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5845800000159

第159章 悟道之战(全书完)(4)

感触最深的却是刘公公、杜刺、花无愧、厉南星,他们从来没有这一刻如此清楚地感到天道的存在和真实,而这一切却全都是一个最年轻的高手所赐。

夜空显得更深广,天空变得更开阔,一切都似乎顺应着林峰那延伸的精神力而改变,不过这一切只是一种感觉。

他们必须还要动手,还要动手,刘公公这次倒退两步,但一切也似乎随他的倒退而改变,天地之间的邪阴之气,似乎由天地的四面八方向他的体内狂涌,甚至让人清楚地感应到脚底下流过的阴邪之气,而那阴邪之气从刘公公的脚底涌入,再流到手上。

那是一双原本很白皙而润滑的手,而却在这一刻,看上去是多么干枯,干枯得像十二月的芦柴棒,在那手上有两枚绣花针。

竟会是绣花针,天哪,这是什么武功?从来都没有人听说过会有如此怪异的武功存在于世,在以前也未曾听说过。

杜刺不认识,花无愧未曾听说过,所有的人都未曾听说过。

“葵花宝典!”封万年脸色变得无比惊讶地道。

“葵花宝典是什么功夫?”肖万邪惊异地道。(肖万邪虽为当代高手,他却不知刘公公所创的此本葵花宝典竟在数百年后的武林之中,引起几场惊世之战……)

“这是本公公自创武学,本公公一生所创尽记于葵花宝典之中,今日我第一次以葵花宝典的神功对敌,林峰,你应该感到骄傲了。”刘公公不无得意地道,但那两枚绣花针却逐渐变得发亮。

林峰依然紧闭着双眼,淡漠地道:“我从来不会小看每一个人,无论对方用何种武功,都不重要,你的武功是自创,我的武功也没有师父教,我们来做一个比较,若我胜了,你便立刻将絮随风放了,撤军离此,我若败了,一切自不必说,你不会放过我的对吗?”

“好,你出兵刃吧!”刘公公讶异地道。

“你用针,我用的却是刀。”林峰虽紧闭着双眼,却似乎对刘公公的每一举动都清楚得骇人,只见他缓缓地从背上拔出那柄由龙佩手上所夺过的刀。

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迟缓而优雅,每一分力道似乎都是那般匀称,从抽刀到刀在头顶斜指,中间的速度竟奇迹般地达至一种超然的平衡,几乎是在做匀速运动,而轨迹更完美得无懈可击。

谁也想不到,林峰拔刀的动作也会是如此考究,虽然整个人静立如山,但这拔刀的瞬间,那种动感,似牵动了虚空中所有的能量,蜂拥地向林峰体内注入,再传到手上,由手再入刀,再由刀传至虚空,却成了一种奔雷的闷响。

的确是奔雷的闷响,这一刀竟牵动了天上的云彩,天上的云彩竟以林峰的刀所指的方向为中心,疯聚而至。

天地之间除了奔走的云响,和风的呼啸之外,便再无任何声音,林峰竟是不呼吸的。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林峰竟然不再呼吸,但却不是死了,绝没有,没人会相信一个死人的身体会有如此膨胀汹涌不息的生机,那根本不可能。

刘公公的形象变得好狰狞,那满头银白色的长发全都在乱舞,像躁动的蛇群。

风渐大,大得使林峰的头发也随风而舞,衣衫在鼓动之中显得无比飘逸自然,他的眼睛依然闭得很紧,天地之间全是虚幻,惟有那份感觉潜藏在神经之中,那超自然的感觉才是真实的。

天色已入暮,可此刻已变得漆黑,那是天上那浓得似墨汁的云,仍在聚集,那是因为林峰的刀仍未曾劈出,没有人敢想象林峰的刀劈出之后会是怎样的一种场景。

所有的人都在后退,不自觉地后退,包括杜刺、花无愧、厉南星,似有一种无形的能量在催逼每一个人的每一根神经,除非想使自己的经脉爆裂,否则便是参加这两个人的战斗,不然那只有退开一条路。

天妖教的弟子和君家弟子刚才见过君金权和那假花无愧的比斗,还以为那便是人的极限,在赫连天道突然加入战斗之时,天空才有了一些变化,而此刻,只这两个人默默地对峙,便有如此的声势,便是连做梦都未曾想到。

