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66185700000004

第4章 将你带进我的世界(01)

(海边叶家)

车子在上坡路口处停下。

(刘叔)——“我就送你们到这儿了,再不回去,家里那位管饭的要着急了”。

趁车子还没启动,田啟准小跑上前,“可能嫌我啰嗦,但现在能做的事,好像就只有感谢”,弯腰对着车上的人90度鞠躬——偶像习惯。

这群年轻人,明明年龄才我一半大的样子,想的倒是挺多,做事也知轻重。看着客客气气,虽给人感觉很舒服,但只要认真点探寻他们的表情,总能知道藏了很多东西。

是在保护自己吗?

舔舔嘴唇。虽然没表现出来,但田啟准的“行大礼”,还是有给刘叔心里一震。不习惯郑重其事的回谢,随意挥了挥手,假装不在乎似的转头。在启动车子后,留下了一句话。

“在这儿,就放松着玩。不用一直提着自己的戒备。年轻人,担心多了,总会垮的。”不漂亮,但却普通到能撼动田啟准内心的话。

车子开走后,掀起的尘土有一阵盖过了田啟准。垂眸的表情,想着刚刚留于耳边风中的话。

戒备吗?竟有这么明显,一直以为自己把握的尺度很好。在礼貌和有趣之间,因人因事的找好最佳的点。

也真的,可以在这里放下吗?

不用时刻观察着周围、度量着氛围,不用在意别人对“VONAT”这个团体有什么看法,说出话也不用在心里反复斟酌是否恰当后在从口中说出,也可以让成员做自己真正。。。。。。

这些,可以不用再担着吗?能稍微,放松的意思吗?

看着田啟准在车子离开后依旧一动不动的站着,也知道车内的人与他说了话,但至于是什么内容,让队长这样失了魂似的站着?

鈤月虽一直冷眼看着,但依旧抓住了田啟准的异样,提起脚手插兜,跨着大步向田啟准走去。边以凡和LAK也紧跟着后后。

队长很少有这样的时候,就算去年在演唱会前因为事故受伤没法参加演唱会的整场表演时,他也没这样。

那个时候,包括成员和所有工作人员都在后台面露难色,休息室里随行医生对田啟准的伤口进行检查和简单包扎,

彩排前,因为升降台操作失误,让他摔下两米高差的升降机落台,肌肉拉伤、脚趾骨骨裂、跟腱受损。医生最终给的回复:至少要休息半个月以上,具体情况还要去医院做全面的检查。

说的休息,就是完全静养,别说普通舞台的唱跳,久站也是不允许的。

。。。。。。。就是说,不能上台了。

(田啟准)——“今晚的表演很重要,我可以打麻药,结束后再去医院。”

(医生)——“???”伤口虽然小,也没造成严重的出血,但处理时医生也能轻易看出来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疼痛,都已经明确的说不能表演!不能久站!怎么还能说出对自己身体这么不负责的话!

“好,麻药我可以给你打,但如果就着这个伤口,你根本撑不到演唱会结束!而且加上你们的舞蹈难度、力度都很大,跳完两首歌,你的脚到后面就废了!”加大的音量,无法控制的懊火与担心。

废了,废,了。。。。。

没人再说话。

空气中,这个字好像一直在有力的重复,重击每个人的心。

权哥在外头联系公司,大概说明情况,也等着上头领导给的方案。

16:00,离演唱会正式开始还有两个小时。

外面早已排队等候的粉丝时不时在场外齐声喊着应援口号,是从不同城市和国家赶来的粉丝。隔着一堵堵墙,就是抵不过热情和激动。

安静的休息室,应援声在这个时候更像一顶针,戳向大家情绪的尖针。

打好电话进来的权哥差不多也了解公司的意思——听现场工作人员和医生的决定。

但,不能为了效果让田啟准强制上台。

十几个工作人员和医生围着躺在地上的人。边以凡也没像往日一样到处开玩笑,沉闷的蹲在旁边,捏着彩排时擦汗的毛巾。

感到空气的停滞,呼吸逐渐的不畅,可能因为沉寂的空气,也可能是因为面对这些,但无法做任何事去挽救和解决的无奈。

。。。。。。

久后,温沉的声音才继续响起,“我不会表演,但不能不上台,粉丝她们应该也开始入场了,现在突然说我不能上台,只会有不好的影响。”打破沉寂的空气,表情没有任何作痛,话语也流畅,好像受伤的人不是他。

