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66185700000002

第2章 不该有的悸动

(移动的车上)

“叮叮”

后座的鈤月拿起手机,短信通知:您已成功退订机票,请您核实,若有。。。。。。

“怎么了吗,表情那么奇怪”坐旁边的LAK不顾安全带的束缚,硬是整个人向鈤月靠近,奋力看向手机屏幕

迅速将手机无事般背面朝上,继续闭眼休息。“好像是垃圾信息,这几天有点多”

“那就关机吧,最近我也开始收到很多私生饭的信息和电话,关机后清净点”,看向旁边闭眼不做声的人,也识趣的不再说话,坐正后干自己的事。

鈤月闭着眼,脑海里想着短信内容。

“您已成功退订由海岛飞往维也纳的单程机票,退款将于。。。”

那是鈤月在听到休假后,立马就想到的地方------哈尔施塔特,奥地利的最美城镇。

说是没计划,但其实在接到休假通知后已经想好了旅游路线;相机也在包里,应该会拍到很多好看的照片。。。。。。。

继续阖眼,将头往窗户上靠了靠找了个舒服的角度。下次,有空时,再和重要的人一起去吧。

他从以前就是这样。做了很多事,但却从不会邀功。总在自己和对方之间,“理所当然”的放弃自己的利益。他不说,就不会有人轻易察觉到他的低落与郁闷。

对一切最冷淡的人,但却是将之一切看似最重的人。只有经常一起的那三个人都知道,鈤月有伪装自己的面具。

但这一次,好像大家都被他的演技骗到了。没人再去询问短信更多。

车子开离了二十分钟左右。

(田啟准)——“小凡,你定位准确吗?”

(边以凡)——“准的!准的!你就照着开,我刚刚大概看了一下,大部分都是直路。”

(田啟准)——“嗯,你们先睡会,等到了叫你们。”

(边以凡)——“哥,就让你一个人累,弟弟们怎么还会睡的过去”

说完,副驾驶的边以凡就转身将后座的外套拿来披身上。“开稳点,我觉浅”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你真是,哈哈哈哈哈哈。。。”

闭眼休息的鈤月也被逗笑。边以凡每次都能正确找到让大家放松的方式。一会车厢KTV,一会互爆糗事,气氛就是一直只升不降。

“qi!!!!”

!!!!!!

突然的急刹车!

四人用力往前一震,再被安全带猛的拉回来。

(LAK)——“怎,怎么了”惊恐的眼神缓缓看向田啟准,下意识抓紧安全带的手指还有余颤。

(边以凡)——“不会是撞到什么了吧!我下车看看”

想解开安全带的手,被田啟准拉住。

“别动”声调变换后低沉严肃了很多

示意他们看向前面三四十米开外的人群。

几乎人手一个相机,不停开合上的嘴巴不知道在说什么,时不时还垫脚向周围看。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别的不说,但边以凡认出了其中一个记者,每次新闻发布会都会到场,提的问题总是刻薄无下限。

(边以凡)——“快快快!低头!”手快速的在空中往下拍。

“快点倒车。。。。。。也不要太快,就,不要被他们察觉”边以凡躲在挡风玻璃后面,用最大程度弯腰。

后座的鈤月和LAK也大概了解是什么情况了,坐低后也不再发声。

田啟准扭转上半身,单手倒车,眼睛配合着观察车后方左右的距离。动作很流畅,不刻意,没错误。换手挡,再启动车子往另一个方向开去。急于离开,于是开上了旁边上山的路。

。。。。。。。。。空气紧张沉闷

没一人说话,只有忽大忽小的车子行驶的声音在空气的传荡。

开了五六分钟鈤月转头确认后面没有尾随车辆,“没跟来”,轻闲的语气让大家难得的放下警备。

(LAK)——“队长,你太帅了!单手倒车的样子!刚刚虽然很紧张,但我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夸你。”屈身向前,伸长手臂越过座椅要帮田啟准按摩肩膀。

