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67770700000026

第26章 蓝家危机

元齐看着莫殇离去的背影,一直都没有说话。他与蓝宇是有些私交,这是人所共知的事,不过那只是因为总督要培植蓝家,所以他才不得不与之接触。

费玉城站在大厅中目送完莫殇后,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蓝家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培养这些变异人,难道两年前的教训,还不够吗?

若是这件事传到了圣域,别说是一个小小的蓝家,就连他这个总督,也是说带走就带走,根本就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元齐,带下去好好拷问,无论是什么结果,都一定要弄清楚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元齐奉命,带着少年离开后,苏澈则低眉思索。这件事非同小可,而且莫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已经把这件事闹得满城皆知,费玉城不仅要给莫殇一个交代,还要给南溪的城民一个交代。

“苏先生,这件事你怎么看?”费玉城沉下心,虚心问道。

苏澈闻言,摇了摇头,说道:“这已经不单单是刺杀的事了!刺杀莫殇事小,变异药剂事大!若是这件事真跟蓝家有关,大人只怕得提前做好壮士断腕的决心!”

这句话说到了费玉城的心坎上,他也是这么想的。蓝宇啊蓝宇,你碰什么不好,非要碰这个,一旦圣域追究下来,别说他一个小小的总督,就算是帝都那些皇亲贵胄,也难以脱身!

“大人,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派人盯住蓝宇一家!”苏澈继续说道:“万一风声走漏,让他跑了,大人岂不是要替他背这个锅?”

直到此刻,费玉城恍然大悟,立即说道:“对对对,我差点把这茬给忘了!苏先生,你马上去通知元齐,让他务必派人盯住蓝家,决不允许任何蓝家的人出城!”

回到研究中心,严昆依旧还在沉睡之中。莫殇看望了一下,就来到了教授的办公室。从今天开始,这里也许就是自己的了,只是望着这熟悉的地方,莫殇却没有丝毫的喜悦,反而有些伤感和苦楚。

“莫先生,总督府的苏澈苏先生求见!”坐了一会儿,教授的助理齐悦就敲门进来说道。

“哦?”莫殇有些意外,却又觉得在情理之中,说道:“请他进来吧!”

齐悦走后,莫殇坐到了教授的位置上,没过多久,她就带着苏澈来到了这间办公室。

“苏先生,请坐!”莫殇微笑道。

苏澈点头微笑,坐到了莫殇对面。等齐悦走后,苏澈开门见山地说道:“莫先生,你说那个杀手是蓝家派来,恐怕也没有什么证据吧!”

莫殇微笑,点头道:“是啊,没有!”

“那莫先生真的认为,那个杀手是蓝家派来的吗?”苏澈又问道。

“当然!”莫殇回答道:“我在南溪城既没有什么故交,也没有什么仇敌,唯一可能杀我的,就是蓝家,毕竟这种事,之前就发生过一次,难道我这样怀疑,有什么问题吗?”

苏澈低着头,沉默了片刻,微笑道:“没有,莫先生有这种怀疑很正常,若是换成是我,我也会这么怀疑!”

“莫先生的怀疑是没有错!”苏澈沉声道:“但问题是,单凭一个杀手的一面之词,还不足以定罪蓝家,所以莫先生要真想弄清楚真相的话,还需要其他的证据!”

“苏先生说笑了!”莫殇微笑道:“我只是一个药师,可不是什么刑侦高手,这件事我看元齐统领去办就好了,要是我参与进去,只会画蛇添足!”

“呵呵,莫先生过谦了!”苏澈笑了笑,说:“其实我来的目的,只是希望莫先生能协助一下。你也知道的,蓝家跟总督府和元齐统领都交情匪浅,你要是这么不管不顾,只怕最后会不了了之!”

“莫先生是南溪城的支柱,加上严昆现在也跟你一起。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我自然不希望他的朋友以后还会遇上什么危险,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真的是怕我遇到什么危险吗?莫殇笑而不语,苏澈所担心的,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摊牌的时候,只能虚与委蛇!

“我年纪轻,很多事情都不懂!”莫殇说道:“所以很多地方还需要仰仗苏先生多多指点!不知道苏先生所说的‘协助’,应该怎么做,还请苏先生赐教!”

“呵呵,赐教不敢当!”苏澈笑了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听说,在蓝家的密室内,有一台神秘的机器,听说是来自上个纪元,专门用来传递信息用的!”

“通讯器?”听到这里,莫殇终于变了脸色。通讯器这种东西,他还是在枫婉城的时候见到过,只是他没有想到,蓝宇也有这种东西!

不过拥有通讯器又能怎么样呢,这也算不上什么犯罪,就算找到了,似乎也不起什么作用!