“立麦唱歌还有粉丝互动,按着原先台本上的计划来,但把我的位置移到舞台旁边,C位换人。”

继而转头看向团队编舞老师:“跳舞的地方,我的部分去掉,走位的问题,看能不能在一小时内重新编排好”

坐起身子,手掌附在边以凡的后颈处,“开场表演,我会坐在观众看得到的地方,第一个舞台结束,自我介绍和问候粉丝时,我会解释好自己的情况。”

抬起头,扫看了一遍周围沉默的人。

“相信我。”

相信他,虽然不能改变,但可以将影响降到最小。

事事都料理好,解决好,想到的,想不到的,都考虑进去。

这些,就是田啟准整日将刘叔口中所说的“戒备”放在第一,“试炼”之后得来的能力。作为VONAT队长,应要有的能力。

“成长是一笔交易,其中充满了孤独味道,我们都是用朴素的童真与未经人事的洁白交换长大的勇气”——宫崎骏

不仅是田啟准,边以凡、LAK、鈤月,和成长交换时,被迫失去和不想失去的东西,已经有太多太多。

(回忆结束,海边)

(鈤月)——“怎么了?”站定在田啟准面前,夹杂着空气,语气温和许多,难免有的担心。

回神抬头,将刚刚因为思量刘叔那些话而有的漠然藏起,嘴角上翘,“没有,只是在想有些东西,是不是能放下”

(LAK)——“放下什么?”脑回路简单的LAK只听到田啟田啟田啟准说要放下,再偏头看向田啟准的手,也没东西啊,所以,到底要放下什么?

(田啟准)——“。。。。。。”算了,不该和他们谈这种严肃话题的,搞不定他们又会想到哪里去。转换成严肃的语气,“听错了,不是放下,是丢下。打算修好车就丢下你,以后VONAT就三人活动,”

(LAK)——“???我刚刚可啥也没做,就和边以凡看了月亮、猜花名。安分守己如白兔!”眼睛瞪得很大,也很亮。

(边以凡)——“我都说了,队长耳朵那么灵,肯定听到了,你说要抓只青蛙放进他的行李里的事。”面色无辜且认真,绘声绘色的表演抓青蛙的场景。

(LAK)——“你?!我哪儿有说过这种,这种,以下犯上的话?!”因为意想之外的诬陷,一时语塞,拉着边以凡的耳朵着急证明自己的清白。

。。。。。。接着就是两个人,你揪我耳朵,我勾你脖子的小学生打架上演。

不远处,看着站在一起的四人打闹互逗,叶舒也忍不住的笑出声。

好奇怪,这四个人,明明看着的性格就很不一样,但却能实实在在的感受出他们很关心、在意对方。

还,真挺羡慕的,他们有互相。垂眸后低头,慢慢提起脚尖,将脚边的小石子踢到旁边的草丛里。

(叶郁)——“舒儿?”,听到屋外车子的响声,还有以前没听过的男性声音,就起身出门。眯眼看向树影下的小小身影,再听爽朗的笑声,确认是叶舒。

(叶舒)——“姐!”抬起头,眼中亮了许多。脚步欢快的奔向家门口的人影。

四人也停下了互相的舌战,看着叶舒跑向陌生女人,然后拥抱、嬉笑。

没有灯照向那个地方,却能通过肢体和刚刚的声音,感受出陌生女人是个足够温柔的人。

(叶郁)——“今晚回来的有点晚,是不是又跑到后山玩忘了时间?”说完,皱起眉,假装大力的拍叶舒的后背。

“没有,路上碰上了点事,认识了些新朋友。”

话里透着神秘,看着四人在站的方向,附到叶郁耳边,再用压低到几乎只剩语气的音量的说,“脸,很不一般的新朋友!”

(叶郁)——“???”