“行了,这样危险,坐好”田啟准用后视镜对上LAK的眼睛,进行眼神“威胁”。看对方没再有动作,低头,无奈的笑。

“哦。。。。”怯怯的收回手,又转头拍了拍鈤月大腿,想要找共同感受“刚刚真的很危险,是吧!我到现在还吓着”

鈤月抬起手,指了指副驾驶,“被吓到,应该是这样吧。”

LAK歪身看向右前方的边以凡:眼睛无神,嘴巴微张,十指交叉,因为用力而骨节泛白。

。。。。。。。

(边以凡)——“认出记者的时候,心脏,停了一拍”抚顺自己的胸口,接连长舒几口气,还好没和那个豺狗一样的记者对上眼。不然,这个休假别说愉快,可能都只能马上结束。

(LAK)——“但他们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们要来这里的?不是才刚刚放出我们休假的消息。”

(田啟准)——“离拍摄点就这么近,应该是看到新闻上推测的地址跟着来的,附近别的地方应该也有。”

(边以凡)——“要和权哥说吗?感觉人有点多,要是真被“扣住”了,那就不好走了。。。。”

(LAK)——“不行,千万别,他知道后肯定不让我们单独出去了”听到要禀告“权妈”,LAK不乐意了。

正还要说些什么,又一声巨响!

“pong!”

声响后车子慢慢停下来,接着就是车盖升起的浓烟。

!!!!!要爆炸了?赶忙抱紧身边的鈤月。

鈤月满脸的不乐意,但还是由着对方抱着自己的胳膊,不易察觉的将胳膊往LAK那边移。

田啟准解开安全带

“我去看看”

丢下一句话就关门。简洁的话,能给人安全感的话。

他有办法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解决好问题,会迅速判断好利弊。比起领导者,有时更像是制定规则的上权者。

掀起车盖,更大的浓烟涌起,“咳咳咳”就算事先预料到会呛鼻,用袖口捂住口鼻,烧焦后形成的烟气还是让人难以抑制的咳嗽。

“情况还可以吗?”边以凡将上半身从车窗探出,因为浓烟没能看清到人,想着下车帮忙,解开安全带的动作还来不及做,后座的关门响起,然后就是一个英挺的模糊人影走过。

鈤月来到田啟准得身边,下意识用手扇去烟气。

“能找出问题吗?咳咳”虽然感冒有点鼻塞,但因为说话,刺鼻的浓烟直达喉咙,顿时眼角有了的反应,然后就是开始酸涩的眼球。

(田啟准)摇摇头,接着挥了挥手,比了一个回车上的手势。

两人正要转身。一句试探的语气在身后响起。

“是,出什么事了吗?”。

两人被不知由来的声音吓到。警惕、惊吓、猜测。

寻着声音,鈤月回头,隐约只能看到对方大概的身形,手上,好像还提着重物,混着浓烟也看不出是什么。

可能是因为没有听到任何回答,对方开始缓缓的靠近。“那个,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吗?”还是试探的语气和逐渐加大的音量。

捂住半张脸的手没敢动,如果现在什么都不回答直接回车上,反而会显得更奇怪。况且车子坏了,到时候也只能是呆在车里。粉丝?还是就只是路人?手上的东西会不会是高清镜头?是故意等在这里的吗?

还在想着会是什么状况,女孩的身影就在浓烟中渐渐清晰起来,田啟准低眼看向重物——原来只是,自行车啊。如果是自行车,那应该只是从这里经过吧。

还来不及了解情况,叶舒就被浓烟呛到发不出声,“咳咳咳,烟。。。怎么。。。。大。”,一只手捂住鼻子,慌乱踩下自行车的脚踏板,没踩准,但也没力气再去找准位置,抛下自行车,迅速跑到浓烟不及的地方。

???

看着倒在地上还在转动的车轱辘和不远处不停深吸气和咳嗽的人,车前的两人:要,去帮忙吗?