这种结果,甚至连刘公公和林峰都未曾想到,皆因从来都未曾遇到这样的一个对手,但他们根本没有心思去想,也没有必要去想。

各派之人,全都立于另一边的山头,没有人敢在山沟之中呆,这种未战而先有的气势,已经让他们感到这座山头有崩塌的可能,那样在山沟之中惟有死路一条。

但却已经没几个人能够瞧得见两人的身影,甚至感觉不到两人到底立身何处,天地之间已完全分不清哪是他们,哪是天地。

风似乎越来越大,有沙石旋飞的呼啸,在闷雷声的应和下,把这里的气势烘托得更显狂野。

“轰隆隆——”一道闪电劈开厚厚的云层,像无数条银蛇在虚空中狂舞。

人们看见了林峰,却不由全都发出一声低呼,因为那无数道银蛇全部聚敛于林峰高举的刀上,也就在此时林峰动了。

他是双手握刀,拖起一道亮丽无比的电光,向刘公公狂劈而下。

“噼叭——轰隆——”云层竟然像完全被劈开了一半,中间亮出了一线淡蓝色的电空。

人们在这时候也看到了刘公公,那似是一张难以置信的鬼脸,散发着无比阴邪的气墙,两只眼睛竟射出了两道鬼火般光芒,显得无比的凄厉与恐怖。

到底是怎么出手的没有一个人看到,连杜刺和花无愧也没有看到,这一刻他们才明白林峰为什么会紧紧地闭着双眼。

“轰——”人们清楚地感应到山石的狂飞和那爆炸的声响。

这不是来自天上的云层,其实云层已经完全合上了,那一片淡蓝的天空早已不见。

林峰与刘公公这次交手的第一击,在这一击之下,天空下了雨。

好大的雨,有人怀疑自己是立在瀑布之下,差点给冲得东倒西歪,还有好大的风,那是一股逆冲的气劲,有人听到树木折断的声音和树枝狂击地面的声音。

天空再次射下一道闪电,那仍是林峰的刀,人们惊奇地发现,林峰和刘公公竟被一个大水球罩住,水球的球壁在不断地向内膨胀。

没有人可以看到两人交手的情况,完完全全被黑暗和大雨挡住了视线,只偶尔当闪电击在那水球之上时,人们才猜到林峰和刘公公仍在水球之中激斗。

这一战只有两个人能感受得最清楚,那便是林峰和刘公公。

他们是另一种感受,绝对不是语言可以描述万一的,语言已经太贫乏了。

没有人能够想象刘公公的针有多快,惟有林峰的感觉可以捕捉到,那是大自然的功劳,林峰只觉得自己便是整个广阔无垠的宇宙,便是整个充满生机活力的大自然,甚至可从每一粒浮游的空气中获得刘公公攻击的信息,对方的每一个动作都变得那般缓慢,在脑中若演戏一般,轻轻地划过,他在此刻,已与另一个博爱的生命相接触,那似是另一种形式存在的生命,也似是因一个空间,但他知道那个另一种形式存在的生命正是上代活佛,将他从魔境之中解脱的精神力。

刘公公也想不到林峰的刀有多么强霸,每一刀不是很快,但每一刀绝对躲不开,而且每一刀似乎将宇宙之中能够存在的力量全部都注入了他的体内,使他承受从未有过的震撼,这一刻他才开始有些后悔没有选用别的兵刃,他也想不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不怕快的,任何速度对林峰来讲都是徒劳,他的战术全都变得无比空洞而单调。

林峰的能量似乎是无穷无尽,整个宇宙的能量似乎完全由林峰支配,雷电的力量,风雨的力量,使所有的生命都感觉到无比的渺小。

刘公公的头发根根倒竖而起,地底涌起的阴邪之气,使他的筋骨和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都蕴藏狂放无比的能量。

但在虚渺之中,他感到的不仅是林峰的攻击,还有那难以解脱的生命力给他精神中的强大压力。

那也是一种虚渺的精神力,但在这种难以解脱的神奇境界之中,那团充满浩然正气和博爱的生命真真切切地存在,由于他所用的力量里的阴邪之气,正被那股浩然正气压抑着,他根本就无法以全力和林峰斗,不是无法以全力,而是无法以全部的精力去与林峰斗,再加上先天的少了林峰那种阳刚、至猛的浩然之气,他的命运已经注定了败绩,这个是他根本无法逆转的定局,但让他欣慰的是,林峰竟将他引入了这种境界,这是一种全新而充满生机和能量的世界,也是他一生所想追求而未曾达到的世界,终于在这时,让他看到了。