莫殇满脸疑惑,苏澈又说道:“莫先生,你觉得,蓝宇用这台机器,是在跟谁联系?”

直到此刻,莫殇恍然大悟,终于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他立即说道:“我明白了,多谢苏先生指点!”

下午时分,严昆终于从沉睡中醒来,莫殇特意又为他检查了一遍,确定无碍才放心下来。

检查完毕,莫殇一边收拾着医疗器械,一边松了口气说道:“好在他对你用的只是让人昏迷的药剂,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超出了我的预估!”

“我·······”严昆想要说话,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事前莫殇已经提醒过他,可是他却还是遭了道,这不得不让他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你什么都不要说了!”莫殇收拾好后,站起来打断了他:“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就没事了!”

不久后,总督府再次传来消息,让莫殇过去一趟。

当莫殇来到总督府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星光撒满了整座南溪城!

“你看看这个!”费玉城阴沉着脸,递给莫殇一件教授平时穿的衣物!

“这是?”莫殇故作疑惑,问道:“总督大人,这是教授的衣服,教授怎么了,他人呢?”

费玉城摇了摇头,说道:“今天下午我们接到报告,教授的车在城外一百多里外遇到了袭击,现场还有一些残留的血迹,以及一个瓶子!”

费玉城向元齐递了一个眼色,元齐立即会意,将在现场捡到的药剂瓶子递给了莫殇。

这个瓶子莫殇再熟悉不过了,这是教授上午吞下药剂后残留下来的,只不过当时无论是教授还是莫殇,都没有注意,没有想到却被元齐捡了回来!

“这个······”莫殇盯着瓶子,轻轻的嗅了嗅,说道:“这像是研究中心装药剂的瓶子,不对啊,教授外出采药,带个瓶子做什么?”

“瓶子里的东西能化验出来吗?”费玉城阴沉着脸问道。

“当然可以!”莫殇看了看,点头肯定道:“要是今晚化验,明天一早就可以出结果!”

“那好!”费玉城沉着地说:“今晚你辛苦一下,明天一早就把报告交给我!”

“这没问题!”莫殇将瓶子放在一旁,说道:“不过总督大人,教授是研究中心主管,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总应该给我一个说法吧?”

“一切都还在调查中,我怎么给你个说法?”费玉城恼怒地斥责道:“这两天出的事已经够多了,等调查结果出来,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行吗?”

莫殇神色不悦,问道:“总督大人,你老实告诉我,他们是不是对教授也下手了?”

“我怎么知道?教授现在下落不明,是生是死我也不清楚!”费玉城忍住怒火,说道:“这件事我会派人处理,你先把化验结果弄出来给我!”

同类推荐
  • 我有一把青锋剑

    我有一把青锋剑

    二十岁生日那天,邵阳被祖传宝剑一剑捅到了一个妖魔遍地的乱世。诸侯争霸,百姓流离,妖魔鬼怪处处都有。对此,邵阳亦无其他,唯手中剑而已。
  • 独立灵魂

    独立灵魂

    独立的思想总想跳脱世俗的束缚、是任性?是不成熟?独立的灵魂总想摆脱躯壳的禁锢、是背叛?还是超脱?出生平凡的钦木尘、踏遍各界、逆流而上、创不世神魂、最后身魂不合、天道难容。天网恢恢终招噩劫、道消身殒独留残魂、轮回万载却重生、化身言无风重头开始、是幸运?还是宿命?转不完的轮回、道不尽、生死无常!日月星辰何时休、众生皆在与天斗!
  • 这个系统欠修理

    这个系统欠修理

    一个残缺不全的系统,一个勤奋努力的宿主。我要兑换一件神器,抱歉,系统残缺,请补全后方可兑换;我要改良功法,抱歉,系统残缺,请补全后方可改良。你啥都不能做,那你是个什么鬼,我是无所不能的系统,那你的无所不能在哪里?抱歉,系统残缺,目前啥也不能,请补全后无所不能。
  • 生灵破

    生灵破

    一个天才少年,却无法和他的伙伴们一样修炼,变强。是命运的捉弄,还是他拥有一个更广阔的天地?一个充满灵的世界,世界中的生命都拥有踏向更高处的权利,但这终点究竟是什么?一种需要依靠被称为灵纹才能触摸更高处的修炼体系,在众多生灵踏向更高处时,谁能知道灵纹到底是什么?这个世界,主宰是灵,还是生灵?
  • 执统异域

    执统异域

    天下归岐,已是定数。上承上古遗愿,下遵循事态炎凉。东临乌蛮,西面妖术。内兽不息,外兽侵犯。樊式后才,以上古之荣。逐踏王者之风。问世何有,都曾拥有。
热门推荐
  • 寒梅醉相思

