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89696400000049

第49章 偷袭

枯木那副丑陋不堪的脸色此刻变得更为难看,他惊恐地注视着满脸堆笑的苏冉莹手上递过来的两瓶毒药,再看看在一旁面带微笑的江陵煜。枯木知道,今日是难逃一劫了。

那出身赤霞派的头陀见状,朝枯木大喝道:“臭老道,你真以为这些人会救我们的性命?别说这娘们根本不会治,她就算是医仙下凡,也会给你递毒药的。”

苏冉莹抿嘴笑道:“多谢这位大哥夸奖,既然大哥这么直爽,那这瓶见效极快的‘鹤顶红’就赏给大哥好了。”

“滚开!老子死也不吃你给的毒药。”头陀大怒,向苏冉莹身上扑去,奈何双肩被人死死地按住,动弹不得。

苏冉莹见枯木一双灰溜溜的眼睛是不是地往后瞅,似是想逃走,“道长,要不你先请?”

枯木身体微微一颤,忽的两腿发软,瘫倒在地。

枯木盯着一言不发的江陵煜带着哭腔叫道:“你说过只要我全告诉你,你会放我们一条生路的。”

“正是。”江陵煜点头道:“我向来说到做到,可你们身上的毒已经无力回天,这怪不得我。”

“那你放我们走,我们出去找大夫医治。”

宁林策冷笑数声,“有这个必要吗?你好歹也算个道门中人,怎地如此贪生怕死?”

“你这臭小子说得轻巧,敢情要死的不是你!”

宁林策冷笑道:“早死早超生啊道长。”

枯木没有理会他,他缓缓起身,拍拍破烂道袍上的尘土,突然转身往外跑去。

宁林策冷笑一声,手中‘修竹’缓缓举起,对准了枯木的后背。宁林策白色的身影飞快地闪出,长剑刺出。

剑锋刚要追到枯木的时候,枯木听到耳后风声,突然扑到在地,躲开了宁林策这一击。

“臭小子,背后偷袭,你配用剑吗?”枯木双手死死护住头部,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嘴中还不断地骂道:“今天你要是杀了我,你就是我孙子。”

宁林策的脸色变得异常阴晴,语气冰冷地说道:“你都活不过明天了,还讲这么多干嘛?”

“宁兄,随他去吧。”江陵煜冷冷地说道:“一个将死之人,无需多理。”

“可是,这贼子知道我们的行踪。”宁林策回头望了望江陵煜,犹豫地说道:“至少也要等我们从这里出去,以防节外生枝。”

枯木一副可怜兮兮的神情瘫在地上,见宁林策始终是不肯放过自己,不仅仰天大笑道:“小娃娃,被你爷爷吓成这样,不给爷爷解毒,言而无信也就罢了,连一个活不过明天的老头子最后的时间也不肯放过。”

“你……”宁林策大怒,气得手中修竹剑微微颤动。

“道长此话差矣,非我不守承诺,实在是无法医治你身上的毒。”江陵煜慢步走了过来,“我以自己的名誉起誓,若我能救你,一定会出手相助。”

枯木老道神情惨淡地扬起了头,两眼正好对上了江陵煜那温文儒雅、平易近人的笑脸,嘴角边不禁勾起了一丝冷笑。

这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自江陵煜身后响起。

“江公子,出于对你的名誉考虑,要不我大发善心救他一命吧?”

众人齐刷刷地望向了突然开口的柳濡霖,只见柳濡霖长发及腰,亭亭玉立地站在一旁,笑嘻嘻地望着江陵煜。

江陵煜收住了诧异的神情,迎着柳濡霖天真无邪的目光笑道:“差点忘了姑娘也是位医者,姑娘能解这几位暗杀者身上的毒?”

柳濡霖微微一笑,充满傲气地说道:“区区‘曼陀罗’之毒,何足挂齿。”

苏冉莹一听,充满好奇的目光似笑非笑地注视着柳濡霖,“柳姑娘小小年纪,见识竟如此之广,真令人钦佩。”

“人家不像你这么虚伪。”江陵婉冷眼说道。

苏冉莹笑道:“婉儿妹妹说话总是这么冰冷,真伤人。”

“谁是你妹妹?”江陵婉怒道。

“婉儿别闹。”江陵煜无奈地说道。

江陵婉气得跺了一下脚,欧阳云兰体贴地将她抱在怀里。

枯木连忙爬起身来,扑到柳濡霖面前哀求道:“好姑娘,救救我吧。”

柳濡霖看了看他,一副丑陋不堪又满是心酸的老脸上充满了对生的渴望,柳濡霖叹了口气,将袖子缓缓往上挽去,露出了洁白如玉的手臂。

柳濡霖的手臂上赫然系着一捆五颜六色的丝带,只见她从容地从丝带下抽出了一根银针,对枯木说道:“忍着点,会很痛哦。”

