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3281000000002

第2章 迎春

当凤雨熙再次睁眼时,已经不在悬崖了,而是在一个森林里。

身上很破,而且还有很多伤痕,像极了一个乞丐。

难道凤雨熙没死吗,不!凤雨熙不是没死,而是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刚刚死去的女子身上!

这时,一大段本不属于凤雨熙的记忆涌进脑中,使凤雨熙再度晕厥了过去……

原身也叫凤雨熙,是将军府大小姐,出生时天象大变,说是吉兆,可是却一直停留在灵兵初一级,再怎么努力也升不上去。

一张小脸因为营养不良,看上去就像是五六岁的小孩子。

而且还又痴又傻。其实原主既不痴也不傻,反而很聪明,否则也不会在没有任何庇佑的情况下活这么久了。

凤雨熙懂得装傻,让人以为她对他们没有威胁,从而生存下来。

而她所在的将军府是在青灵大陆西凤国的主城,除了西凤国,还有东陵国、南硫国、北邵国。

在这个世界,据说还有神,魔,灵,妖,四类,其中妖族最让人惧怕,灵族最受人歧视。

当然这只是人类的种族歧视。

凤雨熙因为天生吉象,所以皇帝高兴就将刚出生的凤雨熙封为“雨熙郡主”,所以理所应当地挂上了皇姓。

但是却没有享受到郡主应有的待遇,爹不疼,娘也早逝,还受到同父异母的妹妹欺负,要不是因为这个郡主的虚名,可能凤雨熙早就死了。

当然现在的凤雨熙也死了,虽然躯体还在,但是里面的灵魂已经不一样了。凤雨熙缓缓地拖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躯体,根据记忆中的路回到将军府中自己的小屋门口。

当凤雨熙到了记忆中的小屋时,懵了,尽管记忆中已经知道小屋的“宏伟”,但真人看到还是惊讶的,当然,更多的是惊吓。

整座屋子破烂不堪,猪圈狗窝可能都比这好了不知道多少。

就算再不受宠,那也是一国郡主呀,住在这种屋子里还不得让人活活笑死。

屋里终年不见阳光,昏暗潮湿,墙皮早已脱落了,墙上凹凸不平。好似只要大风轻轻的一吹,就会化成废墟般的摇摇欲坠。

还未进入屋中,就听见屋里传来阵阵哭声,走近一看,只见一个丫鬟服装的女孩双目空洞,眼睛里不时地流出眼泪。

“呜呜呜,小姐,迎春对不起你呀,小姐,迎春应该跟在你身边的。”记忆中得知眼前这个丫鬟是原主唯一一个丫鬟——迎春。

“迎春,你家小姐我不是在这好好的呢吗?”凤雨熙只觉得耳畔吵吵闹闹的特别心烦,前世最讨厌哭哭啼啼的人了,要不是看在这个丫鬟待原主忠心耿耿,可能就不会这样轻声细语的说了。

迎春回过头看向凤雨熙,“小姐,你……你不……你不痴也不傻了!太好了,老天爷开眼啊”

“迎春,我本来就不傻。以前都是我装的,不然现在我们可能早就不在了。快把眼泪擦干净,以后不要再哭了,再哭我就不要你了。”

迎春连忙擦干净眼泪“小姐,你已经大了,夫人当年让我交给你的东西终于可以给你了。”

说着,跑到房子角落轻轻的嗯了下去。

只听“咔嚓”一声,地面裂开了一条缝,一条密道出现在眼前。

同类推荐
  • 归兮此世

    归兮此世

    慕年死了两次,也活了两次。第三世的自己遇上了一个@#&?的男人——初次之谈,慕年问男人:“恨到深处谈何控制?”那次,慕年说绝望是耻辱,而男人坚定道:“你会尝到的。”二次交谈,慕年嘲他:“你还有尊严吗?”男人一改风流模样,故作高深的看着她,但笑不语。那次,他留下一句话;“连自己都护不了,你又有何尊严?”三次之谈,最后一次。慕年坦白,她是女人,他甚是淡定。那次,男人立下誓言:“我收尸骨为生。”慕年落泪,她曾说过,她弑天下为途。可这个男人也是@#&?的——慕年:“你割袖子干嘛?”男人:“怎么?我断的不够潇洒?”慕年:“……”其实他还是@#&?的——男人:“宝宝,我爱你。”慕年没理。男人:“宝,我爱你”慕年:“嗯……”男人:“宝你快回我说你爱我。”慕年:“嗯……你爱我。”男人幽怨的盯着她:“……我爱我自己。”末语:与暮冥年,沁湘君;一别如斯,归来至。PS:[穿越重生/架空历史/男强女强/1V1/双洁]风流妖孽男主×外冷内热女主
  • 朕的爱妃,请自重

    朕的爱妃,请自重

    顾承渊很头疼,他每日都有收拾不完的烂摊子,忙不完的政务。当个皇帝,每天累的跟个狗一样。这就算了,可偏偏那个妍妃对他死缠烂打。这叫他头疼不已,他平生最烦女人纠缠他。顾承渊觉得除了上朝时看不见那个女人,其余时间她就像影子一样跟着他。直到后来他听说,妍妃早就打听他讨厌哪种类型的女人然后故意装作这样,只是为了让他厌烦自己。他起了兴趣,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但是妍妃真的是很单纯的想让他烦自己,毕竟她的小丫鬟要是看见她和别人走到近些是会吃醋的。
  • 卿歌如梦