再过一会,就看到一个小身影小跑回来,吃亏后,就懂得用双手的袖口捂住口鼻。

(叶舒)——“出@#……%&*%”,因为捂得太紧而含糊不清的话

???。。。。。。。

想听清楚对方的话,鈤月不禁将身体往前倾。

距离拉近后,叶舒为了能确保听到,将脚尖踮起,抬眼的瞬间,却刚好撞上鈤月的幽深的眼睛。

在对上眼的那一下,叶舒明确感觉到自己心脏漏停一拍,之后就是越来越快的加速,黑色?还是湛蓝色?好,好好看!再往下就是高挺的鼻梁,再往下修长的遮住半张脸的手掌。。。。。

。。。。。。。安静停顿的动作,只有自己一直在飘忽不定的眼睛。

明明意识到自己的紧张很明显会被对方发现想躲开,但就是,主动离开不了。他的眼睛,好像已经,让自己陷进去了。。。。。。

之后的叶舒才发现,自己主动离开不了的,不仅是眼睛,还有它的主人。名为鈤月,且于她而言,像只挂于空中的月亮——日日必会在心里出现,也仅限,在不可触及的,出现。

对视了有三四秒,搞乱别人呼吸节奏的当事人却依旧是没有起伏的眼神,更准确得说,应该足够冷淡。察觉到忽闪并逐渐睁大的眼睛,将脸往微微别过,让耳朵离女孩的更近。

叶舒看到对方的动作,用力眨巴眼睛微微摇头,自己到底搞什么,整个就像个白痴。。。。。。。重新提起神后,靠近耳朵。

(叶舒)——“先……&%#来”

说完话后看着对方还是没有任何动弹的身体。

这是,还没听懂吗?

啊呀!不管了!

拉起眼前的人,转身就跑。

!!!!!!!

三人被突如其来的“拐跑”吓到。

田啟准提起脚立马寻着身影消失的方向跑,LAK和边以凡也是解下安全带开门就冲。

跑了三米开外停下,鈤月也没有甩开那个奋力抓着自己的手。

因为跑时少了一只手的遮挡,吸入一些浓烟,叶舒忍受不了难受蹲下,眼睛不明所以的液体一直往外奔流,没意识自己右手身后还牵着一个“大物”

随后跟来的三人看到停下的人影

(LAK)——“哥你没事吧?!”

(田啟准)——。。。。。。。。

(边以凡)——“怎么回事,突然间”

鈤月站定的抬抬手,示意“拖着”自己,还在地上背对着大家,蹲着深呼吸的人。

LAK微身向前,小心询问。“你好,请问你。。。。。。”

(叶舒)——“先出来,先出来”打断对方的话,语气透露难免的筠气。

四人????

没有前言后语的话,这是在说什么?

起身时,下意识借助右手的支撑缓缓站起,吐出一口气:“先出来,我说的话是:先!出!来!,后面三个字刻意停顿加重。

(田啟准)——“嗯。。。。。。是这样的,因为挡着衣服,不是很能听清,所以就。。。。”感受到对方不知何来的小怨气,说话时加上了婉转的语气。

(叶舒)——“大哥,就一定要在那么,那么大的烟里谈话吗?”边埋怨边转过身。

边以凡更是被莫名的语气怔的不知方向:突然的肢体接触,二话不说就拉着别人开始跑,现在还,发火?简直莫名其妙加上无可理喻。

(边以凡)——“请你的态度礼貌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哇啊”看到完全转过身后女孩:委屈还有点筠气的脸,眼泪纵流不说,鼻涕也已经碰到在嘴唇边缘,眼球泛着微红的血丝。

(田啟准)所以,才生气吗,看着好像真的很难受的样子。摸了摸口袋,啊。。。纸巾,在车上的外套里。想转身去拿,一个白色的物体在眼下递过。

(鈤月)——“给”,没多的动作,没关心的话语,把随手关心这件事做得不温不火。

看向递给自己的纸巾,还忍不住瞟了几眼拿着纸巾的修长手指,意识到自己脸的惨状,特意低头撇过脸:“谢谢”,小声的接过纸巾,没了刚刚的底气。应该,没有很丑吧。。。。。还在想着自己是先鼻涕还是眼泪,头顶上方的声音再次响起。

(鈤月)——“能,先放手吗?”