“是~是。”枯木怔怔地点了点头。

柳濡霖望着枯木有些秃顶的额头,将银针精准地插到了他的百合穴上,紧接着又从丝带下端抽出一根银针,插在了枯木的目窗穴。

枯木咬着牙,紧紧闭上了眼睛。

只见柳濡霖不断抽出银针,分别封住了枯木头部的几处大穴,又向他的颈椎的穴道点去。

“把这个吃了。”柳濡霖温和地说道。

枯木睁开双眼,见柳濡霖将一粒红色的药丸递给了他,枯木颤颤巍巍地接过,不带丝毫犹豫地往嘴里倒去。

“药效过会儿才会发作,你的脑袋会很痛,忍过去就好了,”柳濡霖顿了顿,眨眨眼睛,调皮地补充道:“记得伸手按住眼睛,别把眼球挤出来了。”

“谢姑娘提醒。”枯木闻言,盘膝坐在一旁,开始闭目运气调息。

那头陀见状,想要挣脱似地朝柳濡霖大喊道:“姑娘,你行行好,帮我们几个也把毒解了吧。”

柳濡霖微微一怔,说道:“可以是可以,只是你们这么多人,我带的银针不够用了。”

“用我的。”陆倾安微笑着解下包裹,从里面掏出了一个皮革卷轴。

柳濡霖噗嗤一笑,“小安子,你这个包裹真是个百宝箱,怎么什么都有?”

陆倾安笑道:“医术我也略知一二,只是没有霖儿你这么精通罢了。”

柳濡霖莞尔一笑,转身向江陵煜说道:“江公子,我替你医治他们,你不介意吧?”

江陵煜见柳濡霖跳出来帮枯木这些人解毒,心中很是不爽,但碍于面子,只得笑着说道:“当然不会,那便有劳姑娘了。”

“公子言重了。”柳濡霖一边说着,一边转身接过陆倾安的那套银针,望着头陀等人说道“谁先来?”

头陀指指身边的一个瘦弱的同伴说道:“他先吧。”

柳濡霖点点头,动作娴熟地施展银针。江陵煜与宁林策对视一眼,宁林策微微摇头。

江陵煜轻轻叹了口气,往回走去。远处,江陵婉小鸟依人般依偎在欧阳云兰的怀里。

江陵煜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也许只有这个妹妹才能让他这个一生都松懈不得的人能略微感受些岁月的静好吧。

“婉儿。”他轻轻地叫道,声音低得像是只有他能听到似的。

可迎接他的不是婉儿的撒娇,而是一枚细小的毒针,来势极快,直射他的咽喉。

“小心!”宁林策自江陵煜身后疾呼道,他反应过来了,可太慢了。

江陵煜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死亡威胁,从容地注视着。只听镫的一声,毒针被一道剑光斩断。

董雄飞快地将先前沦为俘虏的那名书生按倒在地,那书生一边狞笑着,一边挣扎着。

适才正是这书生的嘴中朝江陵煜吹出了毒箭,也难为他双手都被江陵煜的护卫按住伸张不开手脚,只得用嘴。

江陵婉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花容失色,赶紧从欧阳云兰的怀中挣脱,扑到了惊魂未定的江陵煜跟前。

“二哥,你怎么样?”

“婉儿别怕,二哥没事。”江陵煜很快恢复了震惊,挤出了一个笑容。

“你吓死我了。”

“没事了。”江陵煜一边轻轻抚摸着婉儿的秀发,低声说着。

宁林策、南宫博等人赶紧凑了过来,满是关怀地将江陵煜兄妹俩围在中心。

江陵煜将婉儿重新交给欧阳云兰,轻轻挣开人群,看向了在一旁身边持剑而立的李仙崖,恭敬地行礼道:“多谢胡大侠救命之恩。”

李仙崖微微点头,脸上还是一副生硬的面孔。刚才正是李仙崖迅速挥剑斩断了那书生口中发出的毒箭。

那书生自被俘后,便一直在等待时机,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江陵煜身边无人,且众人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的时机。却没料到一直默默无闻,似乎对周围事物毫不关心的李仙崖反应竟如此敏捷。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自柳濡霖站出来要为这些俘虏解毒的那一刻起,李仙崖便开始全神戒备,以防这些俘虏对柳濡霖出手。结果却发觉到这书生的异样,是以及时出剑制止,这才没让书生的计谋得逞。

宁林策扬起修竹剑爱你,指着那书生的左胸冷冷地说道:“你这贼子,好生丧心病狂,我们江大哥已经答应放你们一条生路,你为何还不死心,非要取人性命不可?”

素来寡言少语的南宫博突然开口道:“宁兄,倘若这贼子与强迫他们暗算江大哥的神秘人是一伙的呢?”