鈤月四人只是看着两个人影在不停的低头说话,还时不时朝着自己的方向看。

这个情况,是要问好?还是等着她介绍,是要站在原地,还是有礼节性的拉近距离?无处安放的足,和不知所措的手。。。。。

!!!突然,边以凡感觉自己垂在身旁的手掌,有一股热气“抚摸”,再就是感到手心的湿润。

“哇啊!”猛地收回手,然后立马低头找寻侵袭自己的东西,其他人也被破天的叫声吓得一震,包括,那个“东西”。

齐刷刷的看着来历不明的生物:摇着尾巴,端坐在边以凡脚边,歪着头,表情简直就像犯错后不知悔改的小孩——无辜且无罪。

“嘤嘤嘤~”

撒娇的声音配合着灵性的眼睛。

(LAK)——“狗,狗?”探头,眯眼。继续观察。

(边以凡)-“。。。。。不然呢?穿着狗皮的豹?”无情的嘲笑,LAK的反应迟缓和好骗,严重到有时候边以凡觉得他是有两个大脑,一个充着电,一个在等着充电。

(叶舒)——“桉!过来!”

只轻轻叫了一声,它就马上提起后脚,熟练的从小山坡上抄小道跑到叶舒身边,

“汪!汪!”

激动的抬起前足,整个身体扑向女孩。尾巴的摇摆频率和幅度,想把自己的开心全数展示。

刚刚没发现,这站起来,也已经能到成年人胸口那么高了。

“哈哈哈哈哈,好啦!先不玩了,姐姐累了。”听到话后,就又迅速的乖乖坐下,伸舌头,大口喘气,亮晶晶的眼睛的盯着叶舒。

蹲下,笑着摸了摸桉的毛发,之后又直起身子,对着小坡下的人招手,

“快上来!”

四人顺着上坡的路。等到鈤月他们走近,也看清了叶郁。

虽然只是简单的将头发扎了个干练的马尾,却没有拒人之外的疏远感,身体的姿态散发着优柔和干净的气质。只在远处,就一直保持亲近舒郁的笑。

好像很适合这个安谧的环境。又感觉,她的生活应该是要更有物质繁华来衬托。

(叶郁)——“你们就是舒儿的朋友吧,车子的事,应该有让你们受了不少累。”温婉的话感觉让空气都慢下来。

(田啟准)——“还好,但很幸运碰到了您的妹妹,帮我们解决了很多事,现在还要来这儿继续麻烦您,真是不好意思了。”说完又准备标准的90度弯腰。

看到田啟准的头有下沉的动作,叶舒快速一个跨步,越过叶郁,伸手,抵住他的额头。

。。。。。。

(叶舒)——“谢谢就行了,就没必要再,行这种大礼了,不然,我和我姐就要现在去下海捕鱼,来回礼了。”

额头被抵住,弯腰的角度不管从哪里看也是显得急促万分。

“噗!”看着田啟准接连的吃瘪相,让鈤月觉得这个地方可能真的能制服平常一直严肃、处事利落的队长。

头慢慢抬起,离开娇小温热的手掌,好像确实,在这里,过多的礼貌会显得有负担。

翘起嘴角微微点头,“好,不做了。”又展现出能让粉丝疯狂的笑。。。。又再,没意识的,散发偶像魅力了。

看着田啟准站直,自己也把手收回。

(叶郁)——“都先进屋吧,刚好今晚的饭煮多了,人多,难得的热闹。”

(田啟准)——“不。。。。。”

突然被鈤月悄悄暗力拉住衣袖,未说完的话扼于喉咙。

(鈤月)——“我们刚好也饿了。来的路上,听说您的厨艺很好,大家都很想尝尝。”

???

叶舒努力回想的表情,疑惑的看着鈤月。

听谁说?我吗?厨艺好?什么时候?

