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78917900000003

第3章 春宵一刻

夜辰黑着脸目送熊山踏出房门,看着他的背影,心情很不爽,“娘的,要不是...非揍你一顿...”神情忿忿,眼神怨怼,如一个二八年华便被深闺的少妇。

刚欲关门,忽而眼珠一转,计上心头,连忙将自己衣衫撕开,露出一侧肩头,墨灰色的发髻堪堪斜着扎盘在头上,青丝凌乱,靠着门框,看着走向府门,即将夺门而出的熊山,眸里闪过一抹戏谑,压着自己的嗓子,细声细语地喊了一句:

“小熊熊,记得常来玩儿哦~”声线处理得相当到位。

熊山逃也似的快步走出来,心中一阵唏嘘,跟那位打交道太他娘的刺激,那种年轻时的感觉好久不曾回味,短时间还真适应不了。抬眼看见府门口两个负责警戒的兄弟,刚欲上前搭话,倏尔听到身后那道妩媚销魂的声音,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回头一望,面皮一阵抽抽,心中恶寒,眼泪差点控制不住流出来......

那声调,犹如天籁般划破长空,于清风流云间游弋,余音绕梁,经久不息......

我错了行吗?想我堂堂七尺男儿,行的端坐的正,到头来晚节不保,你脸皮厚,可我找谁说理去......

门口两个护卫呆呆的望着两人,眼神瞟一眼这个,再瞅一眼那个,少顷,二人对视一眼,定定地点了下头。

嗯,两人绝对有事儿,不可描述,熊老哥厉害,有本事,掌柜的都能搞定,得好好巴结一下,没准儿能捞点好处,还能学点本事......

熊山脸色发青,汗毛倒竖,失魂落魄地从二人身边经过,已经没了打招呼的念头,只想快点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二人看他不对劲,急忙上前。

“熊老哥这是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熊老哥,这事儿吧...我们也没经历过,不过凡事都要节制,过犹不及...”

熊山一口老血死死憋住,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在这两货面前露怯,不然自己一世英明尽毁。

“没...没多...多大事儿...我牙疼...牙疼...”熊山带着一脸便秘的表情,渐行渐远,不时忌惮的回头眺一眼,悬着的小心脏稍缓。

这种地方,老子再也不想来了......想着想着,心中愈发委屈,太特么狠了......

“嘿嘿,打不过你,恶心死你...”

夜辰看着熊山狼狈逃离,心情极为舒畅,这种建立在别人痛苦上的快乐...嗯,别有一番滋味。当然自己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不久,夜家掌柜喜好男风的传闻不胫而走,门口那两货功不可没......这是后话。

“小岚儿,给我拿套衣服!小...咦?拿来了?真乖!”夜辰回到屋里,心情颇为不错,一道影子从屋中绕梁而过,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夜辰身后。

这是一个女子,大抵十七八岁的样子,着黑色夜行衣,纤细的腰肢上搭着一柄长剑,手中拿着一套衣物,身姿高挑曼妙,凹凸有致,冰肌玉骨,淡妆粉黛,初看之下,冷如冰霜,实则艳若桃李,如谪仙下凡,一条马尾搭在身后,凤眸微敛,眉眼之间一片清冷,端方雅致之下,平添几分干练。

“有意思吗?”女子突然开口,声音清雅温润,两片唇瓣碰触,勾靥出一种遥不可及的飘忽,如诗如画。凤眸微抬,看着夜辰,似在疑问,亦或嗤笑。

“什么?”夜辰一愣,接过衣服披在身上,随即反应过来,“噢,你看到了?这不是无聊嘛,找个人逗逗...”

“不过,话说这是你第一次主动跟我搭话哎!”夜辰有些新奇,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女子不理,眉眼依旧如故。

“小岚儿,笑一个可好?你不闷吗?你笑起来一定好看...”夜辰死缠烂打,女子依旧不理。

许是烦了,女子峨眉轻佻,拇指一动,‘锵’的一声,剑柄上提,露出半寸剑刃,寒光一闪,映在夜辰眸子里,惊出他一身冷汗。

“君子动口不动手!”夜辰立即跳开半步,双臂交叉护在前方,一脸警惕,嘴角微微抽搐。

看这行云流水的动作,毫无顿挫感,定是勤加练习的结果。

女子嘴角划过一丝弧度,似是很满意夜辰这种反应。搭剑回鞘,转身一遁便没了踪影,留下夜辰悻悻地摸着鼻头的冷汗。

“夜卫,特娘的都是大牲口......”

