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6章 选吧,当太监还是宫女

“小眼哥,你别说了。我问你个事。”

“你问你问。”

“你觉得我有没有可能现在逃出皇宫?”

小眼睛猛扑过去捂住江寒权的嘴巴,惊恐的望着周围,然后死盯着江寒权,压着嗓子用阴森恐怖的嗓音警告江寒权,“兄弟啊,逃兵可是株连九族的死罪。这种话哪能乱说。”

江寒权眨巴眨巴小眼睛然后点点头,使劲儿扒拉着捂住自己口鼻的大手,被松开后大口的喘着粗气,“咳咳、你这是谋杀啊小眼哥,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皇宫戒备森严,我还能凭空消失?难不成从宫墙上飞出去啊?”

我还真能,江寒权有些骄傲的的暗想,不过还是要谦虚一点啦。

“哎呀,我就是开玩笑的,”江寒权放松身体靠在炕边,扯了扯皱成一团的被子,“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说不定公主就是一时兴起,明日就把我忘记了。”

“你净胡诌,唉,要是你真的......真的有什么事情可怎么办啊,俺怎么对得住你。”

小眼睛情绪有些低落,弓着背埋低了头,刚才施虐的双手现在无力的垂着,“弓箭是我掉的,是你替我担了,原本该去的是俺啊。”

“哎呀真的没事,哪有那么容易出事,小眼哥你千万别有负担,说不定我去了之后讨得公主欢心,还能够升官加爵,前途无量,到时候你可别说是我抢了你机会啊。”

听江寒权这么一番调侃,小眼睛虽然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但是心情也确实没那么沉重了。也许小庞说得对,说不定公主只是一时兴起而已,睡过一觉之后压根就忘记这事也不是不可能.....吧。

小眼睛忧心忡忡地揣测的公主殿下正在宫里面陪着墨禾治和乘济峰刚用完午膳,其乐融融的欣赏歌舞,心里面哪里还能想起来刚才射箭输了的江寒权。

“乘哥哥好久都没来宫里面了,谷儿好想你。”

乘济峰闻言轻笑,又小酌了一杯,“谷儿公主是想我还是想宫外的稀奇玩意儿呢?”

“哪有哪有,”被揭穿的墨谷儿尴尬的捏起一颗葡萄往嘴里送,旁边的侍女立刻伸手接住她吐出来的葡萄籽。

墨禾治无奈的摇摇头,每次带着乘济峰来,墨谷儿都要缠着他问好多宫外的事情,乘济峰又宠她,每次都带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来,哄得她开心。

“要是我也能出宫就好了,”墨谷儿边说边看着墨禾治的眼色,见他没什么反应就继续连声哀叹,“唉——宫外这么多好玩的,我一次都没有出去过,唉——”

墨禾治再清楚不过墨谷儿打的什么心思,宫里小霸王玩腻了,总想往宫外跑,当然这也是断断不行的。

“你看你,总拿些好玩的东西来逗她,现在谷儿总以为宫外就到处都好了,”墨禾治也不接墨谷儿的腔,只是假意责怪乘济峰。

“倒是我做错了,谷儿公主因为从未出宫,所以才觉得宫外稀奇,可若是出了宫,就一定会念起皇宫的好,宫外凶险且平庸,不能与皇宫相提并论。”

墨谷儿撅起嘴巴,眸子微暗,闷闷不乐的小声喃喃:“皇宫又没人陪我玩,皇兄又忙,乘哥哥一年也不来几回......这才叫无聊......”

墨谷儿说的也是事实,宫中没有与她同龄的姐妹,旁人又碍于她的身份总是捧着她,生怕哪里得罪了自己。墨王朝国富兵强,也根本不用担心被迫和亲,她又不是皇子,只懂礼仪制度略通诗书就可,旁的也不用多学。

一天到头,就是在皇宫里面呆着,皇宫再大,也是个囚笼。

“行了,我以后会多来宫里面陪你,只是出宫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墨谷儿见皇兄的脸色稍带不悦,也只敢心里郁闷着,不敢再提。

“今日在训练营见谷儿公主玩的还算开心,有什么新鲜事也和乘哥哥分享分享。”