但鈤月真挚,清淡的表情,实在不像是刚刚才编出这些话的人。

(边以凡)——“。。。。啊。。。。。是啊!我也很想尝尝!”虽一时震于鈤月没头没脑的回答,但还是反应过来配合他。不知道月哥要干嘛,但,他肯定是有理由。

看着对方没在提出拒绝的话,话语也带着喜悦,“也只是一般的家常菜,舒儿平时还不大爱吃呢。”转身,示意大家和她一起进屋。

在快要到门口时,经过一块不算大的花圃。花的颜色在镀上一层月光后,原本暗紫的颜色更多了些平常没有的孤寂。经过时,也都忍不住往花圃上多看了几眼。

桉在大门开了之后,就先于大家进屋,从鞋架上叼着叶舒的室内拖鞋熟练的摆放在门口。

“你们等等,我去里屋拿鞋子。”换上放着的鞋,小跑拐角进屋。

过会,在听到不知道什么东西砸下的声音后,就看到叶舒抱着四五双鞋子畏畏缩缩的回来。

虽然足够小心,倒还是有一两只从怀里掉落。门口的人想帮忙,桉却更早一步的咬起地上的鞋子,跟在叶舒身边。

困难的走到四人面前,一口气将鞋子全部放下,“我们家里很少有来人,鞋子,只有这些,就,凑合着。。。。。。”

地上四五双杂乱、倒放的夹脚拖、棉拖。

不合季节的棉拖和不用试穿也知道极度不合适的尺寸

在大家停着动作,不知道要怎样选择后,鈤月脱下休闲鞋,弯腰,准确找到左右两只相配的棉鞋。

(鈤月)——“谢谢。”

穿好后,走到叶舒身边,转身,闲然的直视眼前三人。“随便穿,不要拘束。”

门口的三人。。。。。。

这个语气,明明大家一样的寄人篱下状况。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原本就是这儿的主人。

穿好鞋进屋后,大家也开始观察这个色调昏暗的房子。也才发现这个从外面看不大的小屋,里面的家具和陈设倒都显得有各自存在的意义和温馨。

家具不多,虽然简单,像是自己手工做的,没多少花纹和颜色点缀,可却更有“家具”应有的感觉。

走到客厅,偶然瞟到贴于墙上的相册,LAK便站住开始细看起来。看到小女孩绑着双马尾蹲在海边玩沙子的照片时,不自觉的联想到现在的叶舒。

看来,从小时候开始,眼睛就很大了。这个白背心也是,好像我小时候也有一件。大家的妈妈不会是在一个市场一起买的吧。。。。。

墙上有很多照片,都不一样,夏天的、冬天的、海边的、树林的、但却每张都有小女孩,更多的时候还是在笑的时候。

很神奇,只是照片,没有音乐,没有动画,但却能真真实实的感觉到幸福和满足。

!!!!!!

这个人,是?

在看到角落里一张合照时,LAK忍不住探头,定睛看照片上的人。

路过的田啟准看LAK的反应,向前,在耳边低声“威胁”,

“你这样,很不礼貌”,提起LAK的领子,趁屋主还没发现,带离“犯罪现场。”

(LAK)——“哥,你看照片上这个的人。”手指缓缓提起,指着合照上站在中间的一个年轻女人。

“你认识啊?走啦!”,没有看,也不想再和LAK纠缠,手上的力气加大。

“好像真的认识,而且,是我们都认识。”

转头看LAK依旧不动的看着照片,田啟准也迟疑的微微向前聚睛的看向LAK手指的方向。

这。。。。。。好像。。。。。

!!!!!等等

田啟准提着衣领的手慢慢的放下,再向前探头,皱着眉仔细看向那个年轻女人。

盯着照片,慢慢吐出自己不敢相信的话,“哥,你脑袋里现在和我想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田啟准)——“好,好像是。”

(LAK)——“这个,是芈姐吗?”

(田啟准)——“好,好像是。”

。。。。。。。要不再凑近点看

(叶舒)——“好像是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两人身后,垫着脚拉长脖子的一起看着墙壁。其实在远处,就看着他们两个几乎脸都要贴在墙上的低声讨论。

被突然从背后传出的声音吓到,难免一个耸肩。大长气呼出。只这一天,田啟准被吓到的次数都已经比在参加整人综艺上的多了。

想着询问照片上的人,确认是否就是自己和LAK口中的芈姐,但又觉得第一次见面就打探这种属于隐私的问题不太好,就还是作罢。

“没,没什么,是在说这上面的小女孩好像是你。”

“是啊,上面的照片都是我姐帮我拍的,说什么,要记录下来,还能让别人看到。”