他完全无法描述这个世界的神奇,那纯粹是一种精神的领域,那种让精神解放,无限扩展的感觉,使他已不再计较成败得失。

“轰——”天地似乎因为这一击完全炸开了,至少云层完全炸开了,乌云在刹那间,奇迹般地飞散至无影无踪,那瀑布般的雨水也在刹那间停歇,天空又恢复了淡蓝之色。

夜不再是漆黑,尘土完全散开,平息之后,人们看到了两条人影,两条静立的人影,静静地立成了两座孤独的山峰。

所有人的呼吸在刹那间竟似乎完全停止,没有半丝声响,似故意给这种狂暴过后的时刻,制造一种宁静而恬静的气氛,其实,这只是一种闷,一种很枯燥的沉闷,便若这座雅天峰,十万年如一日地静默。

所有的目光都在注视着这两座孤独的山峰,似乎怕呼吸稍重一些,便会有一座山峰会崩塌。

厉南星没有动,杜刺没有动,花无愧似乎也被惊得呆然,没有动,杜娟和花雅兰没有动,但却泪如雨下。

林峰静静地立着,刀轻轻地拄着地,双目却不知是在什么时候睁开了,注视着刘公公,似乎想制造一点永恒的浪漫。

“阿峰!”花雅兰和杜娟很小心、也很轻柔地呼唤着,眼泪却不争气地滑了下来,她们似乎怕林峰会在她们呼唤声下化成了灰末,所以不敢大声喊,而心中却似沉了一块铅,谁也不敢肯定,在这种近乎神话的风暴之中仍会有存活下来的人。

杜娟和花雅兰的话没有唤醒林峰,甚至连眼皮都未曾见到他眨一下,却一下子唤醒了刘公公,他有些茫然而欢喜地睁开那双有些干涸、却不失神气的眼睛。

“阿峰!”见到这里,所有的人都心凉了,像是将心存放在冰水中一般,都冻止了,杜娟和花雅兰的泪水禁不住狂涌,再也顾不了是否会一下子便将林峰震成飞灰,悲泣着狂喊一声。

“我败了!”刘公公那欢欣的神色之后竟蹦出似是很激动的三个字。

人们这才注意到地上的两枚针和三点血,这是杜刺、花无愧、厉南星这等眼力而又处于这么近才可以看得如此清楚。

杜娟和花雅兰一呆,她们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不男不女的人敢情是疯了,败了怎会如此高兴?

“我败得心服口服,人立刻便还给你,谢谢你手下留情。”刘公公的语气竟也在刹那之间变得无比平和,整个人的气质似乎在这一战之中完全改造了一般,变得安详无比,刚才那种邪异之气全都去得无影无踪。

杜娟这才看到了那两枚针和刘公公手上还在滴着血,霎时,她只觉得这不男不女的声音竟比黄莺的歌声更动听,似乎这一生一世,都未曾听过比这更好听的声音,激动得几乎要去赏那老太监一个香吻。

“我的事已经完了,剩下的全由你一手包办喽!”林峰终于开了口,目光中闪烁着狡黠的笑意。

“恭喜你了,刘公公!”花无愧上前抱拳笑道。

“呵呵……”刘公公禁不住发出一阵欢快的大笑,稍歇,也抱拳向杜刺、花无愧和厉南星欢笑道:“我也恭喜三位了,顺便也向林少侠表示祝贺。”

杜刺和花无愧相互望了一眼,林峰和厉南星相互望了一眼,最后四双目光竟瞧到了一起,不由得同时爆出一阵豪放而欢快无比的大笑,山林之间的气氛,立刻变得无比活跃。

杜娟和花雅兰顾不了害羞,泪眼婆裟地钻到林峰的怀里,摇花却紧紧地靠在厉南星的肩头,韩秀云也从背后紧紧地握住杜刺的手,剩下花无愧却将手重重地搭在刘公公的肩头大笑不止,不经意中,竟滑下两行清泪!

——全书完——

同类推荐
  • 君临天龙

    君临天龙

    穿越到天龙世界,成为宋徽宗赵佶,然后一段故事。————————————————PS1:时间考据就不要了,整个天龙背景时间轴被推后了6-8年左右。PS2:历史考据就不要了,这不是严肃正剧。PS3:天龙慕容粉可弃书,因为不会看到你想看到的。随时补充,欢迎试阅。
  • 冷凌刺客花有缺

    冷凌刺客花有缺

    朝廷重金悬赏的刺客偶遇落魄小姐所引出的欢喜爱情故事。
  • 锦歌行

    锦歌行

    花开两生面,人生佛魔间,家道遭变的陆阳溟形若是阳面的话,那自幼流浪的秦满就是阴面,本为同根,却走向不同道路。庙堂暗潮涌动,江湖血雨腥风,引发轩然大波的“天机十策”到底为何物?盐帮、立储、迁都、北元……那层层宫墙中到底隐藏了怎样的秘密?求生、求知、求道,锦衣华服,道虽不同,终同归途。舔刃饮血,快意恩仇!
  • 风云之剑气诀