“什么?”宁林策瞪大双眼向那书生看去,“这么说来,被我们俘虏也是他的计划之一了。”

只见那书生嘴唇微动,似乎在咀嚼着什么。

“不好!他要服毒!”眼力敏锐的南宫博惊呼道。

同类推荐
  • 椰子树的武侠小说

    椰子树的武侠小说

    这算是我发表的第一部小说,本是想练练笔,没想到写着写着发觉还挺有趣,也就继续写了下来。在我的认识里,武侠小说的主角们好像除了打打杀杀也没其他事需要操心,但武林高手也是人,所以我觉得真正的武侠世界应该是这样的......
  • 逝去的武林

    逝去的武林

    孤灯夜雨十年路,生死茫茫两难猜。这是一个流淌在钢铁洪流中的江湖,是渐渐逝去的武林。我只是想用心写一本武侠,一本现在武侠,去把我脑海里所编织的现代武林呈现给读者,希望喜欢武侠的朋友多多支持。
  • 大荒演武

    大荒演武

    前面一周更新总是在晚上,现在更新稳定了,早一更,晚一更,不定时爆发三更。参道,大道天演中觅觅前行演武,运血壮气间披荆斩棘笑到最后?武,是什么?道,是什么?不知武道,我只知运血壮气。不识大道,我只知依心而行。看了《佛本是道》《阳神》《九鼎记》《龙蛇演义》我决定要以自己的方式,在大荒中演义一场惊天动地的传奇。
  • 无敌小酒馆

    无敌小酒馆

    开局就无敌,日常全靠浪。总结就三个字:爽爽爽!管你什么神转折,管你什么阴谋诡计,管你什么妖魔鬼怪。在无敌面前通通靠边站!
  • 太侠

    太侠

    绝魔大陆武道衰微,仙、神、妖、鬼群魔乱舞,又有学院、宗派、门阀割据争霸,更有域外邪魔虎视眈眈……一个注定只能习武的少年,如何在光怪陆离的江湖中艰难求索,如何用一双铁拳捍卫自己的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听起来就好累,所以卜三生从没想过自己会变成一个大侠。但他偏偏成了。甚至,江湖传言,他比大侠还要大一点……
热门推荐
  • 意气风发的少年

    意气风发的少年

    本作品包含多个短篇小说,是短篇小说合集,欢迎阅读
  • 七世修神录

    七世修神录

    千年之前神州大陆由于噬月狼族的出现,神州发生了一场巨变,从此以后神州之上再无神兽。千年之后的世家子弟卫拙,从小被冠以天才的名号,让他养成了视天下人为草芥的心性,但是当家族遭遇巨变和自身体质的枷锁之后他又会怎么做,看卫拙在千年之后的神州如何屹立在神州之上。
  • 诡谈记事

    诡谈记事

    人活于世,有无奈,有不甘,有苦楚,有哀怨那些刻意被你遗忘在角落里的事物,他们时刻等待着,你的发现不是遗忘就能解决,不是回避就能躲过,有些事情,你终要面对
  • 特殊感染

    特殊感染

    光怪陆离的世界究竟存在着什么?一串串诡异事件背后有何真相?一件件离奇事件又是谁在推动?……
  • 风云人物

    风云人物

    一副神奇的吸血面具,用血液铸就永生!笑看风云人物,当属今朝之最,谁敢横刀立马,唯吾独尊!单纯无忧的柳家庄少爷柳飞羽,被烂酒鬼从死人堆里捡到从小薄情寡义的步惊云!两人的相逢,是一世人两兄弟的男儿情?还是苍狼对上飞鹰的注定天生敌对?
  • 归南居

    归南居

    谢早早不是谢早早,她穿越了,穿成了一个叫谢迟的人,可是,为什么会是一个男人?她郁闷了,穿成男的就算了,可为什么说她调戏公主,从此,那个磨人的小妖精就缠着她,“我不管,你要对我负责!”说完,又没骨头似的靠在谢迟身上,“造孽啊!”谢迟跺脚!
  • 芮安天临录

    芮安天临录

    三千大世界,三千小世界里,谁又不是命运主宰下的那一颗棋子,不论对错,不分黑白,在这么旷日持久的等待里,能和那个人相知相守,一起面对这个破碎的世界,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呢?两世的孤寂在那一刻,值了。
  • 天行

    天行

    号称“北辰骑神”的天才玩家以自创的“牧马冲锋流”战术击败了国服第一弓手北冥雪,被誉为天纵战榜第一骑士的他,却受到小人排挤,最终离开了效力已久的银狐俱乐部。是沉沦,还是再次崛起?恰逢其时,月恒集团第四款游戏“天行”正式上线,虚拟世界再起风云!
  • 医毒无双:皇叔,别爬墙

    医毒无双:皇叔,别爬墙

    她破虚空而来,一手医毒无双,随手救只美男,他却化身无赖缠上她。她说:我不在,你不准爬墙。他回:我只爬你的。本以为是意外,却不想是命中注定,你既然摆布我,那我便先翻了你这天!且看她如何崛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给心理洗个澡全集

    给心理洗个澡全集

    给心灵洗个澡,就是摒弃内心的杂念,给灵魂喘息的机会;给心灵洗个澡,就是换个心态过人生,踏上坦荡的命运之途;给心灵洗个澡,就是给梦想和希望插上翅膀,让它带领自己越飞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