突然,夜辰汗毛乍竖,赶忙闭嘴,躲在旁边的柱子后面,眼珠子不断的四下瞟着...

“岚儿,我就随口说说,当不得真的。”说完赶忙用手捂住嘴巴,眸中满是幽怨。

太吓人了。

若说这临安城,能随随便便治住夜辰的,也就只有她了!

苏青岚,夜卫新任护剑使,自三年前受叶琳委托,便一直待在夜辰身边,凝血境中期的修为实力,在这小小的临安护佑夜辰自是绰绰有余,只是,到如今为止,夜辰从未让她出过手。

至于夜卫,却是夜家的最后一道防线,最为神秘,其内高手如云,精通各类绝技,直接受命于家主夜青峰,自是夜家的立族根基......

翌日正午,微风和畅,烈日轻灼,夜辰的院内闹哄哄的,一众护卫三三两两立在一旁,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目光不时瞥一眼瘫倒在地上,烂醉如泥的男子。

“漂亮,这事儿办得敞亮!”夜辰蹲在地上,仔细端详着男子,眸中透着一种莫名的意味,有些像是欢喜,最后确认无误,这货就是夜明,跟他爹一个德行,咧了咧嘴,眸光一闪而逝。

“这叫敞亮?都给下药了...掌柜的你对这个词儿是不是有什么误解?”一众护卫瞥过来,眼中的鄙夷乍然而逝。

“谁主刀的?赏!”

“呃...是熊山队长,不过他...说自己家着火了...办完事就走了...”一个护卫眼神古怪地看着他。

“还有岚大人,出手拖住了两个铸体境九重的侍卫,不过没下杀手,让他们跑了。”

“哦?”夜辰有些意外,往侧边屋子瞟了一眼,这妮子居然主动帮忙,许是那天听见了自己的安排,心中略微感动。

至于熊山,夜辰选择自动忽略,一个大男人好像受多大委屈一样,五大三粗、黑不溜秋的,一点不大气,显得我能看上你似的,瞧瞧我家岚儿,我能看上你?呸......

“这得多久能醒?”夜辰抬腿踢了下夜明,捏着鼻子,一脸嫌弃。

一身酒气把我家岚儿都熏着了,到时候她提剑砍我的时候又不见你替我挡。

“呃,昨天熊队长在听风楼将药下在了夜明少爷喝的酒里,根据‘千日醉’的药效,最早也得今晚子时......”

“嗯,时间刚刚好,不耽误正事儿!”

“掌柜的,你这是要...?”

“嗯?哦,下聘礼提亲啊!熊山没跟你们说吗......哦对,当时没告诉他。”夜辰不知在想什么,嘿嘿一笑,两只眼睛眯成一道缝,寒光四溢,周围护卫都觉得瘆得慌。

“提...什么亲?”众护卫愈发迷糊。

“当然是给我们的夜明大少爷提亲了。来个人,嗯...就你吧,李术,拿一百两去隔壁杨婶儿家提亲,就说...嗯,看上了翠花,问她乐不乐意。”

护卫李术一愣,微微思量,一脸茫然,没听说杨婶儿家有未出阁的姑娘啊。

“让你去你就去,不问问怎么知道,没听过‘杨家有女初长成’吗?”

......

一刻钟后,李术便回来了,脸色发黑,嘴角抽搐,看着夜辰,有敬畏,有崇拜,但更多的是意味难明......

“有吗有吗?”

“李术,人家愿意吗?”

“怎么样?”

