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75077200000007

第7章 惊鸿一瞥少年郎

一个玄色锦袍的男子,手指在一张摊开的地图上划过,微微低着头认真的在思考着。

“少爷”林影从门外走进来

只见那惊鸿一瞥的眉宇,如清风朗月的眸子,高挺似玉的鼻梁,唇点朱砂的薄唇

上官云抬起头,眼底是一派冷清

“探子来报,苏将军已经在河谷与南梁开战,苏家老二率领一千多的人马从西边突击敌人的后方,正打算里应外合扰乱敌人的计划。”

上官云手指在地图上的一处落了下来,薄唇微启,冷冷道:“你同大鲁带着一队人马前去相助,从东南方向进攻”

林影担忧道:“若是南屏关的大金知道我们调兵去洛河河谷,必定会乘机派兵来攻打,到时候......”

“大金本来就是想来占点小便宜,才配合南梁联手来打我们。柳城一战已经让他们损失不少的良将,他定不会再增派兵员,之所以还留守南屏关只不过介于与南梁的联盟。

若是他在柳城占不到一点便宜,南梁的胜与不胜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只要南梁稍有败退之势,他们便会立即退兵”

上官云继续看着案上的地图,淡淡道:“去吧”

林影看着自家少爷,永远是那么的波澜不惊,胜券在握。

“是”

北凉与南梁在河谷一带厮杀了两日,北凉一三方之势从南梁的前方后方进攻,以反包围圈之势扭转了人数上的悬殊。

南梁的一处大帐内,几名将领跪在地上,直低低地伏在地上,大气不敢喘一下,气氛极低,像腊月里的寒风,一刀一刀刮在脸上。

“报!”一名小将从外面疾步跑进来

“南边遭到一队人马突击,我军损失惨重,请求支援”

“报!”又有人从外面跑进来“北凉大军在我军正面展开猛烈的进攻,已经撕开了西南方向的防线”

堂上的男子听到这些,心里满是怒火,站起来随手抓了案上的防部图狠狠地摔在几名跪在地上的将领身上

眼里喷着怒火,牙狠狠的说道:“好啊!这就是你们不废一兵一卒的伟大计划,你们当北凉的人是傻子吗?!”

下面的人更是低了个头,胆战心惊,谁也不敢在此说一句话。

“二殿下,息怒”一个白衫长袍的老头从外面走进来

哼,男子生气的坐在椅子上,不再发作

“原本我们是可以不废一兵一卒的把握的,那毒水已经毒死了北凉的不少人马,却不想半路来了个女娃娃帮他们解了毒,兵出险招带着几百精锐从西南方向绕道我军后方才使得我军这般陷入困境”

“一个女人?!”男子皱着眉头

“据说是苏衡之女”

“既从西南方冲出来,为何不见守军前来报告”

老头解释道“这却不怪西南的守军,他们是从死亡森林了绕过来的”

男子疑惑道:“死亡森林?那里不是放了妖兽,他们如何能穿过?”

“那女娃估计是弄得驭兽的法术,才出得来”

男子闪过一丝惊愕,随即突然嘲讽道:“哼!白大师我当真以为你有多厉害呢,竟然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给破你们的计谋”

白万常当下脸色一青,眼底满是阴狠,随后讪笑道:“是臣下失策,甘愿受罚”

男子不屑的瞥了一眼,冷哼道:“呵呵,白大师真是说笑,您是我父皇身边的红人,我怎么敢罚啊”男人看着跪下的几个人,厉声道:“来人,把这几个拉出军法处置!”

南梁在洛河谷一带吃了败仗,南梁的二殿下慕容成大怒之下杖打了几名南梁的大将。随后带军辙出洛河谷一带。

驻守在南屏关的大金军队,在南梁撤退的第二日,给北凉的柳城大军上官云送上降和书,便从南屏关退出了北凉的境内返回了大金。北凉收复洛河谷一带,驻扎在洛城整顿兵马。

阿爹说她一个女儿家在大军,人多嘴杂的,多有不便,为了安全起见便让她换了男装。她自然没有没有什么意见,女装太招人眼,行动走路都要拘谨一些,像她这等闲人自然不喜欢到处有人盯着。

苏未然右边的肩膀受了点伤,借着伤在自己的营帐内好吃好喝的好不享受,苏木槿帮他换好药后,他依然在优哉游哉的吃着花生米。

每次阿爹来见他这般都会骂上他一两句,说他吊儿郎当的没有一个将军的模样。这时候苏未然便会反嘴,说自己这叫真性情,才不会像你们装模作样地板着脸,嫌累。还不忘拉上她当垫背,问妹妹你说是不是。

气得阿爹上前想抽苏未然两个嘴巴,便给她挡住了,呵斥着苏未然少说两句,阿爹怒着对苏未然说让他不要她带坏。

阿爹虽然嘴上骂着苏未然,却还是让人送了很多他爱吃的东西,让他好好养伤。小狐狸这个吃货便在苏未然那里常住了。

苏木槿给苏未然换好药后,苏未然在一边逗着小狐狸玩,她便出来透透气。刚出来便见劳将军带着人匆匆的不知去干嘛

便问道“劳将军这是要去哪?”

