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小兮河

小兮河
小兮河
作品总数2累计字数3.55创作时间48个月

连载作品
  • 伐天碑

    伐天碑

    玄幻连载0.31万字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一位满脸是血的少年艰难地爬起身来,喘息道,这……这是什么……不!!!快拿开它!!!我不要,我不要啊!!!少年奋力嘶吼着,满脸狰狞的看着身旁那截断裂的墓碑,粗略一看,这哪是什么墓碑,简直就像一个凹凸不平的石块儿……且看他如何抽丝剥茧,找寻身世之谜……如何破解千万年的……棋局……博弈,那只过是开始……
    第1章 楔子2019-09-28 22:01:42
  • 九州创纪

    九州创纪

    玄幻连载3.24万字
    一个被人抛弃的孤儿,一个不被天地所接受的异类,且看他如何在神魔横行的九州大地上步步崛起,登上那九幽无上帝座,天不容我,我便轰碎那天,地不容我,我便踏破那地,人若束我,我便诛人!ps:还请收藏支持。
    第12章 逐出宗门2019-09-27 06:21:55
全部作品
  • 伐天碑

    伐天碑

    玄幻连载0.31万字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一位满脸是血的少年艰难地爬起身来,喘息道,这……这是什么……不!!!快拿开它!!!我不要,我不要啊!!!少年奋力嘶吼着,满脸狰狞的看着身旁那截断裂的墓碑,粗略一看,这哪是什么墓碑,简直就像一个凹凸不平的石块儿……且看他如何抽丝剥茧,找寻身世之谜……如何破解千万年的……棋局……博弈,那只过是开始……
    第1章 楔子2019-09-28 22:01:42
  • 九州创纪

    九州创纪

    玄幻连载3.24万字
    一个被人抛弃的孤儿,一个不被天地所接受的异类,且看他如何在神魔横行的九州大地上步步崛起,登上那九幽无上帝座,天不容我,我便轰碎那天,地不容我,我便踏破那地,人若束我,我便诛人!ps:还请收藏支持。
    第12章 逐出宗门2019-09-27 06:21:55
热门推荐
  • 小矿工的修道生涯

    小矿工的修道生涯

    爷的风骚谁能明了---我有一座天地龙门,可储物,可盗墓,可横空挪移,还可窃取真龙之气;我有一位未婚妻,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妩媚妖娆的仙女;我有一藏龙神术,可以探寻天下宝物;好吧,通俗的讲,我就是一位小矿工;但在这里,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寻龙师,一个十分拉轰的职业;探灵矿,开祖坟,挖灵脉,天眼一开,万千宝物尽归来;简单地说,这就是一个拉轰小矿工,风骚的修道生涯史。这应该是一个很爽的故事(新书上传,一日两更保底更新,求推荐、收藏!!!)
  • 凡人意识

    凡人意识

    什么是意识?是所有生物都拥有意识,还是人类独有?察觉杀气果断反杀,遭遇GANK提前离开,意识存在万物之间。在不断萎缩的世界反面,少年背负起旧神的灵龛,从灰暗的历史中走了出来,决定带给凡人们新生。
  • 降妖除魔

    降妖除魔

    这是一片妖魔与人的世界。强者为尊,弱者为食。只有变强,才能在这片残忍的世界更好活着。夏羽,一名普通少年修者,肩负着师傅临死前交托的意愿。活着!成为一名降魔师,降妖除魔,匡扶正义。夏羽为将师傅的遗骸埋葬回玄天教,步步变强,一路走来,斩妖除魔,以传奇的人生,谱写一段降魔师的神话。降妖除魔,只为生存而存在的世界,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
  • 东南轶事

    东南轶事

    修道是为了什么?荣华富贵、功成名就、权倾天下,又或者是长生不死。。。罗云,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却意外地走上了修道之路,那么我,修道又是为了什么?我之所以要变的强大,只为做你的超级英雄。
  • 河伯奋斗录

    河伯奋斗录

    一觉醒来唐川成了清水河的神祇(河伯),迷茫?恐惧?痛苦?统统不存在的,我唐川居然成为了一名神祇,虽然这清水河只是环绕两个村庄而已。
  • 做自己的保健专家

    做自己的保健专家

    本书从知识性和技术性两方面对培养健康好习惯做了全面的阐述,从日常小事入手,在疾病自查、心理调节、饮食养生等10个方面做了详尽解读。
  • solarcity

    solarcity

    未来的太阳能产业蓝图,中美欧三方势力对新能源产业制高点的争夺,尽在其中!
  • 后宫之升职记

    后宫之升职记

    成就一代女皇变述史,从宮女到女官,到太子妾室,到嫔妃,到皇帝(太君)。
  • 魔法纹身师

    魔法纹身师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人们身上都有这样或那样的纹身。战士纹着各种武器防具。魔法师纹着各种法杖饰品。贵族身上会着这他们的家徽。皇帝身上会有真龙纹身。而平民身上会纹着各种工具。这纹身好像也在昭示各个阶级不可跨越的鸿沟。而唯一能使阶级产生流动的就是魔法纹身师。
  • 昏臣

    昏臣

    她本是一个哑女,一朝宫宴,却成为他的正妻。不为别的,只因她是太后最宠爱的婢子。她不甘成为他的棋子,因为他是世人皆知的佞臣。是非黑白,却也只有他心中明镜。