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章 童话结局它不快落吗

95.

她的翼龙翅膀啊。

背靠着冰凉的墙壁,顾伊不禁露出了一个悲天悯人的笑容。

她之前有介绍过,白君然是白氏集团老总白弘博的私生子,有一个狠不得把彼此天灵盖掀下来当飞盘扔的哥哥白天骄。

按照原剧情,女二念完大学后才去接管了公司,而白君然这几年也一直行事低调,在天启集团韬光养晦培养势力,因此他那个哥哥虽然看他不顺眼,但暂时还没有什么大行动。

直到后来女主的出现让白君然怦然心动,再加上多年积累时机早已成熟,白君然也开始在明面上与他哥哥争权夺利了起来。

而那个所谓的白天骄事实上只不过是个草包,自然斗不过笑脸狐狸白君然,二人几次较量下来白天骄是丢盔弃甲节节败退,眼见连白弘博也有了“废长立幼”之心,白天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心急之下便想出了这么一个杀人灭口的狗屎办法。

原剧中,白君然也是这样因一时疏忽而被白天骄的人追杀,结果刚好遇见了路过的女主,于是女主与白君然一起,与这些人斗智斗勇,整个过程极其惊险刺激,好几次白君然和女主都差点没命,但到最后,女主还是凭借她的美貌和智慧尽可能拖延时间,直到白君然的手下赶来成功救下二人。

正是因为这一次的经历,让白君然发现了女主灵魂的闪光点,对女主的感情有了质的升华,从此彻底沦为痴情男二。

而如今,也不知道她的翼龙翅膀是怎么薅到了白君然他哥,让他这么早就决定要大义灭亲了。

那么问题来了——

身为女主的叶苏荷被她前几天一通雨中胡扯给直接扯去了国外,身为男二的白君然在她的作天作地下也根本没时间培养势力,而身为女二的自己更是大手一挥直接领了女主的全套戏份。

被捆在身后的两手动弹不得,顾伊看了眼脚腕上的绳索,叹了一口气。

得。

梅开二度。

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王达状那里抽到了一个“再来一瓶”的升级版——“再绑一次”。

“很抱歉......把顾总你也牵扯进来了。”被捆倒在另一边的白君然遍体鳞伤,勉强冲顾伊露出了一个愧疚的笑容,结果不小心牵扯到了嘴角的伤口,“嘶......”

哪怕被揍得鼻青脸肿,身上的白衬衫也早被血污浸透,但此刻的白君然依旧不失往日的温润气质,让人看着既安心又心疼。

然而顾伊并不领情。

“别装了。”顾伊朝白君然熟练地翻了一个白眼,“什么很抱歉,我看你是很高兴,很高兴能把我成功拉下水——你若真为我好,当时就不会那样目标明确地朝我跑来,还拉着我和你一起逃跑——毕竟你算盘打得很好,有我这个顾明宇独女在,这些人,至少上面的那些人,会有所忌惮。”

被顾伊一语道破,白君然的嘴角不上不下很是尴尬,愣了两秒,白君然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腰板也不复故作的挺直,靠着墙歪着头,整个人有种说不来的懒散痞气,“我说你个小丫头,总是这么聪明可不讨喜啊。”

面对白君然,顾伊向来不吝啬自己的白眼,“谁要讨喜?讨谁的喜?”

“是是是,我们顾家小公主自然不需要讨任何人的喜,是臣冒犯了。”白君然有模有样地低了低头算作行礼,语气像是宠溺又像是嘲讽,“那我们的小公主有想好怎么解决外面的那些恶龙了吗?”

“这倒没有。”瞥了一眼白君然,顾伊一字一顿咬牙道,“但怎么解决叛徒骑士,我可想好了——”

“比如说,发配到我的非洲分公司,给我白干到死。”

白君然的笑容一僵。

就在这时,紧闭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嘭!”的轰然一声颇有些虚张声势的既视感。

“吵吵什么!还想不想活了!”为首的刀疤脸威胁性地朝顾伊挥了挥他手中的锋利匕首。

顾伊也不理他,大略扫视了一圈后顾伊就看出了问题所在——他们闹内讧了,或者说,是他们和他们的买家闹内讧了。

就在刚才,当那个人叫作“头儿”的男人放完狠话后,旁边的一个高瘦男人就认出了顾伊。

“头儿!她、她她是顾伊!顾明宇的女儿!”高瘦男人神色惊讶,还有一丝难以掩盖的羞涩和惊喜。

闻言,卢德寿再次仔细打量了顾伊几眼,表情变得很是难看,“顾明宇的女儿?”