“少将军”劳将军行礼抱拳道

左右无人,苏木槿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道:“劳将军,是我”

苏未然穿的是苏未然的衣服,虽然被她改小了些却还是原来的模样。当时穿上时,苏未然便笑道说军营里出现了两个苏未然,还让她以后穿着他的衣服帮他去学堂上学。

苏木槿便回他想得倒是美

劳将军愣了好一会,惊叹道:“刚刚我还在奇怪呢,少将军不是受伤了吗,怎么这会出来。原来是苏姑娘。”

苏木槿笑着解释:“我阿爹说我女装在军中不便,让穿了男装。我二哥便拿了他旧时的衣服给我换上的”

“呵呵,姑娘穿着少将军的衣服,又从他营帐里出来,害的老朽认不出呢。”劳将军不好意思地挠头。只见他看了一眼苏未然的营帐,见没有什么,便神秘的低声道:“不过,姑娘穿这身衣服比少将军穿的好看。“

要是让苏未然知道,非狗急跳墙不可

苏木槿笑了笑,并不想在与他在这话题上闲扯,便问他要去做什么

劳将军突然大惊,这才记起自己的正事:“哎呀,瞧!和姑娘聊着我便忘了正事。上官将军来要来了。将军让我前去迎接”

闲时曾听苏未然说起过这个上官云,左右闲着也无事,苏木槿便让劳将军带她一起去。劳将军便欣然的同意了。

远处尘土滚滚,不多时,一批大军黑压压的正飞驰而来,前行的是一身玄色铠甲的男人,一色黑色披风,飞扬在马蹄踏起的尘土中,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耀眼。

那人勒住马,翻下身。只见他眉似剑锋,宛若惊鸿,肤如白玉,芳华无双。紧抿的薄唇,那般孤高清冷,隔人千里,那眼眸深邃,像浩瀚的星空,深邃得让人看不见底。

真真是个少有的无双公子。难怪她那个那么自恋的二哥对他又恨又气,又不得不屈服,不过总亏还是她那二哥在皮相上长得好看了一些些。

上官云只觉得有一道炽热的视线正在打量着自己,转头过去看见那人急忙低下头,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很快便恢复如初。

那凌厉而又冷清的目光,像极冬天的座冰峰,真真让她知道了苏未然所说的冰封十里的感觉。

苏木槿急忙扭头,装作若无其事的低着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手,心里不由地哀叹道,盯着人家看,还被人家抓个正着,就感觉偷了东西被主人抓到让人胆战心惊,心里着实尴尬啊,苏木槿便和着旁边的士兵打起了哈哈。

不过还好那士兵有点憨,见苏木槿笑也十分的配合,这才让她的尴尬解了许多。

“少爷”林影走上前,看到自家的公子十分高兴

“上官将军,我们将军让我前来等候你”劳将军上前行礼

只见上官云淡淡道:“有劳劳将军”便翻身上马往驻地方向走去。

劳将军在前面带路,苏木槿混在几位将军后面,只见他们见了她都纷纷朝她点头,还有人唤她未然少将,说多日不见愈发清秀了。想来这些人都把她误认为是苏未然了,苏木槿便讪讪笑着点头,并不回话。

上官云微微转过头来,见那长得和苏未然十分相像的人,一脸傻笑着同周围的人点头示意。又注意到了她身下的那匹马,深邃的眼眸不知在想什么,转过头来继续策马前行。

同类推荐
  • 凤羽倾天下

    凤羽倾天下

    凤羽艳:“你为什么那么爱我?”流云:“我就是爱你,不管是作为凛笙,还是流云的时候,我都爱你,无怨无悔,至死不渝,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刻不见如火燎原,看见你就想抱着你,拉着你,再亲亲你,那你为什么爱我。”凤羽艳:“油嘴滑舌,这股邪肆倒是一点儿都不见散了,我想我早就已经喜欢你了,只是我太笨,一直没发现,直到后来……发生那些事,见你那个样子,我的心很痛,看不到你更痛,见你受伤我都想死了,不管你是流云还是凛笙,还是现在的你。”流云:“呵呵,笨蛋。”无尘:“我只想问你,你当初救下我,你后悔么?”凤羽艳:“我不后悔,哪怕是我好几次,都想要杀了你。”
  • 一觉醒来发现我穿了

    一觉醒来发现我穿了

    大陆世世流传着一句话:天命者,万物生。智者飞升,留异世,早已算出万年后此世界必将崩塌。天命者现身,以神力为媒介,维持世界规则。可谁说必须保护它?「谁是大反派。」
  • 神医嫡女废柴逆天小姐

