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宗门小比

新入门的弟子们明明才来宗门不久,一些人却像是度过了许多个春秋,境遇已是大不相同。

初雪落下之日,宗门小比也如约而至。

四季轮转自来是天道自然,混虚派从来不干预这种轮回,毕竟与自然相容、感悟四季回复也是修行的一种。

整个宗门被白雪覆盖,尚保有少年心性的弟子们在宗门的角角落落里堆上了雪人,童稚童趣,让人瞧了也不禁会心一笑。

宗门小比的擂台已经搭建好了,擂台上面落下了一层薄薄的雪,人的脚踩上去就会瞬间化为浅浅的雪水。

三十个擂台被划分在不同的区域,因练气六层以下皆可参赛,且前三名可获得丰厚奖励,同时说不准你就会被哪个长老一眼看中收入门下了呢。所以除了新入门的弟子外,往年的弟子们也是踊跃参与。

报名参加小比的弟子们抽完了签就各自在候赛区等着。不参与比赛的弟子们则被安排在了观众席上,好让他们能够及时观赛参悟。

观众席中间悬浮着巨大的万象镜,镜面被分割成了三十份,对应着三十个擂台。

四处也被放置了留影石,多方位多角度记录比赛,以供参赛者赛后自查或者用来让一些弟子感悟。

洪亮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赛区。

“一号擂台,阳山对陈峰。”

“二号擂台,崔潘对张行。”

“三号擂台,贾如雪对南风。”

……

“三十号擂台,凤瑗对白伍”

相对于其他擂台,显然更多人关注的是药峰峰主门下亲传弟子凤瑗的表现。

混虚的弟子们也私下设了赌注,压凤瑗胜的不在少数。

凤瑗的对手是个个高儿的青年人,身体瘦的像个麻杆儿,微微佝偻着腰,眼角耷拉着,整个人都有些丧气。

这个师兄在弟子里也是有些名气的,他原是内门弟子,却卡在练气六层二十年,宗门小比是年年参与,年年败,怎么也进不了前十,倒不是这位师兄在同等级中太弱,而是因为每年都会碰上宗门看好的种子选手而被反复蹂躏。

白伍抬起眼皮看了眼对面的小不点儿,深深叹了口气,又丧又颓。

两人相互见了礼,一瞬间烧火棍就和扫帚就碰撞在了一起,次啦的火花闪烁。

没错,凤瑗的武器是那根从家里带出来的烧火棍,而白伍的则是一把扫帚。

两人对视了一眼,又快速分开。

凤瑗的灵气显然不如这位白伍师兄雄厚,连连退了五步。

天上落下的雪花也在两人碰撞的灵气中融化成了雪水落下来,沾湿了两人的发丝。

凤瑗脸色沉凝,刚刚的试探已经让他们彼此对对方的实力有了估量。

一滴雪水沿着发梢落下,凤瑗手中的烧火棍灵光乍现,随着那滴雪水的四分五裂,人也绕到了白伍的身后,烧火棍轻轻巧巧的就要碰到白伍的脖颈,白伍向前倾身,整个人腾空翻转,腿朝凤瑗的腰踢去,扫帚也在灵力的操控下封住了她后退的路。

此时凤瑗也收了力气,烧火棍立在身前回护主人,身后加了层灵气防护罩。人也向左侧施展凌燕功法,落地无声,身轻如燕。白伍却跟上了她的步伐,连踢百脚。

凤瑗腹背受敌,足下轻点,灵气与地面的对冲让她暂时性地飞至高空而后落地,脱离险境。

见此,白伍也向后空翻以手撑地稳住了身形,扫帚也回到了他的手中。

孰强孰弱,一目了然,凤瑗的嘴角缓缓流出一丝血迹,她来不及擦,手拿着烧火棍又冲到白伍面前。

同为练气期,白伍师兄显然比她更具优势,但她的攻势全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想要欺骗他用尽全力,加速灵气的流失。毕竟练气期的灵气储存就那么多,总有用完的时候,即使白伍师兄等级比她高了三级。

两人过了百余招,白伍也察觉到了不对,凤瑗每次出招猛烈,却在他接招时又收回攻势侧身躲避。想到此,白伍也不再留有余地,反手为攻,扫帚被他舞得密不透风,凤瑗很快被他逼到了擂台边缘。