???!!!!

看向自己完全没注意的右手,迅速放开!

完了,这下自己除了奇怪还会被人以为,变态吧。。。。。将原本低着的头埋得更深,咬唇懊恼

(田啟准)——“请问这附近有车行或是修车的地方吗?我们车子”打破尴尬的话还没说完,眼前低头的人就继续保持着埋头的姿势从四人之间“穿过”,径直走到自行车旁边:抬车,转方向,上座椅,踩脚踏板,动作一气呵成。

然后就是不知是留着空气还是他们的话,“我去找,你们等着”,还有奋力踩踏的背影。很好!抓住空隙!离开这个不知所措到呼吸不过来的氛围。

一阵风后,空气再度安静下来。

。。。。。。。。

(LAK)——“哥,那是自行车的速度吗?”空洞的看着只剩一点点黑影的人,依旧能看到起伏的动作。

(边以凡)——“她说去找,找什么?车行?不会到时候带一些粉丝或记者回来吧?我总觉得她,刚刚在和月哥对视的时候心里在想别的东西。”

(鈤月)——“应该是没认出我们”,垂下眸,想起撞进女孩那双眼睛的瞬间,那种眼睛,应该不是在说谎。虽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紧张由何而来,但鈤月相信自己的直觉。

(田啟准)——“车坏了,没法走,我们对这里的路也完全不熟悉。她说让我们等,应该是有办法。”说完,顺势就在路旁的草墩里坐下。

看到队长都表态了,LAK和边以凡也不再发声,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刚刚没发现,这里倒确实挺好看。

海塔的池羽岛相比较圣女岛来说,更鲜为人知,一个是因为进岛的路不好找,还有就是因为几年来圣女岛的观景率越来越高,渐渐的大家就将山背后的池羽岛忘记。

人为的足迹减少,反而给了这里的事物更多自然的生命与韵律。

鈤月他们到的时间,刚刚是这儿的春季,五月的池羽岛,将春天带来的礼物保存的很好。

很多不知名的飞鸟会在这儿歇息到夏季末,哺育新生命。壮大后的家族在九月又会启程飞往更南的地方。

以山为背,面朝大海,绿色与蓝色的衬托更显相得映彰。只有几家普通的瓦砾房在静默的驻扎。有时生起的炊烟为这个世外桃林添了些许的生命力。

转眼就能看见田间吃草的耕牛,更为这幅静谧的“山水画”加上点睛之笔的律动。

脚下白色的水泥路将绿色的稻田笔直的一分为二。路的尽头延伸到森林的路口,再就是连上通往山上的石阶梯。

(边以凡)——“这里的景色,有点像在看国家地理的感觉,山就是山,田园就是田园”,微仰后,就能看到一大片净蓝色的天空。

(LAK)——“你好像在,企图作诗”,怀疑兼鄙夷的眼光从上到下扫着边以凡

(边以凡)——“。。。。。。你的“企图”,是在看不起谁呢!?我告诉你。。。。。”

两人的斗嘴经常开始的没有预兆,结束得莫名其妙。早已见惯的田啟准也没再管,打开手机定位和地图,就算不了解路,但总得知道自己在哪儿。

也不再坐着,站起拿着手机在跳“交际舞”般转圈、左右上下扫、换方位的垫脚伸手,果不其然的,没信号。。。。。。

这个情况,好像目前来看,有点棘手。。。。。。

(池羽岛的某处菜园地)

叶舒骑累后,速度放慢了很多,脑袋慢慢冷静下来,细想刚刚抓着人家手不放的场景。

“应该,也许,大概,不会很,奇怪吧?”

猛得摇摇头,加大肯定的语气

“不会不会,原本就是为了帮忙啊,再说了,谁没流过眼泪鼻涕!”