顿了一下,虽然还是做笑的表情,但语气低落许多,

“哪来别人,明明,一直都只有我们两个,从以前到现在,一直。。。。。”越来越小的声音。

“自己”和“孤寂”,是叶舒小时候最先体验和参透的词,池羽岛,很安静和冷清。海边的这座房子,更是。

“还蛮神奇,看着照片,脑袋里马上就能想起当时爬山或是游泳的场景。有很多地方真的美的不像话,要是有机会,想带着你们一起去看看。”

叶舒也一一略视各个照片,想着上面的树和海,分享的心情也安耐不住的欢喜。

田啟准发现了女孩眼中的光,转头看向眼前最近的一张照片:身体比着“大”字,躺在不知名的紫花丛里,看向镜头的眼睛,因为笑,恰到刚好的弯曲。

现在能这么善良,是因为在爱和无忧无虑里长大吧。

(田啟准)——“好啊,如果有机会的话。”

就一起看看风景。你说的美得不像话的风景。能“蕴养”出你这种干净无畏性格的风景。

“哦!对了!打电话!窗台那儿的信号好。”指着朝海方向的一块落地窗。“你先打电话,我去厨房看能不能帮上忙。”转身后走向厨房,桉也一直跟在身后。

“嗯。。。。。好”,打电话,自己倒是全忘记了。

一时竟忘了自己要做的正事,拿出手机,朝着落地窗走去。还好,是LAK在,要是边以凡,又不知道要说出什么“队长你看着人家小女孩失魂啦!”之类的话。

田啟准在窗边打通电话询问拖车的时间和事项。LAK也找到组织——早已坐在客厅地毯上的准和边以凡。

(边以凡)——“你俩刚刚在那盯着人家照片墙干嘛呢?那么认真,跟在参加什么艺术画展一样。”看着LAK过来,往旁边移了个空位。

“没什么,应该是看错了。”坐在边以凡特意空出的位置上,又往厨房的方向探了探头,确认里面的人应该听不到后,刻意降低的音量。

(LAK)——“她们,好像真的不认识我们。反应也不像。”

(边以凡)——“我们又不是钱,为什么大家都要知道。”

(LAK)——“。。。。。。。”,想反驳,但无话举证,因为是事实。

其实LAK原本的意思倒也不是说他们有多红,只是因为下午刚刚从记者和私生粉丝这个“恶魔洞穴”里逃出来,所有还是有点后怕。

撅着嘴,委屈的表情,偏着头缓缓的向鈤月的肩膀靠近,“他故意扭曲我的意思,破坏我的人设。”还假装的抽泣耸肩。

(鈤月)——“你的头再靠近,下一个被扭曲、破坏的就是你的身体。”摸着坐着的地毯的花纹,幽幽的说出像是恐怖电影的台词。

这个花纹,以前没见过。不是有着豪华质感和独一无二纹理的佩斯利花纹,上面的主花也不是常见的碎花或是向阳花,但却觉得之前有在哪里见过,在脑袋里寻着能对应的花名。

“好,那到时候麻烦您了。”

挂完电话,田啟准转身走来,脚步放慢了很多。脸上也稍露阴沉

“说是太晚了,他们最快也要明天,等师傅上班后才能来,”咬唇,慢慢的吐出现在的问题。

久而的休假,原本还想着大家能像出道前那样无所顾忌的玩,两个小孩应该也一直在期待,说不定已经订好了接下来的计划。

(边以凡)——“那我们要一直等着明天的拖车了?就是说,要么回车上待着一天,等人来。要么,今晚就一起在海边等着太阳升起?”听到要留宿街头,或说是连街头都算不上的田野边,又加大的音量。

(LAK)——“怪我,硬是不让权哥跟着来,要是他在,应该就不会这样。”低着头,玩弄着指甲。这也是LAK难得紧张和有歉意时候会无意识表现出的肢体动作。

边以凡被突然的下沉氛围弄得浑身不自在,“你搞什么?根本就没人会把这些事想到你身上,自责什么呢!?”

