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彪悍宠妃:残王快到碗里来

作者:浅晓萱
人气(865)评论(0)字数(113万)评分(0)收藏(0)完结

穿越成傻女,被赐婚给了双腿瘫痪的残王。尼玛,这是雪上加霜,还是天作之合。然而,傻女不傻不好惹,残王不残不简单。大婚当天,傻女一鸣惊人。洞房当晚,残王翻身压傻女,极其热情。她有多嚣张?送他的小妾去青楼,丢他的侧妃进茅坑,骂晕贵妃,脱光王爷衣服让他当众裸奔,威胁皇上,宫里王府横着走路。【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同类热门
  • 闲逸色妃扑倒爷闲逸色妃扑倒爷荞衫|古代言情在父亲征战沙场,母亲因生育后虚弱之时,襁褓中的殷韵羡被抱入宫中由皇后所养。一道圣旨,让尚未有意识的婴儿从出生起居住在宫中,名为与皇子公主同尊,实际则与父母兄姐分离,不能相见。在那勾心斗角中,每步的身不由己,只能隐忍,为了出宫,她能装病;为了躲开宫中的你与我诈,她埋头习武炼毒。只为了自己能摆脱这命运的安排,她不相信,命,能掌握她的一生。挑战极限,性子却淡然安宁直到遇见生命中的他。他是邻国廉王,更是拥有无数珍宝的钰淋庄,他与她紧握双手,并誓言终身,不离不弃。他视她的父母为亲人,她的东西他敬之重之。他说,你的就是我的,不分彼此,她注定是他要疼一辈子的女子,尽管海荡地动都不能拆开他们早已连接的心。
  • 至尊农女千千岁至尊农女千千岁懒玫瑰|古代言情睁开双眼,一个小包子,家徒四壁,未婚生子,她上辈子好像没有做什么祸害苍生的事吧!未婚生子,家徒四壁,她认了。创业发家,遇到孩子亲爹,不好意思,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不管你是谁,挡着我发家致富,管你是谁,遇神杀神,遇佛弑佛。【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最强嫡女:霸道女王强逆袭最强嫡女:霸道女王强逆袭天下君临i|古代言情一朝穿越,本想穿越到一个有权有势的女子身上没想到现实如此残酷——一个处处受人欺凌的受气包!在府中她处处被排挤?她就一路过关斩将,谁敢再骑到她头上那就是找虐!指腹为婚的太子过来退婚?她就大方光彩,美男子一把一把地抓!都快及笄还没有学校收她?她就顺便修炼一下,让那些有眼无珠的人们看看什么叫天才!“娘子,你可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为夫要生气了!”“去去去,谁跟你娘子了,本姑娘还有很多美男没解决呢!”“上有圣旨,下有夫妻之实,连孩子都有了,娘子你说是不是呢?”“妈妈,你要找男宠不要爸爸了吗?”“是啊,你妈妈要去找男人,爸爸好伤心!”她扶额叹息:“难道自己的花样生活就到此为止了吗?”
  • 吸血魔王妃吸血魔王妃沐梓晨|古代言情一个不朽的吸血鬼,一朝穿越与一届凡人合体,成为不朽之身,从柔软到嗜血,王爷不得不爱,也不得不恨
  • 问情殇天下尽倾问情殇天下尽倾不问归处|古代言情剧情版:从宫女到宠妃,天上地下,万里之遥。可她却手到擒来,毫不费力。后宫之中,步步为营;朝堂之上,风云暗涌;一桩桩宫闱秘闻,竟是盘根错节,涉及三代恩怨。这背后的真相,复杂涌现,真假难辨。一路走来,暮然回首,原来繁花尽头,一切已成空。通俗版:这是一个单纯善良的无知少女,为了满足自己无限的求知欲,而舍身取义,组团与腹黑男勇敢战斗到底的故事。。
  • 师傅大银卢饿了师傅大银卢饿了恨相遇|古代言情人家是死了再穿,我试穿了再死,人家穿了是人,我穿了是动物,人家穿了在人间,我穿了咋就在原始森林呢?好在人家穿后了是废(tian)材(cai),我穿了是天(cun)才(cai)。哎~没天理啊。算了,以上都不算啥,到了人间,能给我上边安排一个正常人么?变态师傅,二货师叔,傻叉闺蜜,脑残仇敌...苍天啊,我要回家!
  • 瑾绣人生瑾绣人生菜地歪萝卜|古代言情龙卷风卷下山崖,成功穿越成三岁小丫头。生活很清闲,大家很和睦。一场又一场的意外中,才发现每个人都不简单。从镖师的女儿,变成草原第二大部落的郡主,从郡主又变成农户家的丫头,摇身又变成大将军家的嫡长女,嫁给传说中暴躁乖戾的世子。闲看落花流水,笑问情归何处。只管前行,莫问前程。命运不曾亏待了谁,你,我,注定重逢。
  • 强娶王妃:王爷太霸道强娶王妃:王爷太霸道日雪落|古代言情望着眼前疾驰而来的卡车,她毅然撞了上去!没有前世的记忆,她也在这世,爱着他。即使忘记了他,她也会执着得追寻心中的感觉,她相信,他就是那个他。他,帝国内无人不知无人不识的霸道王爷,却立誓终身不娶!只因他一直在寻找她!他没有失望,她找到了他。他会守护她生生世世,而她也会陪着他千秋万载,永不分离。她愿以三世的生命,换他一世的纯洁无瑕。
  • 宫斗之红尘几度欢颜笑宫斗之红尘几度欢颜笑韩兮伊月|古代言情一朝最受宠爱的公主,一夜之间家破国亡,成为了他国的奴隶,她,走向了复仇之路。老天就爱捉弄人,她,假戏真做,爱上了灭国仇人.........就此孽缘开始.........
  • 梦念移凉:雨霖铃梦念移凉:雨霖铃夏沐浅凉|古代言情他亲手用暝幽剑了解了她的生命。她的心,在那一刻死了。她勾唇冷笑,一字一顿地对他说,若有来世,她再也不会爱他。*再度苏醒,她,已然不同。她发誓,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他问她,为什么一定要复仇。她一笑,说这是她活下去的信念。*大牢内,她失声痛哭,说她什么都不要了,就只想和他在一起!他欣慰一笑,说他的锦璃终于长大了。她哀求,问他可不可以不要走,不要离开。他的表情变得缥缈,他说,锦璃,在那一次,你拒绝我之后,我就知道,再没有机会了。可是,她是真的后悔了,真的——就不能挽回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