    寒梅醉相思

    本以为身为天空之国云瑶圣女得如意郎君胜似神仙生活,谁知魔王野心灭云瑶,圣女再生变玉石精灵,前世郎君竟为天宫皇子。。。
  • 灵英域

    灵英域

    灵英大陆,蕴藏灵气,修炼一途,于此启航。历经磨难,感到沧桑,不甘堕落,不断变强。千磨万难,只当是成长。就算卑微,也不要去仰望!
  • 养成整个宇宙

    养成整个宇宙

    王宇在古玩店买了一颗玻璃种子,却无意间成了一片小宇宙的造物主。于是宇宙养成的游戏开始了。从宇宙大爆炸,到生命的诞生。从一株逆天而行的青莲,再到洪荒万族的出现。生灵在生死间逆天夺命,为了长生不死,一个个惊艳万古的天骄前赴后继。或悲壮、或伟大、或逆天独行、或霸道绝伦...上演了一场场关于生命的赞歌。========(这是一本严肃的创世幕后文)
  • 秘密使命之北美搏杀

    秘密使命之北美搏杀

    现代版的“千里走单骑”,坚守与找寻的是传说的神秘宝藏……男人的使命!用生命与鲜血完成,永不回头!任何传说都有一定的事实来源,闯王宝藏也不例外。闯王到底把宝藏在了那里?由谁来打开闯王宝藏的大门?答案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揭晓……无名小卒一夜成名,混得风生水起。他还记得自己是谁吗?是赌性难改痴迷成疯,还是另有隐情天机不露?秘密,一切都是秘密。
  • 我遗落的青春

    我遗落的青春

    别后重逢,她是他的未婚妻,而她却遗忘了他们曾今的美好,与他人享受昔日美好。可怜男主的漫漫追妻路~文章大宠不断,小虐稍许,大虐木有~~
  • 六道心痕

    六道心痕

    道是天道无痕,却留万千伤痕。众生皆在六道之中,仙佛皆是如此。走得再远,只是一棋子。残局再醒,仙佛入局。签订血契,操纵万生。天为棋盘,万生为棋子。入局?得有资格。梦幻泡影中,神的影子逐渐浮现。能使天寂静的只有神,而要去追寻神的影子,只有跳出局外!各路神明的法号如雷贯耳,可是梦幻之后,怎能成神?佛道神明,殊途同归,最终只为成神。梦幻之后,湮灭的秘辛再无人去探寻。神又如何?梦幻之后,一少年承百世记忆,不以成神为梦,只为寻求湮灭之因。修行就是修心,心不灭,便永生不灭,且看我掌湮灭,捏轮回,普度众生,踏碎神影,让天寂灭!
  • 行者纪

    行者纪

    人生在世多寥寥,听我梦中呓语话神仙;红尘逝去何寂寂,随我行与九天多逍遥——子桑九方。
  • 家教之远古之炎

    家教之远古之炎

    在穿越到某个废柴身上后,得到了最原始的死气之炎,沢田纲吉又会变成怎么样呢???
  • 美夫临门之乱世女暴君

    美夫临门之乱世女暴君

    【正经版简介】她是现代黑道神秘首脑,身负血瞳异能,强大冷血,是多国想要联手击杀的危险人物。她是南渊国太傅庶幺女,懦弱胆小无能,人尽可欺,是在刑场上吓死过去的无名鼠辈。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从未败过的夜祈欢死在了自己亲手养大的少年手上。一朝穿越,风云变色,睁眼昂首之际,一把血淋淋的大刀迎面而来!赤眸现,异象生,天下惊,枭雄起;四国令,浮元乱,内廷斗,沙场寒;苍生凉,锦衾暖,众男心,谁可赢?但看她颠覆惨境、指点江山,从刑场爬起,入仕成相,入营成将,出南渊踏东霄,收西凛夺北轩,复山河聚民意,携美男游江湖。【邪恶版简介】她不是好人,她霸道独裁,她口味奇特,她恶趣味浓重,她大女子主义泛滥,所以她来到了女尊世界。这里可以施展抱负,可以找到对胃口的人,还可以不用大姨妈生孩子,最主要的,美男真的很多款,可为什么都惹不起?要不起还躲不起?不过躲不是问题,她眉目威严,眸光温柔,振袖一挥,朕来做园丁,种花养草!注:本文绝对的女子为天系穿越古风女尊文,设定奇葩,三观不正略重口,不喜勿入!主打宠文,男主身心干净,男强女更强,古代权谋微玄幻,爽文无限,喜欢的妞儿请入坑!兴趣之作,静候知音,意见可参,喷子勿扰!
  • 魔转今生

    魔转今生

    悲剧的人生,是开始?是结束?亦或者是上天的安排?命运是自己的掌握,还是上天的捉弄?放弃还是坚持,仙?魔?神?鬼?谁是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