那可是个大麻烦。

收钱卖命,白君然肯定是要杀掉的,可顾伊怎么办?

目睹凶手样貌和行凶全过程的顾伊按理来说是绝对不能留的,可......可她是顾伊啊!

顾氏老总的独女、天启集团的总裁、家喻户晓的公众人物——

天大的麻烦。

“喂。”顾伊仰起头,直视卢德寿,“白天骄给了你们多少钱?”

这下不仅是卢德寿,就连白君然也诧异地望了过来。卢德寿眯了眯眼睛,细小的眼缝中流露出贪婪之光,“怎么?你想出几倍的价格来收买我们?”

“不。”顾伊摇了摇头,表情很是无辜,“我只是想好心提醒你们,你们这趟活儿恐怕一分钱也拿不到。”

“毕竟。”顾伊忽然露齿一笑,唇红齿白的像极了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白氏集团什么的——”

“就要不存在了啊。”

96.

“混账!”震天的怒斥声伴随着茶杯碎裂的声音让白天骄打了一个哆嗦,头越发低了。

被自己这个愚蠢到极致的儿子气到说不出话来,白弘博急得是青筋直跳满头大汗,热锅蚂蚁似的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他急得并不是这个蠢货找人想杀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而是那些人竟然把顾伊也抓了!

那些人还有没有脑子?顾伊是谁啊?先不说她那些压死人的身份——就凭顾伊现在的人气,她的粉丝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白氏集团给冲了!

“父亲您放心!我已经吩咐那些人不许动顾小姐一根毫毛了。”忐忑不安地吞了吞口水,白天骄抬起头讨好地说道。

但还没等白弘博松一口气,觉得到时候可以和顾伊私下解决,这样事情还有所转机的时候,就听他那个草包儿子以一种洋洋得意的邀功语气继续说道,“我刚才还特意打了个电话给顾总,告诉他令爱没事让他放心。”

??!!

这算什么?不打自招自投罗网?

白弘博眼前一黑。

完了。

这下彻底完了。

97.

——车内——

“嗯,都黑了,如果白家账号里还有一分钱的话,那下一个被黑的就是你的银行账户。”

放下手机,罗宇脸色阴沉,一脚油门直踩到底。

“等我。”

——机场里——

“荷,你真的要告白家吗?”望着眼前笑容满面的叶苏荷,安东尼忍不住又往后退了一步。

“告,为什么不告?”手机壳被捏得咔咔响,叶苏荷抬眸笑得愈发温柔,“我要告到他们倾家荡产连一根裤衩都不剩,然后再给我光着屁股在监狱里关到下辈子。”

——客厅里——

放下茶杯,一旁的管家便笑眯眯地上来添茶,顾明宇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悠悠叹了一口气,“真是有点怀念啊,好久没说这句话了——”

顾明宇又抿了一口茶。

“天凉白破。”

98.

顾伊也曾很浪漫的想过,她要嫁给第一个破门而入来救她的人。

然后——

“嘭!”

“顾总!”小王泪眼汪汪地冲了进来,“顾总你没事吧!”

顾伊:“......“

比小王晚来一步的罗宇:“......”

瞥了眼鼻涕眼泪一把抓的小王,顾伊默默移开目光。

被顾伊冷漠表现伤到心的小王哭得更伤心了。

“伊伊......”细细地喘着气,罗宇抿了抿嘴,不安的垂下眼眸,“对不起......我还是来晚了。”

“不晚不晚。”顾伊坦然地摇摇头,看向罗宇的眼睛亮晶晶的,“小王不算的。”

小王:?

蹲在那儿给顾伊割绳子的工具人小王哭得相当大声。

“所以......”像是被顾伊的目光给烧到了,罗宇避开了顾伊的目光,耳朵有些红。

“所以。”

顾伊眨了眨眼睛,眉眼弯弯。

“你要不要嫁入豪门?”

99.

‘我喜欢的人……他不一定要是个盖世英雄,也不要踏着七彩祥云,他只要与我而言是独一无二、无可代替的就好。’

“从今天起,无论贫穷或是富有,无论健康或是疾病,无论顺境或是逆境,无论年轻漂亮或是容颜老去,你都始终与他相亲相爱、相依相伴、相濡以沫、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你愿意吗?”

‘然后我就会飞奔到他面前……’

“我愿意。”

“我愿意。”

‘问他……’

‘喂,你要不要对我说三个字?’

身着白色婚纱的顾伊鼻尖酸涩,却依旧仰头对罗宇笑得灿烂。

“喂,你要不要对我说三个字?”