    神医嫡女废柴逆天小姐

    “21世纪医毒世家传人、武界造诣天才的慕瑜柒”一朝穿越成为云起国慕家嫡女废柴二小姐,开启“废柴变天才的时代!”重生天才变废柴,虐渣男,斗白莲花。修炼灵气,契约神兽,炼丹药她信手拈来,不好意思,神器什么的她从来都不缺。无奈父亲不爱,继母跋扈,嫡姐伪善。她,是第一废柴,又呆又傻,懦弱无能。他,是第一天才,俊美无双,霸道冷酷。欺我者,打!辱我者,杀!路遥遥无期,竟遇某妖孽美男她补刀,他挥鞭。从此“美男在手,天下我有!”
  • 牙剑

    牙剑

    银发白衣身莲素,面容冷俊情难属。一世天涯多苦痛,唯她一人心可诉。——《牙剑》QQ交流群(601304756)
  • 今天的夜尊大人又酷炸了吗

    今天的夜尊大人又酷炸了吗

    作为马上飞神的绝世女强者,夜沉婴惨遭算计。某夜梦里突然多出来了一位带着面具的绝世美男子。颜控音控成瘾的夜尊大人决定,帮他一把。所有算计我的,都得下地狱!
热门推荐
  • 化身锤石在异世的日子

    化身锤石在异世的日子

    醒来发现自己化身魂锁典狱长,怎么办?在线等,急。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我是魂锁典狱长,却又不是魂锁典狱长,我不再是那个童谣与传闻中的残忍刽子手,我为自己带盐。忘了说了,唯一不变的一点就是,我仍然是个魔教中人
  • 清韵

    清韵

    每个朝代都有兴衰盛亡。兴盛之时尽显文治武功国风民俗,然封建制度总归是封建的。即使祥和盛世,歌舞升平也遮掩不住繁华背后的黑暗。因病而逝的现代人李辉却莫名其妙转世到清康熙年间,从小喜欢历史的他将亲身经历了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崛起。他是如何用自己的方法来改变这个封建的王朝呢?怎么让200以后的悲剧不再上演呢?辅政还是夺宫?观新生华夏,赏清风清韵。《清韵》交友群:125809513
  • 九曲剑神

    九曲剑神

    在武者横行的世界,曲风用手中的剑创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从死到生,他是他也不是他。本应死去的曲家四少爷,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废物”是别人对他的称呼。但他不想别人再叫他“废物”。没有出众的天赋,但是有超群的悟性。有些人出生就决定了未来,但曲风走的是一条逆天的道路。注定不会太无趣。
  • 艾竹

    艾竹

    讲述这一个败家子的故事。或许不巧男主为家中最小,集宠爱于一身,结婚后的他依旧自顾自己。
  • 重生后娘子总想给差评

    重生后娘子总想给差评

    谢昀怀:重生后娘子总是给差评怎么破?柳絮絮:弟弟死而复生后说自己是她男神怎么破?柳絮絮觉得自己一定是命格太差,故而今生才会娘死爹死弟弟死。孤女无依还差点被恶霸强占,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正想与恶霸同归于尽时,天降系统予她以大任,只说绑定系统即可赶走恶霸,救回弟弟,迎娶男神走上人生鼎峰。然而实际绑定以后所谓人生鼎峰都是水中月,镜中花。所谓弟弟芯子换人了!所谓男神顶着老弟的壳。货不对版!必须差评啊!
  • 她的前男友

    她的前男友

    为了舒馨的幸福,作为前男友的他不得不面对生活里的一切:对抗校霸、与友相距、违背父母心愿、面对权势……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的步伐。
  • 是来自文件夹世界啊没错

    是来自文件夹世界啊没错

    你可能想不到有一天生活里多了一个从文件夹里面走出来的人,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那或许可以理解为现代社会的“画中人”,但是却不会那么简单纯美安静了
  • 大宋教皇

    大宋教皇

    回梦千年,却已忘记你的容颜。寻梦千年,却不知道你身在何处。你是谁?你是我的梦魇,还是我的信仰?你知不知道,我来了!既然不知道去哪儿找你,那我就站在这个时代最高的地方,闪着这个时代最亮的光芒,发出这个时代最大的声音,这样你就可以看到我,知道我。我等着你!!!!!
  • 别跑!我的替身情人

    别跑!我的替身情人

    “蓝希羽你就这么想离开我!?”“我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为了我。”“你算什么?”他无言以对,不过,他不是喜欢在口舌上占上风的人。你越是想离开我,我就越是要让你心甘情愿的留下来,还要让你爱上我!
  • 无极天道之主宰

    无极天道之主宰

    天道天道,以天道证人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以天行健之天道得人人平等的地势坤,两道结合,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归宗,终得大圆满。善哉!善哉!盘古开天辟地,巫妖岁月洪荒;万物繁衍更替,女娲造人大德。人与日月争辉,大道滚滚如前;世间万丈红尘,权在吾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