    风云之剑气诀

    重生剑晨,要不要这样?给我一本残缺武功,要搞毛线?我不管,美女都是我的,是我的!!!算了,赏聂风一个第二梦,步惊云一个于楚楚,秦霜一个丁宁吧。好了,要猎艳去了,哎呀,雄霸你跑什么?老帝,卧槽,怎么也不见了?PS:本书以电视剧为主,若与漫画不符,请参考电视剧,谢谢。
  • 风云山庄

    风云山庄

    看文,看文,还是看文,作者不善写简介和文,不喜可不看
热门推荐
  • 天行

    天行

    号称“北辰骑神”的天才玩家以自创的“牧马冲锋流”战术击败了国服第一弓手北冥雪,被誉为天纵战榜第一骑士的他,却受到小人排挤,最终离开了效力已久的银狐俱乐部。是沉沦,还是再次崛起?恰逢其时,月恒集团第四款游戏“天行”正式上线,虚拟世界再起风云!
  • 爱恋进行曲

    爱恋进行曲

    你的一句话,可以让我幸福的傻笑,你的一个动作,可以让我害羞的流鼻血……你的每一举一动,都是那么完美无瑕……因为街舞,我们走在一起,因为街舞,难过的时候我可以不用哭。因为街舞,我们的分分离离总是会被[SIX街舞社]牵绊,最终还是走到一起,一起努力奋斗……
  • 爱似毒药 恨你入骨

    爱似毒药 恨你入骨

    多年的喜欢,心心念念都是他,到最后,却成了笑话。而那个男人,却在每次关键的时候救了她。“就凭,你是我的夫人。”他这样说。
  • 女人的心理,男人的思维

    女人的心理,男人的思维

    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对自己耍流氓!只有女人最了解女人,也只有男人最了解男人。这是一本讲两性社交心理的书,是资深女性PUA绛妖精集大成之作,涵盖两性交往的诸多方面,具有很强的实际操作指导能力。与很多心灵鸡汤不同,本书有非常真实的案例,细节丰富,几乎都是日常能遇到的情况,有非常高的实际操作含金量。绛妖精点评犀利,表达到位,在点醒你的同时,更是提供稳准狠一学就会的社交技能!让你在实战中对症下药,读懂社交当中的异性心理,从此只赢不输。
  • 泪殇舞

    泪殇舞

    她本天真单纯,遇到了他,学会了什么是爱。他便是那地狱里的阿修罗,本是执掌他人命运的掌控者,淡漠看着如棋盘般棋子的挣扎。她的出现打破了原本设定的一切,自愿,为了她坠落到阴谋与漩涡中,在她以为一切都是美好时,一个个阴谋将她推向深渊,娘亲的死另有内因…
  • 我暗恋四年的女孩儿

    我暗恋四年的女孩儿

    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我把这个故事分享给大家。
  • 在地下城搬砖的日子

    在地下城搬砖的日子

    那一年,抬起来了手中的砖,手是烫的,身体是疲惫的,但腰不酸,腿不软,心态很稳。如果没有这两个哥布林监工的话……
  • 新纪元的穿越者

    新纪元的穿越者

    公元年的历史因为人类的作死而毁灭,原本身患绝症的博士生因为参与了人类冰冻计划,在公元历史结束后一万年复活。他惊讶的发现,现在的地球已经有了新的文明,新的人种,历史约相当于公元前700年战国春秋时期,复活他的是一位生物机器女仆,这位强大的机器女仆拥有公元年全部的人类文明知识。为什么女仆要复活自己?在自己沉睡的时候经历了什么?自己又要在这个新文明的世界里面,将会建立怎样的丰功伟绩?
  • 江南烟雨美人颜

    江南烟雨美人颜

    那年杏花微雨初逢君,他端坐客席,见她身着红衣,血染大殿,只为一句不嫁。后来杏花微雨又逢君,依旧是大殿之上,他站她身侧,她笑灿若星辰。凤凰涅槃,浴血而来,她只为洗清家族冤屈;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只为搅乱时局改天换地。携手,或是对手,这便要看天意了。
  • 殿下的夫人

    殿下的夫人

    “公主!白公子被黑衣人抓走了!”“快!小莫你留下其他人随本宫前去救人!”“是……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