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全军覆没

一队武士于林中穿梭,带队之人牵着一条狼狗,看它左闻闻右嗅嗅,突然停了脚步坐在原地,带队的武士拽了拽手中绳子,看狼狗如何都不动弹,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所有武士都立刻戒备起来,俯低身子紧盯周围。

半响,周围依旧没有动静,正是众人准备继续搜寻黄般老巢时,头顶突然落下一人,刷的一声,一圈武士齐齐倒地,颈间喷出的鲜血,将中心站立的黄般染红,不给其余人思考的机会,黄般再次抬手,一手抵挡武士,一手挥刀,一刀一个,武士们根本无力还击。

看着武士在眼前接连倒地,外围几个瞳孔地震,双腿颤抖不能往前,看银光眨眼来到身前,连逃的步子都未迈开,大瞪着眼眸瘫倒在地,狼狗聪明着,脖上绳子松了下来,立刻跑开,叫都未曾叫一声。

黄眸环视着周围,一把甩了刀上鲜血,悠然离开了此处。

蔡雯奚从床上坐起,此次入梦又是先在眼前闪过了一波记忆,她这次可以肯定了,今后未入梦时的记忆应是都会如此出现,可是给她省了不少麻烦,听外头武士训练的声音,透过窗缝向外看。

看师南与队中武士都在,看来山主这次派了其他队伍去搜捕黄般,回了床上躺下,想着师南让她好好养伤不必一同训练,如此好意怎能拒绝,可是给她时间盘算如何将他拽下来,自己站到山主身边,眼前慢慢模糊,眼皮总是往下掉,终于把眼珠子盖死,她在“梦”中睡了一觉。

再睁眼,屋内漆黑一片,蔡雯奚仔细辨别着头顶帷幔,确定自己还在梦中,坐起伸了个懒腰,将伤口扯痛,身子缩了缩,感叹自己在梦中睡了一觉,但想着从江北哪里听来的话,若是真的,这里便不再是梦了吧。

肚子咕噜一声,按她真的活在这个世上来算,她一天未吃东西了,可别将自己搞死了,套了衣裳去了饭堂,看屋里漆黑一片,不太抱希望,掀开饭缸的盖子往里瞧,微惊,这里头竟还剩半缸的米饭,再看一旁菜桶,也剩不少,虽不明白今儿个怎剩了这么多,但还是先拿了碗筷盛饭吃菜。

正吃着,对面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蔡雯奚抬眼来看是谁也饿了,没想到是江北,收了眼神,继续吃。

江北看蔡雯奚在此处,明显一愣,合上房门,慢步走来,一屁股坐在了蔡雯奚对面,蔡雯奚不理他,依旧吃自己的,将饭菜吃的一粒不剩,这才停下。

“你食欲竟还如此好,不知是没心没肺,还是冷面冷心。”

蔡雯奚冷冷看了江北一眼,那张脸整个在黑暗之中,她只能看个轮廓,起身将碗筷送去刷了,回身看江北还坐在那里,抱胸开口。

“我食欲好不好也要叫你管了,你若是闲,便训练去,坐这看我吃饭,我未闲烦已是十分宽容了。”

说完欲走,听江北声音冷酷。

“今日去追捕的武士皆被黄般杀死,众武士无一个不为他们哀悼的,见你此状,我自当管一管。”

蔡雯奚脚步顿住,脑中最先出现的不是惊讶,而是担心,担心山主与其他武士将他们被黄般杀死的事情埋怨到她身上,毕竟是她出的主意,但,她也向山主提议过隐蔽行事了,这应算他们的命数了吧。

“你说了我才得知此事,不知者无罪,再者,哀悼有何用,人死不能复生,倒不如将此化为力量,日后让黄般血债血偿。”

冷冷扔下一句话,推门离开,寒风透过大开的房门刮在江北脸上,他低着头,捏着拳,咬着牙,喘息的声音有些大,他在哭吗。

—— ——

蔡雯信今儿个休息不当职,一早便得了父亲的话,说是一同去蔡府看望蔡氏族人,上了马车,将心中疑问说出。

“父亲今日怎想着回蔡府看看,可是出了什么事?”