又微微咋舌,度量自己刚刚看男孩的眼神。

“嘶~是不是,有点太入迷了?搞得好像自己没见过男人一样。。。。。。啊呀!真的是!到底为什么看那么久!”懊恼后又是加快的踩踏速度。

但确实,不可否认的是,自己的确没见过那种眼睛:明明没有起伏,但好像在说故事;清冷的单眼皮,从下往上看,睫毛的长度刚好“锁住”自己看向别处的目光。

沉于他的淡然,陷于无止境的“眼底隧道”。

思绪还浸在刚刚对上眼的时刻,一时忘了自己当下猛踩脚踏车的目的。最后在快要离开菜园时。

“小舒!回家呢?”不远处农地里传来低厚、响亮的声音。

“吱!~~~”抓紧刹车,脚踏车的轱辘逐渐慢下来。

“叔儿?还在忙着种今年的稻子?”叶舒对着坐在播种机里劳作的人影招手示意。

“是啊!你姐今早送来的红豆糯米很好吃,回家帮我夸夸她!”说完后,从窗户探出半个身子,摇了摇手里刚从车里拿出的餐盒。虽然人已到中年,但声音还是浑厚用力,连着说完一大串的话。

“好嘞!那我先回家了!”

等等!不是这个事!收回踏上脚踏板的脚重新落地。再次转头对着田里的人影。“叔儿,您会修车吗?”

——“啥车?你自行车又不好使了?”

——“不是我的车,是。。。。。。。”不行,喊不动了。

这次将车停好在路边,小跑到播种机下,因为高度,奋力仰头,“是那种大车,就,有四个轮子的那种。”手还在空中不停的笔画形容。

“不清楚啊,平常我也就只能修修这个脾气大的宝贝,别的车,没有碰过啊”拍了拍方向盘,话语透露着不足的底气。

“没事,您先载我去个地方,稻子的事之后我再和您一起帮忙。”边说边抬起脚踏上播种机。

“去哪儿这是?稻子的事倒没什么关系,关键我还不一定会修啊。”看着已经坐上车的人,手里的方向盘一时不知该往哪儿转。

“您先去山路口,实在不行,再想办法。”确实,这是叶舒现在唯一能想到的解决方式。反正都叫车,都有四个轮子,应该大差不差的,应该。。。。。。吧

“哦。。。。”迟疑的重新启动后,往山口的方向开去。叶家的女儿从小就是这样,风风火火,想法上来了,谁也挡不住。

同类推荐
  • 总裁的独宠甜妻

    总裁的独宠甜妻

    这个男人带给了自己莫大伤害,却又对自己如此关怀照顾,让她对他的感情很是纠结。
  • 灰姑娘的互换人生

    灰姑娘的互换人生

    一场意外让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互换了身体,原本平静的生活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给打破了,从此过着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生活,但真相始终会被揭穿……
  • tfboys之不知不觉爱上你

    tfboys之不知不觉爱上你

    “嗒”晚上九点整。小凯和紫嫣坐在摩天轮里,依偎在一起。晚上九点整到达了最高点。“紫嫣,你知道吗?在摩天轮到达最高点时两个相爱的人接吻,会幸福一辈子呢!”“原来你也这么迷信啊!”紫嫣好笑的说,“这只不过是一个传……”话音未了,紫嫣的唇已经被小凯吻住了。“唔……”“我会爱你一辈子的,永生永世不分离……”世界仿佛静止了,时间定格在这个瞬间。“永生永世不分离……”紫嫣喃喃道,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小凯的话
  • 依人何处

    依人何处

    他俊逸非凡,她妩媚多情,在这浊恶混世想守护一份不染纤尘的恋情。然而,不是每段爱情都会有美好的未来。两情相悦不能走向婚姻殿堂!爱过、恨过,其实,不会很贪,要的不多,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情结:期许一个平平淡淡、陪伴走到最后的爱人!
  • 和边伯贤同居的那些日子
热门推荐
  • 若水之城