她堪堪脚尖立在擂台边缘,只差一丝便要落下擂台。

观众席的高台上,长老峰主们也是赞叹连连,凤瑗这小丫头确实聪明,不过修为和实践的经验实在是与白伍相差甚远。

这小丫头也才七岁,能坚持这么久也是让众人心生感叹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天若平凡天若平凡SULUL|仙侠你相信么,一次短暂的对视,便让两个形同陌路的人山盟海誓。 但你又相信么,一个思想的不和,便让两个山盟海誓的人形同陌路。 是因为不爱了,还是因为,太爱了...... “原谅我,这一次吧。”凄楚的忏悔在这凄美的空间独自徘徊,漫天飞雪好似慰藉一般,轻轻搭落在她微微颤抖的肩头。 “对不起,原谅我。”一袭单调的素衣,在这洁白世界的映衬下诉说着她的凄凉。 “你,想好了么?”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这孤独的空间轰然炸响,但这个声音对此刻形单影只的她而言,却更加折磨着她那脆弱不堪的心房。 抬头看了看他们相识的见证者,她的脸颊上,终于多出了两行泪水,抿了抿被咬的发白的唇瓣,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低低的点了点头。 “好,那就祝你成功吧...”说完,那个声音便缓缓消散了。 只余下了一个不断啜泣的声音,在这片空间,随风飘散。
  • 三千真灵三千真灵钱瑞|仙侠魂掌万物真灵,筑就无尽分身。 这是一个落魄将军府少年,执意踏上修真界的故事。
  • 上苍天帝上苍天帝疯狂的东粉|仙侠踏古路,征上苍,平黑暗动乱,护至亲之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 回首月明风清回首月明风清仙人遇我俯首|仙侠月明风清,白衣如昨。 回首天上人间,再看故事多跌宕!
  • 鱼跃龙门之小金龙鱼鱼跃龙门之小金龙鱼乐无央|仙侠他,古潭里的一条小鲤鱼,为了朋友的一句话,开启了血淋淋的寻仙历程。无论寒冬酷暑,古潭上方总会有一条小鲤鱼拼命跃起在空中,又狠狠地被命运抛了下来,身下溅起的血花染红了潭边的崖石,一次又一次地晕到,一次又一次地奋起,冬去春来,只为着心中的那份痴念。。。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亲情、友情、爱情,是人间乃至三界共通的情感。情至深处,已是对望中地相守,默默间地契合,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眼里看到的,心里想到的,都是那个(她或他)。为(她或他)痴傻为(她或他)疯颠为(她或他)轮回为(她或他)守护,只要(她或他)当下幸福,分分秒秒!
  • 长生缘凌中月晔长生缘凌中月晔箫遥无期|仙侠青丘帝姬白月遥与天族神君的恩怨是否会重蹈东凤?神魔大战中她还会救他吗?再次的历劫会在哪处凡世?
  • 仙道阵神仙道阵神苍山茫茫|仙侠缘起缘灭,世事无常。原本的山村小野夫,快乐的生活在一偏远的小山村之中,那一天的灾难的降临,霎那之间惊醒了李林,山外有山,踏上了修真的路上,才发现报仇之路是那般的遥遥无期。直到那天因祸得福,得到了来自境外神秘阵宗传承,一步一步的踏上了强者的路。
  • 洞虚仙阁洞虚仙阁琋君|仙侠来自地球的少年华起,因想为结拜兄长创造出时势,不惜搅动天下风云,使得各国,各家各派陷入到了战乱之中,后华起身中血毒,命不久已,本就心灰意冷的他,再助兄长一臂之力,将三大仙域也搅进了战乱之中,最终以天地大棋局,定下了四大仙域,三足鼎立的仙界大格局。而命不久已的洞虚阁阁主,又将何去何从,一切尽看尔虞我诈的仙界风云。新人新书,求呵护,求收藏,求推荐,求关注!
  • 九师弟带带我九师弟带带我小北不吃糖|仙侠这是最简单的简介,因为什么也没有。。。。。。。
  • 天问记天问记百里笑|仙侠太古初年,天地间诞生一神花,其名七彩,神花一万年一开花,一万年一结果,一万年一枯萎。经年间,有俗人得遇神花而开悟明理,消灾减难百病不扰;有圣人幸儿倚触花旁,通彻至理,感化世人,教化众生;有神人窃取造化,后修炼神通,开宗立派,传承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