    卿歌如梦

    看这一世繁华,许你一世红妆。她和他,本是三世情缘,却因为一次乌龙,从此,天人永隔。他耗尽毕生精力,终于让她的残魂回来了,本想着可以抱得美人归,无奈一路上找死的人太多,且看他和她情路如何漫漫~本想着把那些渣渣全都灭了,可却没有想到还要过丈母娘这一关。为何他的追妻之路却如此漫漫?这是一个数世徘徊,却又念念不忘的甜宠文
  • 权谋御心

    权谋御心

    情有可原的谋害,就是无罪?给一巴掌喂个糖,就是无害?前世渣男今世遇,就是猿粪?呸呸呸,谁一辈子就执着一人?叶秋白瞅了瞅备胎n号,考虑起了纳谁为宠“呔,今生你还想跑,今日君王不早朝!
  • 庭院深深春欲晚

    庭院深深春欲晚

    前世身为安宁郡主的她,在父亲被送上断头台,母亲饮鸩自杀的那一刻,纵身一跃,跳下高高的城墙,结束了大好年华。今生她站在皇宫御阶,瞧着大殿之上的垂垂老妇露出了轻描淡写的浅笑:“太后,你想让我救你孙子的性命,那是不可能的。”“为什么?”鬓发花白,神情绝望的太后愤然怒喊道:“我们皇家哪一点对不起你?毓儿他要封你做太子妃!”太子妃?谁稀罕!这江山,她父亲呕心沥血,浴血奋战,才有了如今的局面,可皇帝回报给她们的是什么?是杀戮!是恩将仇报!地狱归来的她,怎么还可能傻傻的跳进去?她要做的,就是毁了它!那些冷漠之人,不配坐。
热门推荐
  • 这位团宠公主又飘了

    这位团宠公主又飘了

    【绝世团宠文,1v1】人人都说:凉国公主出世凤生,祥瑞之兆,必定不凡。确实如此!人人都说:凉国公主上有三兄,国主独女,必是团宠。丝毫没错。……但是团宠公主还是要被迫和亲,对象居然是一闲散王爷?忍不了!忍不了!……嗯?这人还不赖!算了,既来之则安之。便宜他了。……某公主:王爷,你就去做那皇帝吧!我想试试做皇后。某王爷: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某公主:皇上,我想隐居山林。某王爷:好。……某国公主偷笑中。这和亲对象不错。
  • 平凡的世界诡异的人

    平凡的世界诡异的人

    沈图是一只活了八百多年的僵尸,为了给自己找点麻烦,开了一间“沈图,灵异私家侦探”事务所,以此来消磨、打发那永生的生命......
  • 王家岭的诉说

    王家岭的诉说

    “这是一起造成38人死亡、115人受伤的极其严重的责任事故”。这是一部直赴灾难现场,用事实的真实追踪描述还原灾难的内情文学报告,是超越了新闻报道的直观表层描述之后的事实和理性思考与追问。《王家岭的诉说》是一部典型的灾难文学作品。赵瑜率队,五作家察访祸灾真相;矿工诉说,众难友揭秘国字煤田。深度解答网民疑团,王家岭上生死实录;严格拷问矿主良知,黄河赤子气贯全书。
  • 天行

    天行

    号称“北辰骑神”的天才玩家以自创的“牧马冲锋流”战术击败了国服第一弓手北冥雪,被誉为天纵战榜第一骑士的他,却受到小人排挤,最终离开了效力已久的银狐俱乐部。是沉沦,还是再次崛起?恰逢其时,月恒集团第四款游戏“天行”正式上线,虚拟世界再起风云!
  • 仙谬

    仙谬

    大道无情,长生无望;众生无知,我辈无用。修仙原来就是一场笑话。
  • 代嫁:攻心奴后(上卷)

    代嫁:攻心奴后(上卷)

    他浅浅一笑,手指温柔的在我脸上划过,声音甚是低沉,“怎么,吓着你了?”在宫人面前,他对她怜爱有佳,百般呵护。他松开下颚,将被褥仍在地上,“下去!别玷污了朕的床榻!”两人单处时,他对她诋毁辱骂,百般羞辱。宫廷女人自结四派,瓜分皇上的宠爱,宫廷血腥源源不断。谁会是笑到最后?
  • 天行

    天行

    号称“北辰骑神”的天才玩家以自创的“牧马冲锋流”战术击败了国服第一弓手北冥雪,被誉为天纵战榜第一骑士的他,却受到小人排挤,最终离开了效力已久的银狐俱乐部。是沉沦,还是再次崛起?恰逢其时,月恒集团第四款游戏“天行”正式上线,虚拟世界再起风云!
  • 病娇少女轻轻拥

    病娇少女轻轻拥

    听呀,谁在轻轻哭泣,破旧的旋转木马,是谁偷走了它的眼睛;听呀,不要大声呼吸,回头看看我,我已经不在那里……“嘻嘻嘻嘻,”小女孩抱着兔子娃娃,“来陪我玩吧……”(暗黑向,三观不正,不喜勿进)
  • 许你长安录

    许你长安录

    阿莫是长安城青楼女子,她在亲楼受尽委屈和琢磨,一次机遇,让她成为了齐国的公主——楚鎏墨,成为摄政王的王妃,宫里的明争暗斗,她又该何去何从……那个撩人的摄政王,可让她欢喜?那个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让她似曾相识又不得不假装不在意!陪嫁丫鬟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层层阴谋让阿莫深陷于权谋之中。而他,摄政王,撩人的背后是不是又一层腹黑,阿莫盯着他的眼睛,只觉得后来的他已经不比从前了……身份败露的阿莫,她又该如何逃脱情敌的挑拨,未来人生……悲催的现在……“宁可我负天下人,也不允天下人负我!”“长安之下,我陪你可好?”
  • 爱在春风

    爱在春风

    李芯娴和周小恒识于高中,她们之间发生了一些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