提起这个墨谷儿就提起兴致来了,瞬间就开心起来,把今天在训练营的比箭术的经过全部都说了一遍,乘济峰听的也很认真,时不时的笑几声跟着附和。

“还是多亏了皇兄送来的步儿呢,步儿好厉害,五箭连中,都是红心,赢得好不威风!上来的那个侍卫好像是叫什么庞什么,都吓懵了,拉弓的时候手哆哆嗦嗦的,只中了一环。”

墨禾治放下酒杯的手顿了顿,嘴角勾起,“步儿本就是送来保护你的,不厉害怎么能行。不过如今宫中的侍卫身手竟这么差了吗?是该好好整顿一番。”

“不是的皇兄,”墨谷儿摇摇头,“他们是新来的,还没有训练。你可不要处置他们,我感觉还是新来的他们有趣。平时皇宫冷冰冰板着脸的侍卫们无聊死了。 ”

“看来每届新来的侍卫们都要肩负陪谷儿公主玩耍的任务啊。”

墨谷儿俏脸一红,“我哪有,我也是......也是去观摩训练而已。”

“玩闹归玩闹,谷儿要学会保护自己,训练场上刀剑无眼的,万一伤了自己可怎么好,”墨禾治很正经的看着墨谷儿的眼睛说,“你是公主,应该有公主的样子。”

墨谷儿一听皇兄这么说就不开心了,呆坐着用筷子使劲儿戳桌子上的菜,溅出来的汤汁撒到盘子周围,闷闷的自己生气。

她哪里没有公主的样子了,整个墨王朝就她一个公主,她什么样子,公主就该是什么样子。

皇兄对自己好是好,可是每回都要教训自己几句,就好像她天天不务正业到处玩儿似的。

"好啦,他们应该有分寸,会照顾好公主的。要是你不放心,再吩咐下去就行,"乘济峰一个眼神递上去,步儿上去替公主收拾刚才溅出来的汤汁,然后拿食物撒气的墨谷儿,“你皇兄也是关心你,谷儿公主不要生他的气,你皇兄在宫外的时候可是天天念着你,把你放在心尖儿上宠着呢。”

乘济峰给了台阶,墨禾治就顺势下了,安慰了墨谷儿几句,小孩子嘛毕竟好哄,听到皇兄答应下次早些来看她就把刚才他批评的话抛诸脑后了,满心欢喜的吵着说要给自己带宫外的鲜花饼。

“听谷儿这么说,御膳房的奴才们恐怕欲哭无泪,山珍海味不得你的胃口,居然想着吃民间普通的鲜花饼,罢了罢了,皇兄一会儿就差人买来送到宫里。”

“还是皇兄对我最好了!”墨谷儿摇着小脑袋笑着回答。

“谷儿公主这样说,那我可就要伤心了,”乘济峰依旧是笑着看墨谷儿,“可惜了,早早让人带过来的风筝,还是谷儿公主最爱的兔儿形状,是宫外很时兴的。”

“兔儿风筝!谢谢乘哥哥,我念了好久的。今天恰巧适合放风筝的天气,一会儿我就去。”

“时间不早了,皇兄还有事就不多留了,让步儿跟着你去,小心点。”

墨禾治起身,嘱咐了几句之后跟着乘济峰一起离开了。

“反正下午也是玩,那就把那个小侍卫喊过来吧,”墨谷儿让一个宫女去找江寒权,脸上一抹神秘微笑,喊住了刚抬腿要去的宫女,“等等,你这样......”

那宫女快步出去,问了领班的侍卫之后得知江寒权在屋内休息,很快就找到了院内,敲了敲门后 进去。

小眼睛还以为是哪个侍卫,没想到进来一个小宫女,还是个熟悉面孔,正是公主身边的一位。

他忙推推床上躺着的江寒权,把他喊醒。

“公主有令,请庞侍卫现在随我去一趟。”

“不是明天早上再去吗?怎么现在就让你去啊。”小眼睛心里慌张,完蛋了完蛋了,不会是公主想做些什么吧。

江寒权倒是不担心,揉了揉眼,起身就要出门走,被那宫女拦了下来。

这时候两个人才发现宫女手中端着两套衣服,“公主说了,侍卫进内宫不方便,请庞侍卫换个身份,先择一套衣服换上,然后再跟着我走。”

小眼睛掂起来一套,面如菜色,半天才缓过来扭动着脖子,颤颤巍巍地对江寒权说:“太......太、太监服......”