没等夜辰开口,一众护卫便将他围住了,都好奇这个神秘的姑娘,毕竟在临安这么长时间,城西本来就不繁华,夜辰院子地段较偏僻,街坊四邻都混熟了,谁家要有点什么事,一刻钟就都传遍了。

“嗯...有,有一个叫翠花的。”李术吞吞吐吐,面色古怪地朝夜辰看过去。

“看吧,我就说有,哼哼。”夜辰一脸得意,好像在说,你们一群天天在外溜达的还不如我这个待字闺中的...啊呸,不如我这个不怎么出门的人。

“咳...咳,好了,大家都好奇,李术,把它牵过来吧。”夜辰一脸笑意。

“对,对,李术,赶紧把她牵...我擦...”众护卫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再结合李术的表情,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少顷,‘哼唧,哼唧’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头黑底白花的老母猪,身形健硕,夜辰看过去,暗暗思量,倒是觉得有些斤两,一百两花得不亏。

一众护卫哪里想到过这种场景,面容扭曲,看着夜辰温润和煦的脸颊,齐齐退上两大步,丝丝警惕缓缓攀上各自的面容。

太狠了,太特么狠了,还是熊队长有先见之明,到底是坦陈相见过的,连脾性都摸得透透的,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躲,我需要学的还有很多......

一众护卫不约而同地开始佩服熊山,瞧瞧人家,为什么就是队长......

看着众人的表情,夜辰也并不在意,墨眸微挑,凌厉的幽光射向远方,嘴角挂着一丝阴冷。

“夜昊,既然要玩儿,可千万别停下来......”

“对了,谁有魅药,借点,下回还你...”夜辰突然想起一个事,这样可不尽兴啊,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夜昊啊夜昊,看看我对你儿子多好,再看看你是怎么对我的,唉,说多了都是泪啊。

众人楞了几秒,忽然一只手举起,递过一个小瓶子,竟然是李术!

“那个...这玩意儿挺贵的呢,掌柜的记得还我......”李术左右忸怩,有些不好意思。

众人齐齐退开,一阵恶寒,其中不乏悲忿。

亏我把你当兄弟,你却随身带着这玩意儿,肯定是给我用的,嗯,一定是看上我的腹肌了,一定是这样......

夜辰略带赞赏地瞟了他一眼,但放在众人眼中,却是意味难明,

熊队长情敌出现了?我该站队了吧......

不行,局势尚未明朗,先看看,待价而沽......

我擦,带个魅药就能得青睐?早说啊,学到了......

不行,我得回头跟老熊说说,让他们俩斗一斗,看看掌柜的偏向谁,我就站哪边......

同类推荐
  • 薰衣草庄园

    薰衣草庄园

    子然曾经对我说过芳兰最爱的薰衣草庄园。不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薰衣草庄园。
  • 寂灭帝座

    寂灭帝座

    寂灭之源,罪恶如海,前世今生,轮回路走一遭,未忘那月光。
  • 不灭的轮回

    不灭的轮回

    死亡,并不代表这结束。地狱,死后新的开始。这里,有着炫彩的属性体术,有着不同异能的纷争,有着......这里,有着规则的限制,有着领域的辅助,也有着神奇的感知......只有鬼的世界,一片宏大浩瀚的地狱大陆,看周扬如何逆天而行,称雄地狱和人世间。意识不灭,只因心中的信念!
  • 冲出牢笼

    冲出牢笼

    第一卷讲的是一个说漏嘴的少年一对从小分开的姐妹(谜之音:此处有坑)一对相互敌视的兄妹一个以身证道的青年高手一个骑着猪的长鞭青年之间的故事你所预料到的结局,未必是真正的结局。
  • 大道圣

    大道圣

    我要天地为我降下亿万祥云,要众生对我膜拜尊崇,要大道向我低头俯首,我要掌控时空,穿越古今,混一宇内,达到无无,无上,无虚,不可明,不可知的神秘境界,成为超越一切时间,空间,物质,能量的大道圣.。小麦建立一个读者群,群名:大道圣书友群群号:43507373欢迎书友们加入
热门推荐
  • 活下去不回头

    活下去不回头

    如果可以有时光倒流的机会,你想回去哪一段时光从头再来?只是这都是想想而已,面对过往,我们无法回头,李潇涵自始至终都知道,我们只能往前,带着疤痕,勇敢的走下去。
  • 天行

    天行

    号称“北辰骑神”的天才玩家以自创的“牧马冲锋流”战术击败了国服第一弓手北冥雪,被誉为天纵战榜第一骑士的他,却受到小人排挤,最终离开了效力已久的银狐俱乐部。是沉沦,还是再次崛起?恰逢其时,月恒集团第四款游戏“天行”正式上线,虚拟世界再起风云!
  • 宦海悲歌:历代名臣的离奇死亡