蔡建忠听自己的儿子问出这番话,更觉雯奚的疑虑是对的,不过是往自己的兄弟那里走一遭,竟要有事才去,可见已多久未来往了。

板了脸,沉声开口。

“怎么,无事便不能回去看看啦?那不都是你的大伯叔叔们吗,为父这段时间是疏忽了,与族中走动少了,你可记着些,莫与族中生分了。”

蔡雯信点头应下,父子二人皆坐的板正,打眼一瞧气质长相都相像,当真是亲父子。

蔡建忠两人刚出府,常世漪也动了起来,叫丫鬟拿了鲜于斐之前带来的蝎子干,信步去了朱侧夫人的院子。

“妹妹可起了?这几日都未一同说话,姐姐可念着。”

常世漪进了院门,透过大开的房门远远瞧着朱侧夫人在房中,直接奔去了,跨过门槛向里探着头,见其正刺绣,稍失望,本还想着能正撞上她与朱府通信。

朱侧夫人放下手中短衣,见了常世漪扬起明亮笑容,叫下人取茶点来,迎着常世漪坐下,单瞧这面目可是半分异样也无。

常世漪微笑,听其说着这几日身子不爽,便未到处走动,闲来无事,日日刺绣来着,接过侧夫人手中的短衣拿在手中端详,夸赞到。

“哎呦,妹妹心灵手巧,这短衣可是给圆儿做的?这春花绣的紧漂亮了。”

侧夫人还是笑,一双眼睛有意无意闪着精明。

“姐姐说的是,圆儿近来长身体,这衣裳穿一穿便小了,老请了成衣师傅来做花销也太大些,反正无事,便做了几件短衣。”

常世漪将短衣还了回去,双眼偷往书案上瞟,端茶来喝。

“可是了,日日待在府中闲的紧,可要找些事来做,奚儿几个还小时,姐姐也忙着做,不过妹妹仔细着眼睛,入了夜便别做了,姐姐这眼神便是那时累伤了,现在那些细致的绣活都做不了了。”

侧夫人谢了常世漪提点,唠了几句闲话,终将这话头引到了朱氏身上。

“姐姐前些日子见了涵潇,可是感叹时光匆匆,一晃我们便老了,也想起久未与常氏中人来往了,妹妹近来可有与族人来往?可别生分了。”

常世漪紧盯着侧夫人双眸,没有错过那一分迟疑。

“姐姐不提,妹妹也是忘了,应是好些日子未与朱家兄弟姐妹通信了,改日便通信聊聊。”