“这里还有一套,庞侍卫可以选择任意一套换上,公主还在等着,请庞侍卫尽快。”

江寒权拿起另外一套,掉在地上一个长白布条,他正纳闷,手中的衣服就被小眼睛夺过去,沉默了一会儿,“宫女服。”

那掉在地上的是?

“裹、裹胸!?”

这还有什么可想的吗?江寒权拽住小眼睛手里面的太监服装,却死活拽不过来。

小眼睛捏的死死的,硬是不松开,然后笑眯眯的对那宫女说,“姑娘先到外面稍等,他换完了就出去。”

等到宫女出去,小眼睛赶紧去关紧了门,跑到江寒权身边,“小庞不可啊,你没听那个宫女说让你选择一套衣服,换一个身份,你要是穿这个太监服,被、被、被那个了怎么办?”

“小眼哥你想多了吧,就是个衣服而已,公主怎么可能真的就...就那个我......”

"刘卜。"小眼睛只吐出两个字。

江寒权沉默了,默默弯下了腰,拾起落在地上的白布条。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惊鸿之夙银月惊鸿之夙银月沫熙小纯洁|古言一朝苏醒,她得以重生,只是活着的这些人,发生过的这些事,却已经不可以重来,当血淋淋的事实摆在她面前,她又该何去何从,自己又算什么。
  •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思考的亭子|古言她,上天弄人,她再次重生,带着两世记忆,在这个世界仍然有他,两人却不在相识。这一世,他容貌依旧,性情使然,功名咫尺。当两人再次相遇,她满腹前尘,他年少轻狂,她口出恶言,针锋相对,淡然疏远……她,却已不再是他的命定之人,未到迟暮,已然衰老,这样的她如何配得上他?
  • 傻王的小宠妃傻王的小宠妃橘子还是柚子|古言盛小薇时髦的成了穿越大军中的一员,成了二皇子府中不受待见的大王妃许烟语,她为了能拿到和离书,摆脱渣男丈夫,作天作地,终于成功的把自己作成了被丈夫休弃的弃妇,当人人都嘲笑她的时候,那痴傻的三皇子转而向皇上请了旨把她高调娶回了家,当心尖宝贝儿的宠,许烟语本以为自己嫁个傻子会方便操控,谁知这人竟然深藏不露,连痴傻都是装的,不过这装的也太像了吧,整个京都城的人都被他给瞒过了去,依照这傻子对她的黏糊程度,她以后想逃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 落槿殇落槿殇木子雅殇|古言槿宁一直以为他的昊桡哥哥对她一直是讨厌,就算她被流落塞外她都这莫认为。可后来她明白了这不是讨厌,这是恨啊。
  • 花千骨之再度相遇花千骨之再度相遇琉璃more|古言大家好,我是琉璃more。这是我的第二部作品。好了,废话不多说,介绍:“我会当上你的徒弟的!”“师父,你不记得小骨了吗?”“心,好痛。”
  • 王妃进行曲王妃进行曲杨莯莯|古言杨雪本想救自己的闺密,没想到自己把自己甩出了楼顶,与此同时也悲催的刚好跨入了千年不遇的黑洞中,穿越到了历史上不存在的雲楼古国,而恰好的成为了雲楼古国雄鹰战神的妻子,称呼好听点就是王妃。巧不巧的她这王妃是每个人都想整死的目标。但她不认命,帅哥没玩下,武则天没当过一次,要她死?那看得谁玩儿谁了。
  • 四福晋今天升职了吗四福晋今天升职了吗叶甜甜|古言【1V1高甜】刚成亲,楚娴天天想着怎么抱四爷大腿,后来,一看见他就想跑! 众皇子纷纷来访:身为天潢贵胄为何想不开独宠一人? “我家福晋长了一张必然得宠的脸,又乖巧听话,别人比不了。”被关外卧房门外三天的四爷一脸严肃认真地回答。 众皇子一片寂静:……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 替嫁成妃:太子,求放手替嫁成妃:太子,求放手沉睡的妖|古言因为本人自身原因,此书废坑,亲们就不要点击阅读了。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庭前花谢了庭前花谢了流木清云|古言他曾许诺“上穷碧落,下至黄泉,他将跟随与她”,一语成谶,他们相隔了一条忘川河,饮下忘川水,他在天上牵红线,结世间姻缘。她在黄泉熬孟婆汤,忘前尘恩仇。她是他的结,亦是他的劫。因缘际会,奈何情深缘浅,留一弯明月寄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