    若水之城

    无论你在哪,若水会在城里等你回来。-----------不走心的分割线-------------叶若水,一个家世不高不低,容貌不上不下,甚至人格不那么高洁的渣女。乱世之中不过想保得性命苟活,却不想天不遂人愿,一次不走心的意外嫁入风波诡谲的太子府,只好狗狗祟祟的为太子出谋划策,以求性命无忧的小故事。-----------------分割线---------------------女主不算好人,甚至有点心机手腕男主还算深情,被训练出来的狼狗人设大佬打架,离得远点还是很有必要的。。。
  • 四舍五入

    四舍五入

    月圆之夜,不寻常的日子,对她而已更是一个恶梦…一次次的躲避,让她经历种种…四舍…五入…谁舍…谁入…
  • 永恒的爱之tfboys

    永恒的爱之tfboys

    三位mm回国后,自家父母让她们去贵簇樱花学院上学,后来,三位mm和樱花学院的三位校草在一起了。
  • 欠钱之后

    欠钱之后

    本书通过主人公刘兵因为被朋友张华所骗瞒着妻子欠了大批外债无法偿还,被妻子发现后引发家庭巨变,从此改变了刘兵一家以及张华一家二代人的命运,也注定了两家相爱相杀的结局……
  • 他在看月亮

    他在看月亮

    刚刚转学到的新高中的林月认识了学校的校草王朔,只不过这个狠人校草画风怎么不太对??日常:月月你来看我打球吧,好不好(撒娇)月月你亲我一口吧,好不好(撒娇)月月你看这道题怎么做啊,我不会啊,林月忍无可忍摔了书本,你不是年级第一吗?!(甜甜甜)腹黑装傻男主vs温温柔柔女主
  • 至强神皇

    至强神皇

    什么是至强?至强就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什么是神皇?神皇就是天下最为尊贵的人。什么是至强神皇?至强神皇就是天下最强最尊贵的人。
  • 成就你一生的心态全集

    成就你一生的心态全集

    心态决定命运。一个人有什么样的心态,就会有什么样的人生。本书在向读者阐释了积极心态对人收获幸福、取得成功所起的至关重要的作用的同时,又有针对性地对好心态的培养和运用提供了许多有效方法。从而帮助读者以平静的心态来面对人生的取舍得失,以乐观的心态来应对人生道路上的艰难险阻,从而改变自己的人生现状,成为命运的主人!
  • 离人宫之玉生温

    离人宫之玉生温

    景秋里的姐姐绫月身为公主身边女尸,却因为公主挡罪而死,更背上骂名。所在封地襄王更离奇不知所踪。景秋里孤单一人走投无路只为进宫。唯一的依靠却是软弱无权的帝王萧玉,就在迷雾重重的皇宫里,带着复仇和探查的目的,身为女子的秋里,却难以平衡仇恨和爱情。
  • 月下茧

    月下茧

    贺沉月意外重生,在对前世的重重疑惑中,走上改变命运的道路。然而,这一世他英年早逝了。甚至没能活到三十五岁。直到死后,他被拉进一个古怪的空间里,才知道原来他早就绑定了系统。他会重生,也是因为这个系统。就是这个系统不太靠谱。还擅自挖了他的坟。两次。……透彻明亮的月高高悬挂在暗夜中,静看众生苦苦挣扎,作茧自缚。
  • 请三思

    请三思

    要请三思吗?是或否。点击‘是’。如若请三思帮忙,需要你十年寿命作为交易的代价,确定要请三思吗?点击‘确定’。已收到你的诉求,明日凌晨两点,三思会去找你收取十年寿命,你可亲自向他诉说诉求。点击‘知道了’。系统检测到你已不足十年寿命,对不起,此情况下,三思无法回应你的诉求。……系统检测到你身边的男士可提供其余的寿命,如若这位男士可以帮忙,交易可继续进行。点击‘确定’。十年寿命非同儿戏,三思一旦接下诉求,事情将无法逆转,请三思。点击‘确定’。交易已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