是否还愿意再听我唱一曲《油纸伞》?我的头发乱了,你再帮我束一次,好不好?
  • 穿越之爱上师父的徒弟

    穿越之爱上师父的徒弟

    (注:我不会正经的写小说)原本失去亲人的杀手,我本该不会再有感情,遇到你不仅让我体会到了亲人,我还爱上了你,虽然我知道你终究会爱他,但我们真的……不行吗
  • 我假冒了龙神血脉

    我假冒了龙神血脉

    林瑾费尽心思进了清玄门修炼。本以为终于做了人上人,好日子要来了,却发现自己是个资质下乘的杂灵核弟子,修炼困难,一辈子只能做杂役弟子,永无出头之日。她不甘心,就假冒了清玄门第一强者,无极仙尊的血脉,得到清玄门上下取用不尽的好资源。可惜,好日子没过多久,无极仙尊回来,她的身份曝光了。她又费尽心思地逃跑。几经艰险,还是被仙尊抓了回去。奇怪的是,仙尊没揭露她的真面目,还把她当成亲女儿一样宠着,清玄门依然将她当祖宗供着。林瑾:我这是白跑了吗?……很久很久以后,林瑾才知道,她假冒的仙尊血脉是条神龙。她跟着仙尊回到了龙族,看着一群龙围着她,热情地教她变身成龙的龙人们。林瑾:……我就是急死也不可能变成一条龙啊!!龙神:作为我的血脉,你怎么这么笨啊?连变身都不会。林瑾:我是不是你的血脉你心里没点ABC数吗?
  • 异世三生情云

    异世三生情云

    上一世,我,优柔寡断,这一世,我,要活得精彩,敢当我的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遇人杀人。某妖孽:‘‘小情儿,你困了么?’’某情:‘‘我不困。’’
  • 但愿此生不负有你

    但愿此生不负有你

    她用她的笑容温暖了他清冷无聊的岁月,他以半身心血另塑肉身,陪着她,保护他……他心系苍生,心怀六界,他的爱原来本不该存在。可是终是为了她赌上六界。她说:“我爱你,上穷碧落下黄泉。”这个尊贵到到云端的男人在雪地里了哭了三天三夜,由神入魔,付给她一场六界同丧喜,一场惊天动地的红白盛晏。
热门推荐
  • 小女子离骚见过楚辞大人

    小女子离骚见过楚辞大人

    时空已经错乱,那就,让我们也错下去吧。你值得这世间所有的温柔,我在未来等你。
  • 言少你的搓衣板忘跪了

    言少你的搓衣板忘跪了

    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曲依牧不仅是曲家和言家的宝贝小公主,也是华国人人认知的公主,就连外国也没人敢惹着她。在所有人眼中,她的确是古灵精怪,调皮捣蛋,但也人人得知,她虽调皮捣蛋,但依旧也是个国民小公主。他是外界口中小小年纪却冷酷残暴,没有感情的怪物,也是亿万人心中仰慕的男人。年纪轻轻便继承了家业,是个人人惧怕的恶魔,却不知他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那一个人——曲依牧。分开了四年,他变得更可怕了。再次见到曲依牧的时候,她却变了一副样子。不过他不会再让曲依牧再离开他了,曲依牧可是他的命啊。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在乎,多爱曲依牧…最后,那个外界口中,没有一丝感情的怪物,亿万人心中的男人,把华国的小公主宠上了天;那个调皮捣蛋却傲娇的小公主对外界口中残暴冷血的怪物动了心。
  • 古村

    古村

    在一个无意当中在网络上发现的古村,为了揭开那里的神秘。却发生了一系列的神秘事件,几个人朋友反目成仇,相互猜疑。前世今生变得模糊,是活在了当下,还是活在了前世,众人迷茫了。
  • 神界委员会

    神界委员会

    这是一个独特的念珠世界,每个人在出生以后都会进行一次觉醒念珠的行为,因此这个世界也被称为念珠界。一个孩童出生后,念珠觉醒的越多,代表着以后修炼的速度也会更快,换句话说,念珠数量代表着一个人的修炼天赋。念珠界有数以万计的城市,分布在占据着统治地位的四大国家与升仙殿周边,除此之外更是有无边的魔兽森林与浩瀚的妖兽海洋,主角萧何的故事正是在此展开。
  • 不入轮回

    不入轮回

    从开天之初,到天地崩灭。王蛮干数次转生,掀起无边风浪。
  • 同林鸟

    同林鸟

    小说从一对70后年轻夫妇面临婚变潮·爱拯救中的失同步化危机入手,讲述他们结婚十年里浓情渐淡、婚姻战争、婚变、爱拯救、心灵成长、重生或新生的婚姻病愈过程。从彼此亲爱彼此关怀,到彼此折磨彼此伤害,最终走过了十年婚姻中最艰难的磨合期,在背叛和温存中,渐渐衡量出了自己可以承担的幸福,他们代表了大多数70后男女已经、正在和即将经历的普遍而典型的20、30、40“婚姻成长模式”。
  • 毒妃不承欢:暴王轻点爱

    毒妃不承欢:暴王轻点爱

    接连克死四个王妃的铁血暴王要娶男人?整个西凤的人都不好了,暴王特么这是睡不了女人所以转向男人下手?对于坊间传言,当事人沈静书愤怒拍桌,错了!全都错了!劳资特么是女人!女人!还是个命苦的女人!劳资都女扮男装逃跑了,还是被暴王给捉了回来!暴王说:“本王又不会吃了你,你跑什么跑!”她回:“我不是你的王妃,沈妙珠才是你的王妃,你要发情找她去!”暴王怒:“本王娶的王妃是你,你看光本王摸了本王,难道不该你来负责?”她拍案而起:“都说了是意外,就你那破身材,我压根不屑看!”暴王黑脸:“本王现在就办了你,看你还会不会认为本王是破身材!”
  • 天禅境

    天禅境

    要问世间大道,到底什么是正,什么是邪,论正中有邪,邪中亦有正,一个小儿天赋异禀,逆天意却行真理,以练毒功《万毒幻镜法》而明天理,看破生死,再以《天地禅境》而窥得天机,一袭青衣早已逃离轮回,他就是胡显,从黑到白,从残破不堪到完美无瑕.......
  • 天行

    天行

    号称“北辰骑神”的天才玩家以自创的“牧马冲锋流”战术击败了国服第一弓手北冥雪,被誉为天纵战榜第一骑士的他,却受到小人排挤,最终离开了效力已久的银狐俱乐部。是沉沦,还是再次崛起?恰逢其时,月恒集团第四款游戏“天行”正式上线,虚拟世界再起风云!
  • 安舒与敬洋

    安舒与敬洋

    从小失去双亲的陆安舒,坐拥着父母留给她的巨额遗产,孤独的成长在这座城市里。从小她就学会了坚强与警惕,因为她知道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一个人能够像父母一样爱自己了,往后的路也只能自己一个人走……愿上天善待每一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