两个女人都笑着,可除了那张脸,内外都找不出笑意,常世漪心中冷了下来,看来今儿个套不出什么话了,即选了统统瞒下,也别怪她换了手段,便先警告一番以查后状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鬼医逆天妃:魔帝,放肆宠鬼医逆天妃:魔帝,放肆宠锦池|古言宿家小姐恶名在外,张扬跋扈,空无聚灵,废物一个,满城厌,全国恶!她,二十世纪天才神医,一朝穿越顶替恶名。炼丹制药信手拈来,顶级灵宠围绕身边,天生废材变天之娇子!辱她之人,她必以牙还牙!欺她之人,她必百倍奉还!医术精湛,她本天下在手,岂料遇见了他……杀伐决断,嗜血如命,神秘莫测,变化无常,却独独将她宠成了心尖肉。她问:“你究竟是谁?”他答:“你男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东顾酔西岸东顾酔西岸瑟瑟西顾|古言从懵懂无知到成熟冷静一直都是顾悔之在他身边盛安十年十五岁的顾悔之究竟爱上了十六岁的姬岸少年好不惬意早有佳人相伴姬岸收到顾悔之的来信,沉默了许久,他和她还有那些斑驳陆影的事已经过去了好久好久了。深邃的眸中逐渐模糊不清,时间仿佛倒退到了多年以前,回到了那本以为再也回不去的峥嵘岁月。“姬岸跟我回家吧”
  • 累了就放手累了就放手文艺范i|古言原来,一切早就注定,我和你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何必要做多情,我会报复你,但是最后我还是输了。。。回到前世寻找真爱,找到那把钥匙!
  • 指间砂之:替姐从妃指间砂之:替姐从妃兰小仪|古言一纸柔情,半阙哀愁。嬉、笑、哀、骂....不过是手中的半捧砂,再做挣扎,也终究顺着指间慢慢逝去....“唯有掌心的红痣,凝入血色姻缘,再多波折,依旧指引相爱的人执手天涯”!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谢谢朋友们对小仪的支持,我现在在,17K网站里发作品,希望支持小仪的朋友们“新年快乐”、“一生幸福”---小仪谢谢。http://www.17k.com/book/getAuthInfo.action?authorId=2895852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好友文推荐:《和亲传奇》http://novel.hongxiu.com/a/253771/《瓷婚》http://novel.hongxiu.com/a/234624/《蝶玉》http://novel.hongxiu.com/a/225480/《清风绝》http://novel.hongxiu.com/a/250234/
  • 绝世靓妻绝世靓妻桃筝柒|古言当许嫣然第一次来欧阳忻家里时,遇见了自己一生的真爱,夏侯廉,但欧阳忻却不管不顾把他俩拆散,许嫣然最后失去记忆,她!还能遇见夏侯廉吗?
  • 韶华倾恋韶华倾恋沫雨恋璃|古言一列永远不会停的火车最后将她们带入了另一个世界,待再次醒来,火车却已经到站,而她们又会在何方与他们相遇。
  • 快穿之救赎那个他快穿之救赎那个他咸鱼阿佩|古言你也许是骄傲冷漠的少年或是孤独自卑的他有时也是冷血无情的男子但不论你变成了什么样子都有一个人坚定的救赎每一个他。
  • 冷婢获君心冷婢获君心黑穹s|古言你自己从天而降,掉进我的······里?还问我想干嘛?”呼延跖邪笑的模样让若尘有点心虚。她坚强、自尊、却脆弱的容易受伤。想把我变成你的囚徒,办不到!呼延跖,王爷,权贵倾野,外表冷酷,没有同情心,不懂的什么叫怜香惜玉!呼延吟,皇太子,比女人还要漂亮十分,高贵优雅,竟然动了恻隐之心救了一个妓女!并且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她。真爱究竟归宿谁家?【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极品医仙:摄政王霸宠无度极品医仙:摄政王霸宠无度茶树菇菇菇|古言一朝重生,长公主成了最强大帝国太傅府中的病弱娇小姐,三步就喘,五步就倒!前世的奸夫淫妇,还在逍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她身负神印秘密,誓要重新崛起,让那些害了她的人悔不当初!只是怎么轻轻出手就差点搞出大新闻,让整个大陆动乱,还引来了他……明明是个不近女色,冷血残暴、杀伐果断外加冷峻无双的摄政王,主动招惹上了她!“丫头,你是逃不出本王的五指山的。”她从不曾想过自己会遇上这么一个霸道的无赖,命运也因这个男人彻底改变!
  • 重生溺宠:凤谋天下重生溺宠:凤谋天下可乐|古言季零伊总是在做一个梦,梦里她嫁给了自己的未婚夫楚瑾瑜,可是城破那一日,楚瑾瑜却将她一剑刺死。她知道梦是真的,是自己的上一世,那么这一世,她一定不要重蹈覆辙,她要改变上一世的命运,活的平安顺遂。抱着这样的心态,季零伊战战兢兢地过了两年,却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将自己引上了另一条绝路:她必须嫁给上一世统一天下的苏子孟,而苏子孟竟然与前世记忆中那个狠厉的形象完全不同。--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