低头面前的顾伊,罗宇也笑了。

温柔的、幸福的、美满的像是雨过天晴后新生的第一缕阳光。

“我爱你。”

100.

说一辈子。

【END】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那么就让我一个人那么就让我一个人陈稚七|现言如果余生的路上还有你,我就敢什么都不怕地走下去,我就敢无所畏惧地向前跑,我就敢用尽一切去爱你。
  • 重生后影帝大佬总想捧红我重生后影帝大佬总想捧红我苔花煎茶|现言一次意外重生,她成为星路财路双线崩盘,十八线女星。 乔绵绵淡漠:“这一届影帝太过平庸。” 苏愠淡漠:“这种女人能入我的眼?” 之后。 乔绵绵依旧淡漠。 苏愠啪啪打脸,“抱歉,我发现你什么样都能迷死我。” 乔绵绵懵了,这影帝是要动凡心了? 溜了溜了,她遭到影帝微博深夜@。 站票跑路,她遭到影帝现场打call。 全网疯了,禁欲系冷感玩票影帝似乎有开春迹象。 苏粉血书求问,“苏影帝,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苏愠:“我喜欢白头发的女人。” 沙发上吃瓜子的乔绵绵愣了愣,“可我头发不白啊。” 苏愠帮她剥好瓜子,“我们可以一起等。”
  • 王俊凯之虐恋王俊凯之虐恋喵砸|现言“你有什么资格说重新开始”“对不起...”“呵,对不起,对不起你除了对我说对不起还有什么,对不起能时光倒流吗,对不起能补回我内心的伤害吗,你以后还是别来找我了”“这是不可能的”“你...”男主和女主会和好吗?剧情虐不虐要看我编得怎样了。(喵砸:这部小说没有tfboys,没有十年之约,没有王源千玺,呸,不可能没有王源千玺,只是他们不是明星)
  • 我顺光爱你我顺光爱你标准颜饭.|现言前世,孟千初看不清渣男的真面目,放着帅气多金的老公不要,去和渣姐挣一个渣男……最后家道中落,死无葬身之地。 重生后,左手透视,右手一个帅气多金老公,虐渣姐,虐渣男…… 孟子初:“萧祁,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萧祁:“那要怎么哄,带你去旅游还……” 孟子初:“我是那种人吗,我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 萧祁:“那你说怎么哄?” 孟子初:“我说的你都能做到?” 萧祁:“我萧祁说话算数。” 孟子初:“那好,我要你给我轻薄。”
  • 弥爱:凰焰残烛弥爱:凰焰残烛旖琦|现言“要治好你身的毒,务必要取她的命丹。“女巫说。“王后的命丹…要杀了她?没问题!”王说,接着女巫开动法力把王传送到了X年。可他万万没想到,以前被骗得那样惨的他竟然还是下不了手,要江山还是要女人……
  • 我的无赖老公我的无赖老公桃紫纯|现言林雅文的单身思想一直告诉自己:为什么非要有男人这个生物?有女人就可以了。结了婚还得照顾孩子,老公加工作,总之就是对女性的歧视!所以,坚决不结婚!直到遇到了他。。。“为什么不结婚,是吧,老公?”“说得很正确!”“那么,有奖励吗?”“那就奖励你。。。哼哼”“不要了。。。。啊!”
  • 农家弃妇现代重生农家弃妇现代重生亦菲云天|现言翠花,一个飘荡在世间几百年的农家弃妇;翠莲,是刚刚准备出嫁与村长的农家新娘;别人重生农家,最终目的是与哪位有出息的兵哥哥双宿双飞,而她,却要做那位兵哥哥的妈,坐看重生女与白莲花的“相亲相爱”
  • 其实不迁就其实不迁就夏未啊|现言曾以为此生不会再有渊源,哪曾想一次告白,她成林太太,虽有名无实,但常伴君旁.戚玥:“你的一句不喜欢,却让我百感交集…”林安深:“我也想和你天南地北依偎.”林安九:“我不认命,却认你…”等风也等你,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 人间百媚生人间百媚生吾妍心|现言对的时间遇上错误的人是一种悲哀,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是一种无奈。对不起,此生我到底是负了你,愿来生你不曾遇见我!今生负你千行泪,来生愿你百媚生。
  • 他比时光温暖他比时光温暖丁嘉树|现言【新书《重生七零:小媳妇,超凶的》已发】 重生前,宋冉单纯天真,被继母败了家产,被闺蜜抢了男人,终生未嫁,孤苦一生。 重生后,宋冉擦亮眼睛,吃一堑长一智,首先要做的就是抱紧她那前途金光闪闪顾先生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