    宦海悲歌:历代名臣的离奇死亡

    中国有着数千年的封建社会历史,在这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一大批皇权体制下的名臣们如八仙过海一样,各显神通,演绎了一幕幕人生活剧。他们是如何来扮演自己的人生角色,他们在中国历史上究竟有着怎样的地位?他们的沉浮进退究竟对中国历史有着怎样的影响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随着人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密切关注,越来越受到大众的瞩目。这些名臣的人生归宿虽然并不能完全代表中国封建社会群臣的全貌,但却足以让人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中国历史风云的变迁和人性的善恶,更能让人体会到中国历史是如何被打造出来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个人的命运其实蕴含着十分丰富的时代特征。
  • 欲上星河

    欲上星河

    天道有伤,世界元真,死亡不是死亡,真实却又不是真实君凡宇莫名失去记忆,偶遇仙人?入修行界,他虽有些木讷,但善于观察,初入修行界,整片天地都为之动荡……当历经死亡的真实,他的身世终于被掀开一角,可随之而来的却是新的迷雾……世界在变化,远古传承的种族天才尽皆出世,他该如何应对……天骄、萝莉、红颜,他又该如何选择……
  • 紫云之巅

    紫云之巅

    一名生于地球的90后扑街小作家,机缘巧合下,步入了与地球平行的神秘星球之中。那里有与地球相同的文明、相同的环境,只是……这社会发展的有点落后呀!不过还好,虽然在地球他是一个藉藉无名的小作家,但在这里也勉勉强强算是一个皇子吧……当然,是位分最低的皇子……深宫之中,位份最低最不起眼的小皇子,原是能潇洒过完一生。奈何被卷入皇位之争,生母被害,致使小皇子不得不转变,不得不成长。在这一场场较量之中,看小皇子如何与他人斗智斗勇,最终成为万人之巅的国君。
  • 天行

    天行

    号称“北辰骑神”的天才玩家以自创的“牧马冲锋流”战术击败了国服第一弓手北冥雪,被誉为天纵战榜第一骑士的他,却受到小人排挤,最终离开了效力已久的银狐俱乐部。是沉沦,还是再次崛起?恰逢其时,月恒集团第四款游戏“天行”正式上线,虚拟世界再起风云!
  • 让孩子赢在心态上

    让孩子赢在心态上

    本书结合大量故事和案例,以富含哲理的语言对如何培养孩子的好心态进行阐述,以众多名家观点表明好心态对人成功的重大作用和意义,希望能给对子女教育倍感迷茫的家长起到指引的作用。
  • 穿成白切黑丞相的准夫人

    穿成白切黑丞相的准夫人

    得知自己穿成又狠又毒大反派的夫人后,虞白本想拒绝婚事做个咸鱼。哪知丞相大人上门提亲。某日,江南。“虞白不想嫁,是因为我貌丑?”看着反派大人那张好看的过分的脸,虞白真的说不出拒绝,但不拒绝,她就成炮灰了!“不,是我貌丑配不上丞相大人。”某反派:“巧了,我就喜欢貌丑的。”虞白:???
  • 樱花恋爱物语

    樱花恋爱物语

    她,莫小丫,一个失去母亲,父亲酗酒却坚强的孩子。在父亲朋友的帮助下到樱花学院读书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好好只靠一个人活下去之时,父亲的死亡给她沉痛的打击,父亲的朋友成了她的监护人,并搬去他们家住,她喜欢上了温柔公子易焱。最后却被冷酷公子舒风楠表白,慢慢的,她的心开始有了变化。。。
  • 那青柠味的你

    那青柠味的你

    夏珏婠,自幼在家人无法无天的宠溺中长大。锦城人都说,夏家小姐惹不得,你说她一句,她还你十句。直到,转入新学校那天,她遇到了比她更嚣张的秦灺玚,大家都说,夏家千金这是遇到对手了。在那个盛夏,我在对的时间里遇到了对的你!不是时光在选择我们,而是我们给了时光选择我们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