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没见LAK有这个动作,以为他是改掉了这个习惯,原本灯色就是昏暗的橙色,他现在简直就像不小心打破碗的小孩,很怕他下一秒抬眼就是湿润的眼角。

(田啟准)——“原本就是无法控制的事,就算权哥在,也不会改变多少,顶多就是我们来的路上多了一个人而已。”

。。。。。。。看着依旧不语的LAK。

(鈤月)——“野营的话,好像和现在差不多。吃饭睡觉的时间不定,停留的目的地随机,这里环境看着也很有氛围。就当是休假的主题了。”靠着背后的沙发,看着落地窗外的蓝黑色的海面。

安慰的话,依旧是刚刚冷清不变的语气,却能正正好好的让大家开怀和舒服。

转头,看着LAK稍有笑意的嘴角,“好像,晚饭我们也要出点力,就等着别人端上菜,显得我们。。。。。”

(LAK)——“是!是!是!我去!我去!您坐着!”猛然站起,穿着不适尺寸的拖鞋,酿跄的小跑向厨房。

这个不协调的走姿,真不像是开过3次世界巡回演出,办了37场演唱会的舞者。

同类推荐
  • 年年喜欢你

    年年喜欢你

    一场关于暗恋的…人生总是要经历很多事情,才会长大!
  • 盛婚厚爱

    盛婚厚爱

    林可榆从没有想过,会有那么一天,为了救生意失败的哥哥和爸爸,把她自己卖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亲人坐牢,或者嫁给我,选一个。”“从一开始,你就只不过是白桃的替身。”“你所穿的,用的,都是我的;既然恶心,就自己挣钱吧。”因为恰好和他初恋长得相似,而被他用手段禁锢在身边,那个霸道如阎王的男人,向全世界宣告她的所有权,却和爱没有关系。白天,她是他公司最卑微的员工,晚上,她是他身边最无助的妻子。忽然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当做替身的妻子,正当他为自己的心感到困扰的时候,一个自称拥有白桃心脏的女人出现在他面前。拥有心脏,是否就等于是那个人?
  • 比神剧更狗血的是生活

    比神剧更狗血的是生活

    80后女孩舒然家境贫寒,却成长得乐观开朗积极向上,大学刚毕业就挑起高家庭重担。在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憧憬中,历尽艰辛仍坚持努力,最后终于收获了全世界。
  • 家有萌妻:总裁请温柔

    家有萌妻:总裁请温柔

    一次暗杀,他负伤逃走,却爬进了她的房间,她漠然抬头,撞进他的视线,从此深陷,难以自拔。别后再遇,他视若无睹,冷漠相待。她默默转身,独自承受。既然选择忘记,又何必再苦苦相逼?强迫之后,她不得已屈服,原本已经伤痕累累的心,残留的只有满满的恨。夜夜索取,那个还在口口声声说着爱自己的人,转眼却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新郎……婚礼在即,她选择逃离,却被他抓回,她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他,捡起骄傲的外壳,“林君卿,我不是你的宠物,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他笑的邪肆,用齿啃咬她的秀耳,“我的小鹿,反抗是解决不了什么的,你应该要用作为宠物的觉悟,就乖乖接受主人的洗礼吧。”
  • 请你离粉丝的生活远一点!

    请你离粉丝的生活远一点!

    都说年爱家的大小姐,集齐万千宠爱于一身。可是她却只为一个二线演员一掷千金,不惜把人拐走,并霸气发布记者会现场说出金主宣言。然而这大小姐背负的东西也挺多。“我要加油演戏,加油提升知名度,加油赚钱。”“然后呢?”“然后把你娶回家,藏在家里养着,省的一出去别人就说,这个人是年爱家的大小姐。”“你到时候在外面是哭啊,是笑啊,是掉到泥坑里啊,还是出糗了啊,别人就都会说,你看这个美人是卞古家的小媳妇。”“至于不好的话,那…我就骂回去!”
热门推荐
  • 黑金霸主

