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清穿皇妃要娇养

作者:暗香
人气(367)评论(0)字数(284万)评分(0)收藏(0)连载

穿来清朝,温馨基本上就绝望了!

在这个清穿多如狗,主子遍地走,前有李氏恶虎拦路,后有年氏步步紧逼,还有福晋四处放火,想要安安逸逸的过日子,简直是难如登天。

论想要杀出重围,安稳度日,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四四一本正经表示:“……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爷让你安稳一辈子!”

温馨泪奔:“四爷,求不约!”

撩了你,更绝望啊。

最新章节

第52章 052:危机(2019-09-27 06:08:44)

同类热门
  • 暖燕诱春归暖燕诱春归平生梦屿|古言【腌鱼夫妇版简介】 偶然捉住一只偷腥的猫,还妄想耍花招,该怎么办? 燕大人:“剁足,摘眼,腌了喂鱼。” 汗颜(不怪某鱼惊,只怪某燕护妻心) 互怼ing “燕某只知猎犬食残羹,没料到靖公主对此技也十分擅长。” 某鱼炸毛:燕皮下的狼!滚粗去给爷睡地板! 【江湖流传版简介】 “梅落折香,梅花似血,折香喻人” 他是酷吏,腰缠九节玄铁鞭,身着绯红梅花衫,亲手渡亡魂,丧胆之威;她是滑鱼,丹凤眼眼尾微翘,无一技能,只会讨好撒娇 一纸诏命,一支珠钗! 她接下前朝公主沉重的一生,步步为营,入宫、和亲、兵临城下! 他化身铁血冷情押送官,不知不觉,入局、布棋、翻云覆雨! 配角剧场:【女尊王朝之帝色真香】 天朝蛇蝎女帝KO前朝十八位皇子,团灭占星使,篡位夺权,坐拥万里河山 PS:病娇CP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官宣:三千面首,朕独饮秋公公这一瓢冰水 陛下,别噎着 【三生三世玄幻版简介】 他是孤燕,她是灵鱼。 追溯其根源,它们本就不能在一起。 许多年前的相遇, 是燕和鱼的抵死,换来的一场落落红尘。 “下一世,你在天上等着我,我化作鲲,飞上天去找你。”
  • 绪梦如蚕丝绪梦如蚕丝葡萄香蜜|古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多少有情人的期盼 相爱的两人,兜兜转转是否还能如初。世界上有那么一种人,即使是虚无缥缈的等候,仍选择默默守候。 这世上的苦难,全都交于爱将其治愈。 就像蔺诗对于周栩,周栩对于蔺诗,祸福相依,一生为伴……
  • 侯府嫡女之玉楼春侯府嫡女之玉楼春不厌瑜|古言钟湛捏着周芝玉白嫩的下巴,好看的凤眼微微眯起:这辈子,你别想逃开我。 周芝玉眨了眨眼:您哪位? 钟湛:......
  • 穿越异世:拐个兽夫来种田穿越异世:拐个兽夫来种田余晓宛|古言陆依依发誓,她只想在21世纪的中国好好的挖地打洞,而不是被一群那个什么当做神使,绞尽脑汁改善生活的日子很是辛苦的好吧!而且杯小器大,还要夜夜劳作,她可以申请不要么?
  • 快穿之小狼狗是个腹切黑快穿之小狼狗是个腹切黑七笙小笔|古言刚开始可能有点虐,但是真的,就一个位面⊙▽⊙
  • 虐宠小妖妃:羽皇,我们不约虐宠小妖妃:羽皇,我们不约木殇儿|古言那时,她笑的猖狂,却也哭的可怜,我,终于还是输了天下,输了你!不要放我走,求你……地狱深渊是女孩绝望的哭声,不要不要赶我走……哥哥。我错了!我错了!结局,她为什么要提前定好呢?富丽堂皇的宫殿里,是女孩张狂的笑声……你放下满身骄傲,放下高高在上的身份,终于跪在我的面前,可我却毫不留情……ps:简介无力!请看正文。绝对有宠妻的甜蜜,信我!于是某个无良作者悲剧了……
  • 穿越之总要回来穿越之总要回来澈瑶|古言正在执行任务,在她身上发生了概率是0的穿越时空,,巧合的事,样子和名字与现代时的一摸一样。她庆幸她没穿越成皇上的妃子。
  • 后唐帝女传:半城烟沙后唐帝女传:半城烟沙小北何时归|古言李唐王朝之后,政权更迭,到了后唐这一朝,仍是李氏的天下!这一朝中,猛将与诸侯为得更多人才,都有自己的养子,更是重用庶子。侯爷之女树夏因为爱上了一名将军的庶子,竟一步步踏入争王夺嫡的漩涡。挚爱,阴谋,算计,推波助澜,她身边的人也被命运左右,那些美好的可能带着罪恶的伪装,那些罪恶的人,却也可能洗涤了肮脏的灵魂,试图救赎自我。到了最后,她彻底疯狂与迷惘了,什么是善与恶,谁该拥有这王朝,她无力再评判,只想离去。当年的初心,是一心人,白首不分离,可最后,她被伤得彻底。复仇吗?她犹豫过,可她终究是黑化了吧?她要用自己的心机与力量,震慑这个王朝!
  • 回眸相守回眸相守木子晓晓1|古言初见之时,她头上金爵钗,腰间翠琅玕,明珠交玉体,珊瑚间木难。 “敢问姑娘芳名”?“小女子,上官语”。 娶嫁之后,她玉嬛金耳黄金饰,青衫罩体香罗碧,缓步困春醪,春容脸上桃。 “敢问爱妃芳名”?“臣妾,韩上官氏语”。 青丝白发,唯你一人!
  • 狂妃逆天:王爷太难缠狂妃逆天:王爷太难缠木奈子|古言“你是在说我吗?”她嘴角噙着玩味的的笑,但眼神却直逼到他的心坎。她,21世纪的顶级杀手。只要有人听见这个名字便会闻风散胆,是魔鬼的象征。他,烨国的第一战将,高贵如嫡仙,但也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当同样腹黑的他们相遇时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但当他爱上她时,她却恨着他。奈何桥头望彼岸,她是他的命,而他亦是她的全部。但当她的心已伤时,他又如何在修补一个破碎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