    黑金霸主

    石油从业者穿越到四十年前,成为石油之王的门徒。这个遍地黄金的时代,从门徒到一代霸主。
  • 御剑神女

    御剑神女

    如果没有那场招灵游戏,她做她的当红少女偶像,他做他的掩神传人。这两人相隔了两千年,命运本不该有所交集。但是,只是如果,三年前她是冰魄神女,他是掩神谷未来的传人,他与她共处了三年,要是没有那一剑,他们会像童话里一样有个完美的结局,但是,只是要是,两年后她是风隐教主,他则成了与风隐对立‘无魂’主人,再见时,剑拔弩张,似乎相爱相杀的结局已注定。(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无极邪少

    无极邪少

    家族弃子,真相究竟如何!古武至上,救人伤人,抉择一念之间!双眸散发幽幽之光,是否能看穿这红尘一世!且看叶尘逆转帝都,青云直上!
  • 妖禁

    妖禁

    出品,绝属精品!小爷就是一个混混,上天待我不薄,竟然中了一千万,在游艇上泡MM竟然掉入海中,却被那头该死的妖龙把小爷给整到异世界去了。小爷天赋强悍,嚣张邪魅,只要是男人,看不顺眼就扁他。小爷并不是个正人君子,打不过自然得跑。美女么,全被少爷的妖异魅力吸引,围绕身旁。
  • 皇国霸业

    皇国霸业

    那一天,我爱上了一个妖但是,却是宿命的玩笑那一天,我带甲十万,东征却也只为了王朝的百姓那一天,我弃文学武只为继承兄长的遗志终于,在这一天我纵马天下这次,我想为自己而活,也想还天下一个太平的盛世
  • 有个妈妈六十岁

    有个妈妈六十岁

    三坡子沟的疯子三姑娘捡了一个孤儿开始了新生活;而这片土地也迎来了千年未有之变局:煤矿的发现,将为这里带来许多煤老板,他们又有怎样的悲欢喜乐?时代大潮会将这些人带到何处,这些人又将如何在这个新的时代之中生存!
  • 网王倾尽繁华所有

    网王倾尽繁华所有

    盛世集团大小姐毕生愿望是自己独自去面对生活中的一切。遇见他的第一面,那一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我遇见你从此便整颗只为你而跳动。“阿市,你觉得我瘦一点好看,还是胖一点好看。”男子浅浅一笑,风轻抚紫色的头发他说:“骄阳,如此便好。”当你出现时向来不关心周围环境的我竟会回头去看那个别人口中的不败神话,从此一眼万年。如果当初我的转头会导致之后的所有事,那么我愿从未遇见你我的爱人。人们说每个人的一生会遇到两个人一个温柔了岁月,一个惊艳了时光。当初的相遇,是我的命还是劫。我们经历悲痛,变得不再是一个为了一句话就苦苦等上一夜人……就像人们所说我们在不停的长大,我们要逐渐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没有人会替你长大。我的少年,愿你一切安好。岁月无忧,我们在回首一切时,淡然一笑;相思已了。
  • 撩而不娶:僵尸宝宝叫爸比

    撩而不娶:僵尸宝宝叫爸比

    你有没有捡过流浪猫?有。那你有没有捡过会发脾气会撒娇会耍流氓还会说话的流浪猫?……lz,精神病院欢迎你。没错,我捡到了一只神奇的猫,但我精神好像是正常的。
  • 嘀嘀灵车系统

    嘀嘀灵车系统

    徐风华只是一个开二手五菱之光的黑车司机。某一天忽然他发现自己的车上有鬼!抓奸好汉武松看到潘金莲和西门庆在车上说道。“师傅给我停车,我就把打虎十八式传授与你!”聂小倩为了躲避黑山老妖的追赶央求主角:“只要能帮小倩脱离险境,从此伴君左右!”灵车系统,老司机值得拥有!
  • 鲸头鹳女友养成日记

    鲸头鹳女友养成日记

    第一次见面,楚宸觉得眼前这个歪着头一脸茫然看着他的姑娘有点呆……第n次见面,楚宸觉得许意好像不只是看着有点呆……不过他好像有点喜欢这个木讷的姑娘?!就在楚宸觉得两个人的家世差距会是两人之间的阻碍时,这小呆子居然一跃成了学术界大佬?还拿了药品研发奖?新能源研发科研导师?!……他的小呆子好像不仅仅是鲸头鹳……还是保护动物?国宝级别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